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便是寓言版的《1984》!

0.318字数 2123阅读 1289
《动物庄园》

一天,农庄里最有威望的一只猪老少校召集所有的动物集合,告诉大家:动物的一生是痛苦不堪,备受奴役的一生,所有的劳动成果都被人类窃取!他号召动物们起来反抗。

起义来的比想象中还要快。

老少校死后不久,动物们忍受不了农场主琼斯的压迫,在两只猪拿破仑和雪球的带领下开始密谋起义,并且成功的将琼斯和农场的人类赶出去。动物们终于当家做主,他们迎来了自由平等的乌托邦生活。

为了将这份劳动成果继续维持下去,他们将农场的名字改为“动物庄园”,并以《英格兰的牲畜》作为他们的起义歌,他们还订立七戒作为行为准则。

七戒:

凡靠两条腿行走者皆为仇敌;

凡靠四肢行走者,或者长翅膀者,皆为亲友;

任何动物不得穿衣;

任何动物不得卧床;

任何动物不得饮酒;

任何动物不得伤害其他动物;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

在动物庄园成立的初期,所有的动物得到了极大的解放,动物庄园里的动物度过了短暂的蜜月期。随之而来的则是特权阶层的出现,牛奶和果子以及小麦只有猪可以享用。

他们假借领导之名,对动物们进行一种变相的剥削。

猪向动物们宣称,他们并不是热爱牛奶和果子,而是为了动物庄园更好的明天而享用这些食物的。每次当动物们有所质疑,他们便会恐吓,“你想要琼斯再回来统治我们吗?”

任何一个动物对人类都深恶痛疾,自然是不希望琼斯回来。于是他们心甘情愿让以猪为代表的特权阶级享用他们辛苦劳作得来的食物。

当特权开始变相作恶的时候,拿破仑借助偷养的九条狗,以武装力量将雪球赶出动物庄园,并且确立了他的绝对领导地位。此后的他开始实行风车计划,不断的透支和剥削动物们的劳动力。

动物们每天的劳动量越来越重,居住和食物配给越来越窘迫,但是声响器却不断的宣称,现在的粮食产量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大家的生活环境是最好的,因为你们是自己的主人,而不是人类的附属品。

随着年岁越久,动物们早已忘记了先前的生活是怎样的一种状态,似乎所有的真理都掌控在以猪为代表的特权阶层手中,普通的动物连质疑的权利也没有。

拿破仑为打击异已,将雪球树立为假想敌,凡农庄里出现一切不好的现象,都是雪球在搞破坏。就连建立的风车,因为太薄而被风暴摧毁,也变成雪球的罪状。正可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以猪为代表的特权阶层开始进行思想清洗,一旦发现质疑的声音,便巧立名目将他们处死。对于不愿意将鸡蛋交出来的母鸡,猪把她们进行隔离,不允许任何动物与她们接触交流,不允许任何动物施与食物给鸡。

先前七戒里的“动物一律平等”被改为“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为平等”。当其他动物都处于饥寒交迫之时,猪可以享用牛奶,果子,小麦,一个个肥头大耳。他们居住在琼斯的房间,睡在床上,穿上华丽的衣服,与人类交易,并且用鸡蛋换取威士忌。他们残杀同类,初期确认的“七戒”一一被推翻。

动物们隐约有些不对,但是大家都噤若寒蝉,每一次都被声响器黑白颠倒的理论进行再一次的洗脑并深信:“拿破仑同志永远正确。”外加拿破仑实行的游行,上面打着“拿破仑万岁”的旗帜在农场里四处飘荡。

预言的结尾,拿破仑和另一个农场主在打牌,他们互相争吵,已经分不清哪张是猪脸,哪张是人脸了。

动物庄园里的寓言并不仅仅是特权阶层的隐喻,每一个动物角色都有其独特的含义,运用于普罗大众身上也异常贴切。


《动物庄园》

领袖:拿破仑  起义的发起者和领导者,打败雪球,确立至高无上的统治地位。将集权和个人崇拜发展到顶峰,对动物们假借自由之名,进行又一场更为残酷的剥削。

假想敌:雪球  起义的发起者和领导者,被拿破仑打败,后来被以“拿破仑”为代表的既得利益者树立为假想敌,一切不公正的行为假借雪球的名义得以存在。

宣传机构:声响器  拿破仑最忠诚的追随者,负责意识形态领域的说教和政治宣传。黑白颠倒,混淆是非,蛊惑视听。声响器认为“忠诚和服从才是动物该做的”。

武装力量:九条狗  拿破仑在运动之初偷偷圈养的九条狗,成为打败雪球的绝佳秘密武器,并帮助他巩固特权和统治地位。象征着以军队为代表的武装力量。掌握了军队,便掌握了控制权。

工人阶级:拳师  拳师是动物中最勤奋的马,每天提前1小时的工作,永不停歇,善良勇敢。但是他却不识字,在贡献出最后一丝劳动力时被拖去屠马场宰杀。

乌合之众:羊群  当声响器进行黑白颠倒混淆视听的宣传之时,有动物会表示疑惑。每当这时羊群总会齐声合力大叫:“四条腿好,两条腿坏”。后来改为一起叫“四条腿好,两条腿更好”。被羊群集体不容置疑的叫喊下,再没人敢表示怀疑了,因为每个人都都不想被孤立。

自由思想的萌芽被扼杀在乌合之众的集体叫喊之中。

被剥削的群众:鸡  鸡是最广大劳动人民的代表,辛勤劳作下的鸡蛋正准备孵化小鸡,却被要求上缴鸡蛋给猪进行交易,换取供猪食用的威士忌。当表示不服从的时候,却被处以极刑。正好应征了古语,手无缚鸡之力。

冷静的智者:毛驴  动物中唯一保持冷静的智者便是毛驴本杰明,在运动初期,当动物们都沉浸在运动的喜悦之中时,他不相信食物会更为丰富,日子过得更好。他说,日子会一如从前地继续下去,也就是说过得并不如意。后来事实证明,毛驴的预言应验了。日子非但过得并不如意,反而比以前在琼斯时期,变得更为窘迫不堪了···

所有假借自由平等为名义的起义运动,最后都以一场更为暴力的集权作为终结。乔治·奥威尔以寓言的形式预言了起义运动的普遍形式,和悲哀的轮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