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弟弟20

当一种生活状态习以为常时,可能并不觉得怎么样,而一旦这种局面被打破和失去才觉得可贵。欣月此刻的心情正是这样,低落到谷底,她在想是不是对沈凡做得有些过分,她是不是应该对他多一些理解。沈凡象哥哥一样,永远对她那么包容。那一次看房子,欣月把脚磨破了,在回去的路上,沈凡就那么一路背着她。像那一刻的幸福再也不会有了,自从跟沈凡分手后,沈凡再也没有打来电话。沈凡因为对姐姐的感情,让她伤了心。而欣月的家庭,尤其她自己,对沈凡家庭的不接受,也着实刺激着沈凡,沈凡是个爱脸面的人,他的自尊心又那么强。

在家里,欣月处在痛苦的煎熬中。李师傅看她脸色不好,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姑娘大了,他唯恐哪句话说不好刺激了欣月。欣月整天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每次吃饭,王秀芝都要在门口叫上几遍。一天吃晚饭,王秀芝看欣月没有食欲,便给她夹了块肉。欣月把肉又夹了回去说:“妈,我吃不下。”

王秀芝看着欣月的状态很着急。但事已至此,她又能说啥呢。她试探着问:“姑娘,有个阿姨要给你介绍男朋友,条件不错,你看看呗!”

欣月不容质疑地说:“不看。”

欣月再一句话也没有,也不说原因。王秀芝看着干着急,也没辙。回到屋里她就跟李师傅说:“这孩子大了,怎么还不如小时候呢?”

李师傅也很生气,躺在床上说:“操心的货,早点嫁出去算了。”

王秀芝坐在床边,冲着李师傅说:“咱们拆散两个孩子,也不知对不对。”过了一会,她又说:“其实,沈凡这孩子还是不错的。”

李师傅说:“关键是,这事儿没有他这么出的。”

相比欣月,沈凡把所有的痛苦都压抑在了心里。他每天就是不停的工作,饭依然吃不下,吃什么都形同嚼蜡。那天喝醉后,难受的感觉让他多天也忘不了。

明燕看沈凡整天饭也吃不下,便约几个姐妹跟沈凡说:“沈凡,我们姐几个请你出去唱唱歌吧!”

沈凡苦笑了说:“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去也是扫你们的兴。”

明燕“哼”了一声说:“我们就是陪你,你不去就算了。大老爷们的,有什么过不去的。”

几个人一起劝沈凡。有个小妹妹就说:“沈哥,你这天天心情不好,我们几个心情都让你带坏了,你就请我们几个出去玩一会吧!”

沈凡想想这些天自己心情不好,姐妹几个一直在开导他。他也有些过意不去。说:“那好吧!我请你们几个。”

几个人刚要走,来了一个女士要找明燕按摩。明燕对沈凡说:“你们几个先去,我给姐按完我就去。”

几个女孩把沈凡拽走了。明燕一边给客人按摩,一边跟客人聊天。按完后,送走了客人,她刚要走,有电话响。她一看是沈凡把电话落店里了。来电显示“姐。”明燕知道是沈凡姐姐打来的电话。

她犹豫着到底接还是不接。他一下子想起沈凡这些天的遭遇,便接了电话,没等对方说话,她直来直去地说:“你是沈凡的姐沈非吧!”

沈非很纳闷地问:“你是。”

明燕接着说:“我是沈凡同事,他没带电话出去了。”还没等沈非反映过来,明燕又说:“你这当姐的,可把沈凡害苦了。他因为你,跟女朋友都断了。”

沈非问:“到底怎么回事啊!”

明燕说:“等你弟弟回来,你问他吧!对不起,我先挂了。”没等沈非接着说啥,明燕挂断了电话,就去歌厅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沈非听到明燕说完,她想问清原委。可是,明燕已经扔下手机走了。她没有办法联系上沈凡,她急于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犹...
    梁继申阅读 498评论 0 1
  • 恐惧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恐惧事件本身;第二个层次是害怕失去背后的价值;第三个层次,就是真正的恐惧,是你觉得自己...
    常拓阅读 181评论 0 0
  • 大概两年前开始看简单生活内容的书,包括《断舍离》《不持有的生活》《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这几本都很喜欢,然后也...
    萧小泥阅读 1,178评论 0 2
  • 阳光气息草坪绿,红砖大路好宽堂 精神气爽好心情,小区跑步我自己, 天凉人少好清静,几人坚持来练拳。 我早上七点出发...
    荣兰_a5f9阅读 4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