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醒梦(8)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落雪非花

目录

上一章


夜已经很深了,小镇上的人们都已安然入睡,没有人知道于家刚刚发生的一切。

于夏在大街上机械式地奔跑着,脑子里只有一个“离开”的声音。是的,她要离开那个家,离开这个小镇,走得越远越好⋯⋯

这样奔跑着的于夏,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喘息声。街面上的积水被她踏起,溅起水花,溅湿了她的牛仔中裤。

直到跑到十字路口,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穿鞋。她光着脚踩在水泥路面上,凉意从脚底传来。虽是八月,于夏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寒冷冬季,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隐隐作痛的右腿把她拉回到了八月,终于,她停了下来,那是刚才被爸爸踹了一脚的地方。她站在十字路口,迷茫的看着四下无人,昏黄一片的街道,不知该去往哪里?

她慢慢的蹲下了身体,双手抱着双膝,将头埋在膝盖上,痛哭流涕起来。

这时候,她听到了脚步声,有人从不远处一路跑了过来。

“于夏!于夏!”是姐姐的声音。

于夏抬起头望向朝着她跑来的姐姐,站起身子不加思索的往下街跑去。

下街有一段三十多度的斜坡,往下不远便是通往邻镇的公路。

于夏跑到斜坡上时,脚下一滑,重重的摔了一跤,仰面朝天躺在半坡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看到于夏摔倒后,于冬加快脚步跑上前去扶起她,心疼的问道:“摔到哪里了?”

“不要你管!”于夏一边哭喊着,一边奋力的挣扎着,想要自己爬起来。

于冬有些生气了,扶起于夏十分严肃的说道:“妹妹,别倔了,好吗?跟我回去吧!就算你要走,也得等天亮以后吧!现在,深更半夜的,你要去哪里呢?”

说完之后,于冬也不等她回答,拉起她就往斜坡上走。

于夏卯足了劲儿立在原地,不肯动弹,使劲地甩开于冬拉着她的手。

就当两个人在半坡上僵持不下时,一辆货车风驰电掣地从斜坡上驶了下来。

雨夜里,视线模糊,雨刮器不停地来回刷动。司机根本没有想到在这个时间,下着雨的小镇街道上居然还会有人走动!

一阵长长的,刺耳的刹车声划破了小镇属于夜的寂静。

于夏倒在路边的排水沟里,眼睁睁的看着姐姐被货车撞得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凄美的弧线,重重的摔在六米开外的水泥路面上。

货车的大灯照射在她的身上,她双脚朝着货车,仰面躺在那里,浑身抽搐了一下,便没有丝毫动静了。殷红的鲜血从她的后脑勺处流岀,向四周,慢慢地散开,又继续往缓坡下流去。

很快的,血和着雨水如同一条小溪似的顺着下坡的路面缓缓的流淌开去⋯⋯

刹那间,空气都仿佛凝固了,雨点狠狠的砸在于夏身上。她原本惊恐的脸变得麻木,她急速的扭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肇事车司机打开驾驶室的门跳下来。

又很快地,于夏扭头看向了倒在血泊里的姐姐,她双腿颤抖地从水沟里连滚带爬地起来,踉跄着奔向姐姐。她从地上抱起姐姐,撕心裂肺地大声呼喊着:“姐姐!姐姐!你醒⋯⋯醒!”

她泪如泉涌的哭喊着,痛苦得仿佛连时间都停止了一般。雨,仍旧在下,下得很大,如同向大地射出了无数的,锋利的箭,似乎要穿透她已经悲痛无比的心。

就在刚才,货车快要撞上拉扯的两个人时,于冬拼命的推了于夏一把,使得于夏摔倒在路边,滚到了路旁的排水沟里。

想到刚刚那突如其来的变故,于夏悔恨不已。

如果自己不和爸爸吵架,不跑出家门;如果自己好好听姐姐的话,随着姐姐一同回家;或者如果自己不与姐姐拉扯⋯⋯

只要这些如果中哪怕有一个成立,姐姐都不会被撞。

可是没有,世间哪里会有什么如果呢!

于夏重重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姐姐”。

是姐姐刚才那本能的一推,救了自己。于夏想起了从小到大,姐姐对自己所有的好⋯⋯

可是自己却因为嫉妒,对疼爱自己的姐姐说出了那样令她感到失望和伤心的话。

于夏紧紧的盯着姐姐的脸颊,她的脸在车灯的映衬下,显得异常的煞白。她的双眼紧闭着,长长的睫毛上挂着雨珠,她的脸上被雨水冲刷得很干净,没有一丝血污,仿佛只是安静得睡着了一般。

于夏停止了哭喊,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抱着姐姐,呆呆的看着姐姐的模样。

她宁愿现在躺在地上的是自己!真的!她多么希望被撞的是自己!

她有些恍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她幻想着姐姐睁开了眼睛,在看着她笑,在轻声呼喊着她的名字,让她回家去。

她想给姐姐道歉,她想告诉姐姐,其实自己并不是真的讨厌她。

打了急救电话的货车司机拍了拍于夏的后背,询问她家在哪里?得赶紧把人送去医院!解释着自己刚才真没看到路上有人。

而后,司机又粗声粗气地责怪道:“真是的!大半夜的不睡觉,跑马路上来干嘛?真是倒霉!”

于夏觉得双耳“嗡嗡”一片,思绪混乱,根本没有听到货车司机的话语。

她没有说话,依然保持着跪姿,抱着姐姐。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至近,斜坡附近的住户三三两两的撑着伞围拢过来,人越聚越多。

“啊?这不是于冬吗!”有人凑近惊呼道。

有人上前将于夏拉开扶起,关切的询问着:“于夏,你们怎么会在这儿?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于夏机械地摇着头,一语不发,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有人拉着货车司机责问经过。

“我怎么知道?谁知道她们大半夜的站在路中间干嘛呢?我才送完一车沙石,今天沙石装得晚,我也是连夜赶着给人送去。没想到回来就遇到这么个事儿!”货车司机一边解释一边又懊恼道:“早知道我就天亮才送了!真是的!怎么这么倒毒?”

有人在给于家打电话,但都无人接听。

人群中有人惊呼,那去家里喊,看样子,于冬伤得不轻。

说话间,于冬已被医护人员用单架抬上了救护车,并且询问着哪些家属随行,她伤势严重,镇上的卫生院医疗条件有限,得马上送去市里。

“司机得去哦!”有人将货车司机推搡到救护车上坐定。

“先送去!她爸妈马上就⋯⋯”挨着救护车的人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人群中有人大声的喊道:“来了!来了!她爸妈来了!在半道上碰到他们了!”

人群从中间散开,于爸和于妈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于爸喘着粗气跳上救护车时,回头搜寻了一眼,当望见被人搀扶着站在人群中,浑身已经湿透了的于夏时,他的眼神透着凌厉的愤怒。

他微微的张了张嘴,最后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岀。

与爸爸对视了一眼的于夏,觉得爸爸是那么的冷若冰霜,他的眼神让她不寒而栗。

于夏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是梦吗?一定是的!这是个噩梦!害怕和恐惧从她的心底升腾起来,弥漫了全身,她浑身疲软无力,不住的颤抖着。

于妈见到躺在救护车上毫无知觉的于冬后,双腿发软,差点跌倒到路面上,救护车旁的人立马扶住她,将她推送到了车上。

临走,她往人群中望了望,看到了傻呆呆站着的于夏,叫了一声:“于夏!你先回去!”

于夏好像没有听到妈妈的嘱咐一般,面无表情,也不说话。

搀扶着于夏的人让于妈放心去,大家会照顾好她的。

救护车的门“呯”的一声关上了,沿着公路奔驰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暗夜之中,又仿佛是被远处那深邃的暗黑给吞噬掉了⋯⋯

雨还在下着,刚才于冬躺着的位置还有一滩血迹。

于夏望了望地面上的那滩血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摊开双手看了看,终于无法抑制的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双手不停的颤抖着,手上满是鲜血。那是姐姐的血。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方正将手中的烟头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说道 :“我方正对天发誓,抓到那个畜生以后,我要不亲手枪崩了他,我就不叫方正...
    长白居士阅读 11评论 0 0
  • 太可恶了! 从老板办公室出来的王木木依然愤愤不已。这样的公司没法呆了,不仅拼命压榨员工,加班没有加班费,而且反过头...
    药山阅读 2,277评论 7 51
  • 自从8月18日正式近距离接触、学习中国式众筹以来,自己已经深深地被吸引~ 从2013年关注1898咖啡馆项目始,一...
    计静怡阅读 76评论 0 0
  • 投资股票也就是把自己的资金,通过证券公司提供的交易平台,买入某家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份,进行操作以期获得投资收益。 在...
    后山前堂阅读 2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