【古代言情】新月皎皎·夜深沉(84)

八十四 龙心殒落

    “龙心哥哥,他喝醉了,我给他倒了水,我不是故意不戴喜帕跑到外面去的。”月牙儿从进门就发现周允桀一直冷着脸,“你生气了?”她心虚的不仅仅是这些,还有刚才为夜龙心痛过的心。

    周允桀捡起可怜兮兮躺在地上的喜帕,他是生气了,他气得是为什么自己终不如夜龙心那样让月牙儿在自己面前放肆无忌,任性妄为,她看着他的样子,说话怕他生气的样子,小心翼翼地让他不舍,“月牙儿。”他呢喃着她的名字。

    “嗯。”她答应得怯懦。

  他站起来,随手把喜帕扔在一边,走近她,贴着她的身体抵在桌边不容她再后退,手掌摩挲她的脸颊后,捏着她的下巴,柔情似水又略带霸道地,“月牙儿,别害怕,别小心翼翼,我不许你受那么一丁点儿委屈,就是我自己我也不允许,你的存在,你的快乐是那么难能可贵,我希望你不仅是佑迦皇朝的公主,夜龙心的公主,也是我的公主,我愿意为了你生生世世守护。”

    月牙儿满眼蓄着泪,身边的一对红烛火在她泪光里闪烁,可是偏巧她又笑了起来,上扬的嘴角和少女圆润的脸颊把那汪水推翻得满脸。

    周允桀发烫的吻疯狂地压上她轻启未语的双唇,掠夺着她满口的香甜,一直吮吸到她发出微弱羞涩的娇嗔,一点点地回应他。

    她的吻,她的指尖,划过他的发丝,她快跳出胸膛的心跳,她少女蜜糖甜的体香,几乎酥柔化水的身体,无一不勾魂摄魄地撩起周允桀的燎原烈火。

    曾经留恋的活色生香,在这一刻不及月牙儿的露水纯真,他像一个初尝禁果的孩子,欲望在身体里飞速流转,快要爆炸,挥手间熄灭了那对将要泪尽的红烛,他把新娘抱上了床榻,那一身的绫罗裙裾纠缠得他崩溃,落得最终碎裂一地的下场。

    洞房的门在夜龙心面前合上的同时,他的身心都已冷了大半,他想起了自己大限将至,飘飘忽忽回了自己的房间,但那对惹眼的红烛一直在他窗前眼底燃烧,他躲不掉,避不了,只好痴痴站在窗前凝望,它们被熄灭地瞬间,也是他不能呼吸,停止心跳的时刻。

    夜龙心倒在了地上,冰冷得像一具尸体,实则在旁人看来他真的是死了。

    其实疯老头给他的毒药最可怕的不是让他就这样死去,是要让他身死而神智清醒的,不死不活地感受失去他的,爱他的那些人的痛苦和无能为力。

    折腾了大半宿,全身酸软无力的月牙儿窝在周允桀的怀里睡到了日上三竿。

    周允桀却是无心睡眠,搂着伊人出神,他在等,等一个噩耗传来,惊醒她的美梦。

    一阵仓皇的脚步声后是不凡带着哭腔,拼命拍门,“姐,姐……姐姐……”

    月牙儿一惊,颤了颤身子,从深沉的梦境被拉扯到清醒的现实中,她拍了拍猛跳的心,还好周允桀的手臂环得紧,够踏实。

    她听见了不凡让人惴惴不安的哭声和拍门声,彻底清醒了,从床上蹦了起来,“出什么大事了?”她轻声念叨着,接过周允桀披在她身上的外衣,也顾不得下身的疼痛,急急忙忙去开门,连鞋都忘记穿。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打开门后,她不光看见了脸色煞白,泪流满面的不凡,还有他身后手足无措的王婆婆。

    “姐,龙心哥哥,龙心哥哥他……”不凡竭尽所能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想把话说清楚,可还是泣不成声。

    “龙心哥哥怎么了?你倒是说清楚啊?”月牙儿已觉得双腿发软,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听到什么,但一定是她难以承受的。

    幸好身后有周允桀的胸膛可以靠,他握住了她战栗的双肩,等待着最后致命一击带给她的伤害,他真的不知道她是否承受得了?

    “龙心哥哥不在了。”不凡几乎是嘶吼出这句话的,之后便是失声痛哭。

  “不在了是什么意思?他去哪里了?”月牙儿突然甩开周允桀的双臂,力量之大是他所料不及的。

    她推开不凡和王婆婆直奔夜龙心的房间,“啪”地推开门后,只见夜龙心安安静静躺在床上,像是睡得很沉的样子,她多希望他此刻不在这里,不凡说的他不在了,指的是他不辞而别的远行,而不是另一种不在了。

    “龙心哥哥……”月牙儿夺门而入,抓到的是他了无生气,冰冷透心的手,她简直不能呼吸,不能相信,昨天晚上还好端端在她面前的夜龙心,现在已经是离她而去,“这不可能,决不可能。”在她心里夜龙心强大得几乎是不死不灭,是她从出生以来的依靠,是无所不能的存在,怎么会无疾无痛就这样死了呢?

    她碎碎念着陷入疯狂的绝望,她找不到他的脉息,他的呼吸和心跳,她竭尽所能地在他身上寻找他还一息尚存的证明。

    月牙儿的声音,手指的触感,空气里她的气味,她的悲伤,夜龙心都清清楚楚感受得到,可惜此刻他身死,不能动不能言,心痛而流不出泪。

    “姐姐,今天早上我发现龙心哥哥时他就是这样的,冰冷冰冷的……没有一丝气息。”第一个追来的是不凡,他跪在夜龙心床前,月牙儿的身边,握住了月牙儿不住颤抖还搭在夜龙心腕上的手。

    “姑娘,你节哀吧,他的身体已经凉透了,应该是昨晚的事了。”王婆婆紧接着也赶了过来。

    “胡说,你们都胡说。”月牙儿大声地吼了一句,眼里没有一滴泪,只有熬红的血丝,骇人地注视着旁人,“昨晚我还和他说过话,他好好的,你们告诉我他死了,凉透了,那你们告诉我是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人敢回话,没有人忍心和她辩驳夜龙心的死。

    “他是中毒而亡。”周允桀一直站在门外,看着几近崩溃的月牙儿,他有点心虚,有点害怕靠近,他怕自己会说出真相,那样就违背了约定,也枉了夜龙心的心意。

    “没有啊!他一点也没有中毒的迹象,他什么时候中的毒?有谁有能耐给他下毒……”月牙儿没有发现任何可已证明中毒而亡的特征,他的脸色苍白干净,嘴唇浅淡的冷红色,眼底略青,“下毒!”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猛然回头定定地看着周允桀,双眼逼得通红像烙铁般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