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声而去

2018/3/21

循声而去

前几天,阳光很好,气温直升,我天天经过的街道两旁的玉兰花也次第开放起来。从毛茸茸的花苞到一树的繁花,让你不得不惊异于大自然生命力的强大,也感叹于太阳神的神力。因为他,花儿争相开放,人们奔走相告,春天来了。

这几日,不知是太平洋上哪只蝴蝶扇动了翅膀,更不知经过了多少个多米勒骨牌效应,把北方的风给吹来了,风推动了云层,云层遮住了阳光,没有了阳光,花儿们不再忘情开放。已开的,只失神的凋零;未开的,紧紧蜷在花萼之中。

云层也带来了密密的细雨,这种雨打在你的脸上,再冷,你也会把它们从四季的雨里给辨认出来。是的,它们就是喜人又恼人的春雨。喜的是它来了,春天就来了,恼人的是它来了,靓丽的春装不知得过几日才能上身。急傻了一群又一群小小少女,青青少女,绿绿少女,粉粉少女,红红少女,黄黄少女,白白少女;急傻了一大把一大把嫩嫩的小姑娘,水水的大姑娘,润润的小媳妇。

不急啊,这雨正下着,你不用急着撵它走。你把自己走进雨里,不用担心衣服会淋湿,因为风会把它们吹干。你只走在雨里,悠闲的走在雨里,不用理会车辆或行人,你就自顾自的走着。这很好,也很重要。

你慢慢走,你走在雨中,你走在密密的春雨中,你感觉到了自由和自在。听,有梵音传来。你循声而去,拾级而上,穿堂而过。你已经来到了净因寺的大堂,金光熠熠的巨大佛像正端坐在那里。有四位漫不经心的僧人正各司其职的敲打着或巨大的木鱼,或巨大的牛皮鼓,或巨大的铜钵。捧经唱诵的那位的唱法完全是你儿时读书的样子,声音里完全是应付差事的语调。他旁边十指合于胸前的那位竟然仰起头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嘴巴张的很大,压出了下颚厚厚的肉。不知道他仰头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佛正看着他?敲木鱼的那位显然是被你给吓了一跳,突然打起了精神,认真的敲了起来,传来的声音也有了节奏。

显然,你的贸然闯入,惊扰到了他们,让他们不由得认真起来了。认真的僧人们,各司其职的继续唱诵着经文,敲打着器具,声音时缓时急。渐渐的,你也认真起来了,听着,听着,竟然有了几分感动,感谢。第一次你觉得这些合起来的声音不仅仅是声音,它们更像是一种召唤,一种迎来送往,一种类似于指引,或者更像一种路标,指引惊恐的亡魂归去,指引迷乱的世人清明。

如果再听一会,你必定会流泪,因为你仿佛看到了那个刚刚远去的老师的灵魂,看他正循声而去,向着那永恒而去。你由衷的感谢世间竟然有这个声音,它真的是佛的声音。

僧人们的唱诵结束了,他们对着佛像行礼,脱去了身上黄色的僧衣,彼此开怀的谈笑起来。你也转了出来,把自己退回了尘世的喧闹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年前读过《富兰克林自传》,他在书中提及他青少年期间如何练习写作,当时,他的身边,以及他生活的环境中,写作已形成风气...
    周某某2019阅读 162评论 2 0
  • 少年人的爱情在很大程度上都属于自我安慰的一部分,在荷尔蒙的麻醉下,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完整的计划。 这个计划会...
    米班阅读 41评论 0 1
  • 隆布扎西阅读 21评论 0 0
  • 一九九三年十月七日 星期四 晴 小杜早上来的时候,给我带来一本书,说“这是师傅送给我的,我是看不下去啊,你看...
    云淡风轻之蓝阅读 113评论 25 38
  • 有些事就像这秋日的落叶 慢慢浸透在泥土中腐化 本以为会就此结束 待到下一个春天 它却幻化出叶子 力量更加强烈 强烈...
    叶落岁暮阅读 3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