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一)

不记得失的冲撞易把人逼上绝路

想着,或者天涯处还会开辟出新的路

蹒跚在金字塔的斜面上一步一步

规划的种子长成累赘的脚步

愈加沉重,无力,轻浮


良知与利息

无论哪一方绞死都会令人 着实 惋惜

生存的法规与能力

使信心在点不燃的角落里全力作祟

至高点的灯扑朔迷离吵着说不服气

请赐一夜清凉的风吧,来抚慰逞强的灵魂

或许应该轻抚的是疲劳驾驶的心

如果都不是为了在喧嚣中独居一隅

谁会把简单描绘出山路绵延

明知这连峦前最可怕的是豺狼恶犬

可奋不顾身却是唯一能够取得圆满的答题


生活岂容劳累的躯体歇息

谁不是前面吞着眼泪,后面驱马追赶

熬过黑夜与深渊,风霜与雷电

而此时抬头望着天,外面的星光黯淡

纸上斑驳点点,写下的那句话却清晰可见

“ 既然已经长大,何不了无牵挂

何况生活已经如此喧哗 ‘’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