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真理

世人喜欢谎言,不是因为发现真理的过程艰辛,也同样不是因为一旦掌握真理,人的思想就会受到约束,而是因为人对谎言自身腐蚀性的天性的痴情。

真理就像毫无遮掩的白昼,使一切在烛光下半明半暗、半严肃半轻松的假面舞会、哑剧、庆典不复存在。也许,可以把真理比作无暇的珍珠,只有在日光之下方显其夺目的光彩;但却不能像钻石或红玉那样在不同光照下璀璨耀眼。寓伪于真的虚虚实实总是令人十分愉悦。

站在岸边静静地远望着船舶颠簸于海上是一件快乐的事情;站在城堡围墙的窗前俯视下面的厮杀和险恶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是站在真理的巅峰(凌驾于最高峰上,拥有永远的清新的空气和静谧的所在),目睹山下峡谷中各式各样的谬误、彷徨、阴霾和风雨,那才是无以伦比的真正快乐的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