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 元嵩:有一种较量,从一开始就输了

单纯的少年

文 | 风的衣裳

《楚乔传》,除了宇文玥、燕洵两大男主,想要浓妆重彩地说说的,还有元嵩。元嵩与燕洵一样,也是一个很美好的少年,身为大魏皇子、长安五俊,风采卓然不俗。

尤其,他本性纯良,虽出身高贵,但平易近人,并没有强烈的阶级等级观念。当目睹宇文怀、赵西风等在人猎场上恣意妄为的残暴行为,他同燕洵一样是反对的。只是,他的高贵身份并不能给予他话语权,因为在弱肉强食的时代,他不是强者。他既没有高强的武艺来保护那些手无寸铁的女孩子,也没有强大的政治手段来压制那些恶劣的门阀子弟。

他虽说着要赦免少女的话,但宇文怀们却无动于衷、置若罔闻。因此,他的善良,在那些人的眼中,不过是滑稽的玩笑。这一点,他同燕洵又不一样。燕洵口里说着门阀子弟的无聊,手中也掌握着可以保护楚乔的武器。他可以用箭射死扑向楚乔的饿狼,也可以将宇文怀们射向楚乔的箭打偏。

其实,这更是一种实力的较量,到最后,人猎场上热衷的已经不是楚乔是否会被饿狼咬死,而是以燕洵、宇文玥为代表的与以宇文怀、赵西风为代表的两种力量的抗衡。不管是咬牙切齿的狠厉还是春风和煦的微笑,目标已经不单纯是楚乔的生死,更有这两种力量的博弈。当然,博弈的结果,事关楚乔的命运。

最终,关键时刻,宇文玥做到了,燕洵也做到了,可是元嵩做不到。于是,宇文玥成了楚乔的主人,燕洵成了楚乔的恩人,而元嵩什么也不是。

也曾笑如春风

同理,后来楚乔成了宇文玥的星儿,成了燕洵口中的“小野猫”,乃至更后来的阿楚。而在元嵩这里,楚乔不是他的谁,不过只是人猎场上的少女,坚韧、敏捷,如此而已。

再次遇到楚乔,是在燕洵的生日会上。楚乔为救姐姐汁湘,触怒了宇文怀,再一次让宇文怀动了杀机。元嵩认出楚乔是人猎场上唯一幸存的少女,再次提出赦免,宇文怀却不依不饶。

关键时刻,又是燕洵通过障眼法留下楚乔一条命,但是楚乔依旧被惩罚。夜半时分,楚乔倒吊在树上奄奄一息,宇文玥将她解下来,又救了她一命。

所以,元嵩虽善良,却不够强大,尊贵的身份自保尚可,护人却难以周全。

而楚乔这边,虽然说着讨厌这帮高高在上的人,心里还是对救她的宇文玥和燕洵心存感激的,毕竟,生命太宝贵了。

元嵩开始对楚乔产生兴趣,是有一次去青山院,见到蒙眼的楚乔在训练,他本想戏谑楚乔,便提出要楚乔蒙着眼睛找到他。楚乔寻着他身上的熏香,总能找到他。元嵩很好奇,想要知道她的名字,却反被楚乔戏弄。楚乔狡黠地告诉他,自己名叫子虚,住在乌有院,是窦大娘手下捏泥人的丫鬟。

傻傻的元嵩信以为真地去找宇文玥要人,却没料到这一切早已经被燕洵看到。燕洵当着宇文玥的面,大笑着向元嵩解释楚乔的名字是“子虚乌有逗你玩”,元嵩才知被人戏弄,虽气恼不已,却对楚乔更加留意。

“子虚乌有逗你玩”

只是,他并不知晓,此时宇文玥和燕洵都已经爱上楚乔,而楚乔也已对宇文玥动心。而此时的燕洵和元嵩都未将宇文玥当成情敌。一是因为世人皆以宇文玥是冰坨子;二是宇文玥城府很深,只做不说,谁也看不透。宇文玥却知悉他俩对楚乔的感情,一再用眼神警告楚乔离他们远点。

元嵩对楚乔做的最浪漫的事,是借来燕洵的疾风马,他和楚乔一起去郊外桃林看花瓣雨,借机向楚乔表白。可是,这件本来很浪漫的事,也被宇文怀搅黄。高度警觉的楚乔因为想要查清一些事情真相,故意落入宇文怀布下的圈套。

元嵩喜欢楚乔,既不像宇文玥那样默默地为楚乔打理一切,也不像燕洵那样对着楚乔甜蜜地描绘着燕北的美好,激发楚乔的憧憬。

他以为喜欢楚乔,楚乔就一定会知道。所以,他只对楚乔说,自己很快就能单独出来住,也可以选王妃了;或者,问楚乔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楚乔恍惚间忆起的却是和宇文玥在一起的点滴。

九幽台事件,他未必不知道燕世城是被冤枉的,但他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态的持续恶化。

燕洵和楚乔被幽禁在莺歌小院,在宇文玥和淳儿的帮助下,由元嵩的人负责护卫工作,二人的安全才得以保护。所以,这在楚乔的心里,是最感谢元嵩的地方。

但此前,出于对宇文玥的误会,加之与燕洵的深陷囹圄、患难与共及莺歌小院三年的朝夕相处,楚乔心里有了燕洵,元嵩就更不会走进楚乔的心里。

赴皇家宴会前夕,燕洵看到元嵩送给楚乔的衣服,临时决定将送给淳儿的衣服转送给楚乔,且故意将茶水洒上元嵩送来的那件上面。聪明的楚乔一眼看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燕洵送的那一件。当真只是因为喜欢吗,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

而宴会上元嵩见了,还天真地给燕洵使眼色,让燕洵说元嵩送的衣服好看!燕洵如何会说,元嵩真是太幼稚了。他对燕洵从不设防,即便追求楚乔都当着燕洵的面。看着燕洵对于淳儿的无视,他看不懂燕洵是爱楚乔的吗?

楚乔的心中,元嵩不过是一个善良的皇子而已,她无意高攀,而只把他当朋友。

最令人惋惜的是,燕洵在与淳儿“大婚”当天造反,别人都在紧急防范中,元嵩却依然懵懂不知。

淳儿被弃,依然辗转赴燕北找燕洵,元嵩也乔装打扮去找淳儿。他刺中燕洵,却同时也被燕洵砍掉一只手臂。

返回长安时,妹妹淳儿不幸被燕北兵轮奸。幸被楚乔发现,为避免兄妹再度被伤害,主动承担起护送的责任。

丧失理智的元嵩将这一切变故迁怒于楚乔,至此他们之间的情分尽失。这个情景是二人自相识以来最虐的一幕。二人立场不同,各为其主。元嵩哭得伤心,楚乔听得悲戚,屏幕外的观众涕泪纵横、不能自已。

曾经英俊又呆萌的裕王殿下,身心俱疲,万念俱灰。他本以为在楚乔心中,他至少也能跟燕洵是一样地位,直到现在,他才如梦初醒,明白了燕洵在楚乔心里的位置无可撼动。

其实,元嵩是太单纯了,他毫无心机,在感情上没有任何的假想敌。他一直生活在自己臆想中的情感世界,他自以为楚乔早晚是他的。

他却不知,在楚乔感情的天平上,从来没有过他的存在。他既当不成托盘,也做不了砝码,这是一场注定从一开始就输的较量。

也曾英姿勃发

正如上文所说,楚乔是宇文玥的星儿,是燕洵的阿楚,却从来不是元嵩的谁。他没有经历过楚乔和宇文玥一起的举案齐眉,也未曾有过楚乔和燕洵一起的生死相依。他有的只是一个梦,和梦里被他称为秘密的女孩。

最后,他和楚乔的情谊一刀两断,在情感生活里,他本就一无所有。也许,楚乔当初戏弄他的玩笑话竟然一语成谶,“子虚乌有”,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

元嵩的悲哀在于空有一个天生尊贵的身份,却没有一个修炼自身的能力。宇文玥是强大的,燕洵是强大的,楚乔也是强大的。楚乔虽曾身为奴婢,却从来有自己的主见,渐渐活出了风采,活成了女王。而元嵩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曾出彩,也未有进步。

他的魅力只是身份的尊贵和外表的英俊,善良却无主见,自由却不奔放。他注定是温室里娇艳的花朵,皇宫里圈养的追求安逸的懒羊羊。

只是,经过破国的灾难和亲人的受辱,希望他能成长和强大起来,做自己的主人。只是这需要韬光养晦,丰富自己,而且要控制心魔,不要变成第二个燕洵就好!

本文为风的衣裳原创,拒绝不署原创作者名称的转载,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取授权。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