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退役——再见,十年风驰

2017年12月17日,卡卡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我得出的结论是,我作为一名职业球员的生涯终止了。”

一个多月前,C罗刚刚拿到了个人的第五座金球奖,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梅西+C罗已经合力包揽了近十年的金球奖。而在这两位绝代双骄之前最后一次获得金球奖的球员,就是十年前的卡卡。

他获得世界足球先生的那天,刚好是2007年12月7日。


十年一晃而过。

所以这大概就是最有代表性的评价了——梅罗时代之前,足坛最后一位金球奖得主,也是最后一位在所有能参加的赛事中完成个人和集体关键荣誉大满贯的球星(卡卡没有参加过美洲杯,所以跟很多巴西巨星一样缺美洲杯冠军)。

历史地位这种东西不必深究,在巨星如云的足球王国巴西,卡卡进不了历史最佳阵容,但也属于具有代表性的历史级巨星。信息爆炸时代的这一代球迷也不会忘记卡卡,正是因为上文提及的这一次次金球先生身份,谈到齐祖大罗时代——梅西C罗时代,卡卡的名字就注定无法回避。

当然,他的闪光其实远不止那一年。下图是截止至2016年,过去十年间中场球星金球奖最高排名及入围次数。

所以卡卡并不是阿德那样的流星,7次入围说明了他确实有着长期稳定的发挥,只是巅峰时期太过闪耀罢了。所以我们还是不去谈那些虚无缥缈的地位,就以巅峰时期卡卡给我们带来的表演,来评价一下他的足球风格本身吧。

用四个字来描述——优雅、潇洒。


当年横空出世的卡卡、c罗、梅西,个个都给人带来了足够的震撼,却又彼此拥有截然不同的风格。就以球迷们最为津津乐道的盘带过人而言,可以这么分类——C罗是“磕球”、梅西是“盘球”、卡卡则是“趟球”


当时的单车少年,边锋小小罗,脚后跟狂魔,各种磕球变线内切是招牌动作。脚下如穿花蝴蝶,动作多了有时成功率也不高,也有崴着脚的时候。但是年少轻狂,气势要足,打了鸡血一样往前突,然后一个急停,磕球横拉,抬脚怒射。

当时的小跳蚤,不是现在的M10,而是M19,天生过人狂。小快灵,高步频,盘球、拨弄,皮球像黏在脚下,极小的空间内闪转腾挪,实用到恐怖。

前两者的盘带,如果以45°为界,更多为横向。左右的磕、踩、拨、拉,一旦防守队员判断失误,就会被彻底闪开空挡。于是我们就能看到c罗一次次一个急停,就能晃开角度内切打门。梅西更是可以沿着禁区边线一路横向拉扯盘带,过掉对方整条防线。


而巅峰卡卡的带球,用一句话来形容——“一往无前,头硬到底。”。如果以前进方向作为标杆,皮球从卡卡脚下推进的方向很少偏离45°,换言之,皮球不会因为躲避前方的防守队员而被横向地拉开拨开,而是仍然朝着前进方向捅出去,有时候甚至就是没有角度的直趟。

用这种方式趟球,从实用性和成功率的角度来看,远远不如前者留有余地的急停或者横向拉扯,但却能给球迷们带来最令人热血沸腾的狂飙突进。

正因为角度太小,一旦卡卡开始加速,他要么跟后卫撞个满怀,要么就是以毫厘之差完美地擦肩而过。正因为方向够直、没有减速,后卫一旦被过就没有补救的机会,只能跟在后面吃灰。没有停下来的节奏变化,只有一次机会,趟错了就被狠狠地断下,趟过去就是一马平川,千里走单骑。

用再多的语言都很难形容这种踢法的魅力,唯有亲眼所见,才能领会这般热血沸腾。用当时张路张指导的话来形容——

“你看这卡卡一拿球他就是要下底,就告诉你我要下底。就不管你别的,触球那一脚就是奔着正前方去的,我就是要生吃你。”


有些巨星,即使不看数据,在场上他们做出的动作本身就能让你感觉到这个人不简单。比如齐达内和贝克汉姆,把他们的动作替换成剪影或者火柴人,球迷们也能一眼就认出这是谁。卡卡显然也属于此列,俊朗阳光的面容,挺胸抬头,大步流星,他的长途奔袭真的如风之子降临一般潇洒而优雅,怎么看怎么临意舒展,挥洒自如。

也许这种像风一样的奔跑只持续了那最巅峰的一段时间,但也已经足够了。人生就是充满缺憾的,什么如果当时去了曼城,如果在皇马如何如何,都不重要了。作为球迷,最大的幸福永远是欣赏和享受球星们给我们带来的表演和足球比赛本身的快乐,不是吗?

从这个角度来看,卡卡风驰电掣的英姿,与小贝左手每次划出的弧线,齐祖踩在皮球上回旋的瞬间一样,都已经成为了足球历史里一页永恒的风景。


既然已经留下了最好的记忆,那么就不用过多的言语。再见,卡卡。




不好意思,放错图了。




再见,上帝之子,追风少年,里卡多·伊泽克森·多斯·桑托斯·雷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