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粒,粒哥!~听过的歌,2015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好像是五六年前吧,阿皮有一次带着十二分的喜讶之情对Ex-LG说:哇,我能听懂交响乐啦!而且不会听睡着了哦。这位一向瞧不起阿皮音乐欣赏水平的IT匠一脸睥睨,高冷地说道:哦,那说明你老了。我擦,理工男的情商真TM低!→_→

但自此以后,阿皮听的曲越来越多,听的歌真的越来越少,嗯,虽然她仍然不知道交响乐团的乐器位置,分不清协奏曲奏鸣曲交响曲有啥区别,更别指望她能一听到某段旋律就准确地说出来:哇,这不就是拉赫玛尼诺夫的XXXXXX 嘛。

呃,你们知道阿皮是个文盲,请多多包容她爱护她。当然,有空多请她听听音乐会,提高她的欣赏水平就更好。

说这么多不是为了彰显阿皮逼格的浮华,一把年纪之后才能听交响曲不睡着,真没什么好炫耀的。提这些糗事儿只是想说明2015打动阿皮的陈粒唱的真不是广场舞神曲,请不要因为她是阿皮喜欢的音乐人,就小视她甚至忽视她。

陈粒的歌是怎么打动阿皮的呢?先说旋律吧。

听到的第一首歌是《绝对占有  相对自由》。懒洋洋的调子,伴着不时跳跃出来的节奏,在午后的阳光中如耳边呢喃的娇俏调笑,轻呵出的气息撩动你脸荚上散落的发丝,是痒痒的感觉,你浮在唇边的笑意尚未散去,它忽尔伸一个舒展的懒腰,把你从深陷的懒慵里轻柔又利落地拽起,来!和我一起撕扯缠绕吧。

妖精啊,真是十足的妖精!就这样,阿皮被勾引了,第二首,第三首,第N首。。。第一张专辑,第二张专辑。

再来听唱功和音色。

多年前有一次去KTV,同事们以为阿皮肯定能唱王菲的歌,于是点了好几首没难度的请皮总唱,呃,结果皮总连旋律都不熟。对于大神王菲阿皮没有任何异议,可我也不知为什么那声音总是进不了阿皮的心。听陈粒唱歌之后阿皮终于知道了原因:只怪菲姐太仙!而且总是那么仙。同样可以把一首歌唱得缥缈如仙音,从一个高音继续向更高音袅袅而上的粒哥,就很不同:

唱《正趣果上果》,唱的正是小二上一壶酒割三斤牛肉来爷饿了的大马金刀江湖气,唱《脱缰》,唱的正是表决心宣誓言要的那一股子金弋铿锵劲,唱《易燃易爆》,不看歌词你也肯定听得出咬牙切齿恨不饮血啖肉的满腔仇恨。

如果你喜欢王菲朱哲琴莫文蔚许美静大乔和小乔,哦,还有腾格尔,你就不可能不喜欢我陈粒粒哥的唱功和那一把好嗓子。

再来看歌词。

《走马》
窗外雨都停了,
屋里灯还黑着,
数着你的冷漠,
把玩着寂寞,
电话还没拨已经口渴,
为你熬的夜都冷了,
数的羊都跑了,
一个两个,
嘲笑我。
《绝对占有  相对自由》
让我占有你
在你最好的年纪,
趁一切还崭新。
让我占有你,
撕碎你然后像风握在我手里,
抱着我像空气,
想把你收集,
泡你在福尔马林盯着你意淫。
《脱缰》
永不恶言相向,
永不暗自考量,
永不放任乖张,
永不停止成长,
为你追风逐浪,
为你再次疯狂,
为你永存想像,
为你逃过死亡。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人间爱恨,蚀骨销魂;此生情仇,一壶小酒。

陈粒,粒哥。2015,从此收入阿皮音乐清单,从此皮总卡拉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