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谢谢你成就了现在的我

后来的我们

有些东西,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想之外,谈不上喜欢,却总让人心生羡慕。你总想变成跟他一样,后来才发现,他却活成你的模样。


1)

收到高中聚会的通知我有点惊讶,很多年没有回去雾夏,不知道它变成一个怎么样的城市,曾经它是一座一到夏天的早晨就会弥漫着蒙蒙白雾的城市。

高中毕业后十年,我和井然随着宿颜去了同一所大学,以后的几年一直跟着井然满世界追着宿颜跑,宿颜进去了,井然他也就颓废了。最后两年里,我留在济南,那座素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美称的文化古城。

高中毕业后,大多数人都失去了联系,除了同在一座城市上大学的,偶尔会出来一起喝个小酒谈谈天的,其他人就逐渐疏远了,特别是当你认识了新的人和事后。突然被联系到说开同学会的时候我感到很讶异,毕竟高中的同学除了井然和宿颜,其他人我都忘记了差不多,连高中的毕业照都不知道扔在那个角落。

回到雾夏的时候天正阴着,没有下雨,天色尚早,我抽空去了趟雾夏七中,多年不见,七中的变化太大了。以前学校门口前的空地已经被圈为操场,升旗台在操场对面的旧篮球场后,还要爬上几十阶台阶。

我转过新教学楼,走到旧教学楼那里,爬上三楼,找到曾经所在的班级,窗户都已经换成新的了,连课桌也看不到曾经画的乱七八糟的涂鸦和字迹。楼梯拐角那里过去还是洗手间,我仿佛还能看见井然站在那里吐着烟雾,我勾着他的肩膀嘴里叼着香烟。

楼下是正做早操的人,我和井然经常缩在厕所旁边背着教师们偷偷抽着香烟,等到听到脚步声就把香烟踩在地上熄灭,找个地方躲起来,再慢悠悠的跑回做着早操的队伍里面,在老班可以杀死人的眼神里若无其事的整理自己的校服。

那时候的时光,现在想想还真是怀念呵。


后来的我们

2)

七中门口的花店已经没有开了,换成一家沙县小吃,七中门口的花店生意很好,特别是情人节或者教师节的时候,那时候的妹子无论在什么节日都渴望能收到一朵花,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她们也喜欢给男生送花,当每到节日的时候,我都会把书桌里的鲜花拿出来捆成扎,拿去校门口花店二手卖给老板。

卖花的钱请井然和宿颜在车站旁边的小摊上买牛杂吃,一串鱼蛋,一串牛肉丸,一串豆腐,一份萝卜,莲藕和海带加起来一大碗不过四五块钱。吃完东西宿颜就坐着公交车回家,我和井然就转着篮球往附近的篮球场去。

我突然佩服我得记忆惊人,竟然还能想起这么多。那时候学校门口有很多推着车卖着一块钱一盒肠粉的阿姨,加了鸡蛋的炒米粉两块钱一盒,上下学的时候,学校门口就像热闹的夜市,各种吃喝和小玩意。

学校对面的书店已经换老板了,曾经我还和老板的儿子打了一架,那时候把他打爆了头,就因为他散谣言说我喜欢我们班的那个胖妞。那个胖妞挺可爱的,平时总是低着头不说话,学习成绩也特别好,我经常跟她借作业抄,她还能模范我的字迹,经常替我写语文作文作业。

不过打了老板儿子一顿后我就和胖妞疏远,现在连她名字也忘记了,那是一个圆圆很可爱的胖姑娘,也不知道她现在瘦了没有,真可惜我已经忘记她长什么样子了。

雾夏变化挺的,街头上的小摊几乎看不了了,城市道路的两边都植上了绿化带,公路扩大了一倍,交通也井然有序,不像过去到处都是单车摩托车,每天都在发生碰撞事故。变化最大的还是雾夏七中,至少,我已经找不到它曾经的样子了。

我突然很想抽烟,摸遍口袋却只找到一个打火机。

后来的我们
3)

同学会那天,距离同学聚会还有一些时间,我闲着无聊跑去网吧上网,递了身份证冲了张临时卡后随便开了台机。网吧里都是刷游戏的声音,网吧里抽机的看起来都是成年人,我突然有点想念过去网吧里经常传来滴滴滴咳咳咳的声音。

那时候的网吧面积都比较小,大多数是黑网吧,一个网吧里只有几十台机,来里面玩得大都是穿着校服的学生,玩得东西也少,大部分都是聊着QQ和听歌,也有玩游戏的,不过没有现在这么多。

我和井然经常会逃课来网吧,有时候会带上宿颜,宿颜一般都是听歌和看小说,那时候身边的每个女生似乎都很喜欢看小说,每个月除了买复习资料剩下的钱全部拿去买小说和漫画,不明白有什么好看,还要浪费钱跑到网吧来看。

我还在网吧里遇见过胖妞,她穿着校服,刘海遮住眼睛,拉着一个男生的手,真难想象胖妞那样的好学生会出现在网吧这样的地方,还和一个男生拉拉扯扯。

我把玩着打火机从他们身边走过,还冲着胖妞吹了个哨子,胖妞看到我似乎很惊讶,眼睛瞪的跟什么似的看着我,好像开口对我说了什么,但是我没有听清楚。

真是奇怪了,今天我想起胖妞的次数比过去加起来的所有次数还多。

点燃一根烟,我打开游戏,顺便登上QQ,开始玩几盘游戏消磨时间,玩了一下突然觉得没劲,又打开音乐点了几首许巍的歌,虽然这十来年经历过很多曲折和变化,而唯一没有变的大概还是我喜欢听许巍的歌。

我记得我还给胖妞唱过歌,就在高中毕业合完照那天,忘记是许巍的那一首歌了,那时候胖妞突然捂住哭着跑开了,她比较胖,跑起来一颠一颠的好搞笑。

她走后,我抱着吉他在天台无聊至极的抽着香烟,手指拨弄着吉他,井然拖着宿颜找到我的时候,地上已经被我扔了一堆烟头了。

我现在还没有想明白,胖妞为什么要哭。翻了翻QQ列表,这么久没有用这个社交软件,还真是有点生疏,好友挺多的,竟然连高中的班主任都有,啧啧,当初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加了班主任那个母老虎?

QQ列表竟然没有胖妞,不过也正常,把书店老板儿子打破头后,为了避嫌,后来除了毕业那天我和胖妞合了个照,给她唱了首歌结果还让她莫名其妙的哭着跑开了,这中间我们好像还真没怎么说过话。

后来的我们

4)

从网吧出来后,我向着雾夏七中走去,同学会开在以前的高中里,是为了怀念过去?

等红绿灯的时候我把手里的烟捻灭在旁边的垃圾桶上,今天已经抽了一整包烟了,不知道是不是雾夏的夏季比较湿热的原因,我竟然感到内心无比的烦躁。

也许我是闲着蛋疼才会跑来参加一群已经忘记模样的人的聚会。

走到以前班级的时候,已经有人站在门口迎接了,一男一女,不过可惜我还是没能认出他们是谁,唯一能点评的大概就是二人衣着都穿得十分的时尚大方。

“你……你是程溟么?”那个女生突然大声的叫着我得名字,男生也一脸惊讶的看着我,里面听到声音的还有几个跑了出来。

对这几个人像猴子一样围观着我还不能表现出半点不耐,只能表情僵硬的微笑着。那个女生看着我一副尴尬的样子才讪讪的说道:

“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你和井然了,你们俩也从来没有参加过过往同学会,今天见到你来很是惊讶。”

“大家变化都挺大的,不过你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没看到井然很遗憾啊。是不是不记得我了,我叫张雪啊。”

“大家好久不见。”对张雪点了点头,等她说完,我才开口讲话,周围的人又重新自我介绍自己,开始寒暄起来。

每个人都好像被拉去了整形医院改头换面一番,奇怪的是,开始我看着他们的脸并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他们一说起自己的名字,我脑海里又突然浮现出一个人影和眼前的人重合起来,又觉得他们之间虽然变化很大,但和记忆中的人重叠却毫无违和感。

同学会其实挺无聊的,两三个人围成一个小团体聊自己,很多年没见的老同学,聊着自己各自的另一半,儿女,工作,事业,家庭,似乎每个人都很关心别人的近况,看起来显得自己对别人十分急切,关怀,热情。

我倒了一杯酒环顾着坐在椅凳上的人,大部分人我都忘记了名字,也有几个还有着印象,大概知道是谁。

但是我真正玩得好那几个都没有来,从来没有参加过同学的井然,已经进去了来不了的宿颜,还有玩得不算好的胖妞。

哦,胖妞没有来啊。

后来的我们

5)

人聚齐后,就开始有人组织游戏,就像领导人发言一样,每个人都上去讲台上发表自己的言论,自我介绍,毕业后做了什么工作,更甚者部分女生还会一边说一边哽咽流泪。

大概女孩子都是比较感性的吧,至少男生上去就会嘻嘻哈哈把已经歪掉的楼砌直回来。

“我是张雪,我记得以前班上有位同学经常不交作业,连抄的都懒得抄,但是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也就当不知道,还要经常替他跟老师找借口,这可能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徇私啊。”

“这十年里我们陆陆续续办过几届同学会,但他一次都没有来,今天之所以说这些,因为我要结婚了,我过去的确很喜欢他,尽管现在觉得他真的渣到不行。但是毕业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没有再见过一面,真的很遗憾啊……”

我突然想起张雪是谁了,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字写得很漂亮,家里开早餐店,经常给井然带早餐,当然那些吃的最后大部分都进了宿颜的肚子里,她还给井然写过一封长长的情书,但是井然看都没有看就扔进书桌里,最后还是我拆开笑着念给他听的。

张雪那天哭了吧,在我嬉笑着大声念着信里面的内容,还有班上男同学跟着起哄的时候。当时并不存在着什么恶意,只是觉得好玩和新奇,但也有可能因为这种贪玩而伤害一个善良的姑娘柔软的内心。

当然,有情人不一定会终成眷属,也不一定会修成正果。喜欢可以是单方面,也可以是不打扰。

后来的我们

6)

同学会的最后一场是去唱歌和喝酒,大学毕业的时候我的确过上过一段称得上醉生梦死的生活,每天约上一群人去酒吧里不是劈酒,摇色子,就是在舞池里尽情跳舞,和不同的女生热情拥吻,在酒吧驻唱,每天除了喝酒就是玩吉他,偶尔会被井然叫醒,满世界的找柳宿颜那个疯子。

后来到了济南那两年里,我几乎滴酒不沾,用茶代替了酒像过去那样当白开水喝。

现在我几乎对这些东西失去了兴趣。

包厢的人太多了,各种声音混杂,音乐和歌声震耳欲聋,一群人鬼哭狼嚎像刚放出来的一样,带着劫后余生的侥幸和激情澎湃。

我躲在包厢外面抽烟,正在吞吐着云雾的时候,似乎有阴影投射在我的眼前,我抬起头,看到站在我面前的人。

“程溟,你真是一点也没有变。”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长头发黑而直,笑意盈盈的看着我,一个长得很漂亮,笑起来眉眼弯弯唇红齿白的女人。

“还有烟么,给我一根吧。”见我没有说话,她站在我的侧边,学着我靠在墙壁上,我侧过身子帮她点燃了一根香烟,她笑着用手夹住烟,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眼前晃过,指甲上涂满了玫瑰红的指甲油,看起来别样的妖娆。

“我应该见过你,很熟悉,但是我忘记了。”我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说道,我确定我在那里见过她,但不确定是在那里,但一定不是在今天的同学会上。

“你忘记的人还少么,不过也是,除了柳宿颜,应该没有那个女生可以让你放进眼里对么?”她突然转过头定定的看着我说。

“我叫沈七凉。”

后来的我们

7)

“高中毕业后我就没有见过你了。大二的时候我辍学了,然后从南飘到北,我曾经去过你在的城市找你,你读大学的地方,我去的那一年天真的好冷,我差点以为自己会冻死在那里。”

“后来几年里我在漠北,那里有一座小旅馆,我在那里住了很久一段时间,再后来的两年里,我窝在江南一个偏远的山村里,那里有一条幽静的弄堂,我在那里租了一个房子,每天在满是坑洼的弄堂里撑着伞来回穿梭,那是一座古老的城市,我喜欢它带给我浓重的历史感。”

“然后我就回到雾夏,我突然发现我父母都老了,而我不能再走了。”

她的讲话的速度很慢,又好像在回忆中,走廊的五颜六色的灯一闪一闪的,衬得她的面容有点模糊不清。

“08年的时候,北京下了一场大雪。”我听她安静的说完,将手里的烟扔在地板上踩熄灭,将双手插进口袋里望着投射到走廊地板上的阴影,又抬起头看着她含糊的说道。

“是啊,我以为我会被困死在那里,万幸,我还活着。离开北京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沈七凉,你不能再喜欢他了。”她笑了笑,眼神清澈。

我不能从她的眼里读到好或者不好的情绪,我好像看见一个人的影子和她重合在一起,那个过去一直在我的身后,刘海遮住双眼,穿着肥大的校服,跑起来一颠一颠,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写得字能和我一模一样的人。

最后被我一手推开的人。

后来的我们

8)

“你瘦了好多,我都认不出来了。”我很难把过去那个矮矮胖胖的胖妞和现在这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子联合到一起,我扭过头看着她,见她脸上还带着微笑。

“是啊,在你大声的跟别人解释,我喜欢的人怎么可以是个胖妞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要瘦下来了,也许是去的地方多了,奔波劳碌后自然而然就瘦下来了。”她抽了一口香烟,眼神有点飘忽不定,好像望着某个上下浮动的点一样。

“恭喜你,成功瘦下来。”胖妞没瘦下来之前五官也很清秀,只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很少人会去注意她的外貌,一胖毁所有,大概就是指这样吧。

“我以为你会说对不起。”顿了顿,她又开口说道:

“其实我很感谢你,感谢你说我胖,感谢你说死也不会喜欢我,感谢你不记得我。你打架那天我就在你的身后啊,听到你那些话,我回去后哭了一整晚上,后来你不跟我说话了我反而觉得庆幸,这样才不会让自己带有任何希望。”

“毕业那天,你为什么突然哭着跑开了?”沉默良久后,我终于开口问道。

“大概是想到雾夏28公里的情侣我只能一个人去走吧。”她耸了耸肩膀,学我将香烟扔在地板,用高跟鞋根踩熄。

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看着她更加的沉默。

“你还喜欢许巍么,再给我唱一首歌他的歌吧。”她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弯弯像月牙儿,脸红红的,就像过去一样。

后来的我们

9)

她拉着我走进包厢的时候,包厢里很多人抬头看向我们,很多人跟我一样讶异,无法把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美女和过去那个毫不起色的胖妞联系起来。

她才是真正的脱胎换骨,无论是从相貌还是从气势上都让人感觉到焕然一新,也许时间真的是一把整容刀,每个人都可能面目全非,都可能血肉模糊,都会告别一个过去,成为另一个完整的自己。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麦,望着大屏幕,跟着音乐前奏自己打着拍子,我的吉他三年前摔在北京的某个酒吧里,摔断的还有我的左手,以及和井然之间的友谊。

很多人和事我都忘得差不多了,我以为我忘记了,现在才知道,其实他们只是封存在我记忆中的某个角落,在那里默默的沉睡,再在某个契机中清醒猝不及防的袭击倒我。

“08年的时候,北京被大雪封城,当时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她哭着问我,程溟,你在哪里?”

“我说,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后来我才知道,她一个人跑去北京在冰天雪地里找我,被困在那里大半个月。”

唱完歌,我拿着麦突然想说点什么,周围的人因为我突然说出来的话而静默了几秒。胖妞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一座雕像般安静,张雪突然从坐的地方站起来,大声的说:

“程溟,你真渣。”

我点了点头,把麦递给其他人,附和着说道:

“的确挺渣,以前喜欢我的女生都挺瞎的。”

周围响起一片笑声,就像我开了一个无关痛痒的玩笑般,配合的大笑一场,再恢复正常继续打打闹闹。

胖妞坐在一边微笑着,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我要来参加这个无聊的同学会了。

后来的我们

10)

从KTV出来后,我送胖妞回家,这十年来雾夏城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马路宽敞了,路灯增多了,走再黑的路都不会感到暗和恐惧,我们一路都没怎么交谈,她太安静了,让我不知道怎么去开口打破空气中弥漫的尴尬。

不过这样也好,没有什么事情是非要在今天说的。

看着胖妞的走进自家的楼层后,我在她家楼下抽完一根烟,看着对面楼房某户的灯开了又关,我沿着过来的路走回去,小区里的路边每十几米就有一盏灯,明亮的让人无所遁形。

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有个人每天晚上晚自习后都偷偷跟着我回家,那时候的雾夏晚上行人并不多,有些路黑的看不见自己的五指。

我进入自家的楼里,会等她转身走后,又偷偷的跟着她回去,看着她因为晚回家给她母亲在楼下指着头骂,她低着头,整个人就好像缩进校服一样,像只胖胖的鸵鸟。

有好几次,我都想叫她不要再跟着我了,又转念一想,你爱跟就跟吧,反正我喜欢一头猪也不会喜欢你。但我还是会每天在她偷偷跟我回家后,又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送她回去。

走出胖妞家的小区后,我脑海里突然涌现出很多混乱的记忆,书店老板的儿子说沈七凉是头又丑又胖的猪,我跟井然过去把他打了一顿,他说我喜欢沈七凉,我把他打的更狠了:

“我喜欢一头猪都不会喜欢她,但是你再敢嘴贱老子废了你。”

第二天她又跟在我后面跟着我回家到我家楼下,我偷偷送她回去的时候,看见她在自家的楼下抱着另一个男生哭,我记得那个男,她曾跟着他一起去网吧,当时我还吹着口哨从他们身边走过,从那个晚上开始我就再也没有主动和她说过话了。

曾经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忘记,只是突然暂时想不起来的而已,我沉睡的记忆都仿佛在这个时候开始苏醒,我的所有漂浮着的情绪似乎都在这个时候沉淀下来,但是故事到这里似乎已经结束了,一切真相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啊。

我掏出手机给井然打了个电话说,兄弟,我们和好吧,我的左手已经痊愈了。挂了电话,手里来短信震动了,我点开陌生号码的短信,看完然后点击删除。

后来的我们

11)

程溟,谢谢你成全了现在我的。


后来的我们依然走着

只是不再并肩了

朝各自的人生追寻了

无论是后来故事怎么了

也要让后来人生精彩着

后来的我们我期待着

泪水中能看到你真的幸福快乐

——Mayday《后来的我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