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毒碎碎念

我不喜欢现在late twenties 这个年纪。一定有人喜欢这个年纪的自己,但对于我来说,如果年老时写回忆录,我一定回答我不喜欢20多岁的自己。本科过得平庸,有一点应该自我觉醒的意识,但真正的觉醒却发生在研究生这三年。是的,我和早慧无缘,但却过分敏感。因此才有现在这种一面嫌弃自己的愚蠢,一面自我安抚内心痛苦的撕裂感。

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这一年“蹲族”生活就要结束了。问我这一年的收获是什么,答案肯定是我不适合“蹲族”的生活。我需要融入社会,融入人群中。这无疑告诉我未来的日子里,除非自己真正强大到有勇气、有底气再一次挑战gap year,否则我将不再选择这种脱离社会的生活。

可能是吸引力法则的关系,现在如此之丧的我,看到了很多与我心态相似的年轻人。比我优秀却也丧丧的人也有。当然还是有干劲满满,该吐槽吐槽,该干活干活,一路勇往直前的榜样。是的,自怨自艾,何尝不是作茧自缚。Do the work,才是走出情绪的唯一办法。现在我已经不再纠结一定等情绪好起来在做事的SB观念,因为我的情绪变化太快根本没有恒定、好的时候。反而硬着头皮做事,能让我渐渐好起来。

昨天晚饭红孩儿为我简单讲解了哲学中知识论的基本理论。知识的定义有三层,第一是求知者相信这是真的(belief),第二要有对于这个问题的论证(justfication),第三这个问题本身就是绝对真实的(truth)。这适用于学术研究,生活中无法百分百践行。生活中,只能belief,因为当下的推理只有未来产生结果时才可以加以判断。而任何结果,对于个人还是他者皆无指导意义。可能会给某些需要做类似行动的人,或未来的自己,多几分belief。但这个belief却来自推理——归纳推理。归纳推理最容易推翻,只要有一个不符合先前结论,就轻易推翻了。

相信就是相信,是一个无关推理的非理性行为。任何建立在推理基础上的相信,只要有一环逻辑链条错误,信念便不复存在。

问题来了,何时能够相信,即那个神圣时刻何时降临?最终相信的是自己,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当然,事情的成败因素很多,所谓相信自己不是相信自己一定能把这件事情做成,而是在这件事情成败与否的种种因素中,我可以把个人行动那一部分百分百不打折扣的完成。好像有点明白庄周的意思了,知道自己生命的种种限制、边界,却能游于其中,全然自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