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开玩笑,我们之间比“爱”还铁!

小时候,听过最多的一句话是大人们说,他们俩从来不淘气打架,最乖了。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我们坐在电视机面前的凉席上,盘着腿一个人半个西瓜,拿着勺子一口一口挖,莫名其妙就开始互相掐大腿。

那时候的我,一定强势却又委屈得不得了。

时光的轴印深深浅浅,碾碎了童年,覆没在指尖。我们没有散落天涯,且似乎从势不两立的天敌被催化成无话不说的亲密。

我也要看

还记得小时候,我会被隔壁的阿姨拎过去帮她家打扫卫生,完了阿姨会象征性地给我一两元小费,除了买邮票和信封写信给笔友,这些钱应该都是拿来买大卫龙条和你分享的吧~实在嘴闲得慌,我们在大人们面前又表现得太乖,你就会怂恿我一起去卖废纸——那时候的快乐单纯得可怕,一边整理已经不用的书籍,一边算计着这些卖了够买多少包辣条,每次你得到的钱一定比我多些~你说恼不恼人,不过看在每次都是你偷偷摸摸去卖,我在家坐享其成的份上——已经很满足啦!

那时候做过的蠢事很多,家里有一台老式电视机,那是我们日常唯一的高档娱乐工具。当然我们并不仰仗它,我心情好就去找你玩”自编式玩具大作战“,和你怄气的时候,我们就各自找个地盘单独玩纸牌,你可别小瞧了纸牌,撘房子、自玩小猫钓鱼、二十四点、两只手各住一张牌互相拍再让牌掉在地板上看哪张是反面就算挂掉了这种无聊的游戏我们自个儿都玩过~当然,我是偷师于你啦。

我总是埋怨,先学会骑车的是你,先能看不带拼音的小说书的是你,就连爷爷似乎也因此更喜欢你——我开始觉得时间太坏,你总是比我大三岁,即使我卯足了劲儿拼命地长大也赶不上你抢先的那一大步。

你干嘛

后来,上了初中之后,为了中考,有了三六九等。你是男孩子,贪玩,所以成绩也不是很好。当时的我觉得你好坏,不好好学习,让爸爸妈妈担心。可是后来等我也上了初中,处于花季雨季,亦或是别人眼中的叛逆期时,似乎比你更加嚣张。早恋、打架、和小痞子混在一起——那些能扣的屎盆子都被大人扣在我头上,可是我还是很狂妄,似乎越疯狂我的成绩就越好,连我自己都不懂。而那些大人所谓的“坏的形容词”,我唯一不敢也未曾涉猎的就是早恋。

如果有,也是暗恋。

到如今,我长大成20岁的大丫头,你也陪伴了我20年,你也就不过23岁。

时间早已把有你变成了我的生活习惯,我们在各自的学校几乎不会用手机联系,但是回到家却一点隔阂都不会有,想想也是挺神奇的~

现在的我,开始感谢你比我大三岁,大三岁的你,可以帮爸爸干重活,也会帮妈妈煮晚饭,客人来了你招呼,中午我困了就睡一下午然后醒过来就去吵吵在楼下看店的你——

那个温柔过记忆里的岁月,惊艳了现世时光的你,不争不馁,却越让我觉得珍贵。不埋怨命运,不怨怼任何人,你坚强得长成了一棵大树,枝桠悄无声息地填满了我没人陪伴的那些空白光阴。浮生落年里,终会有人成为你的天下无双,我也相信,现在任然迷茫的的你一定会找到你要的,因为,你始终是最好的。

即使那样,也请允许我,在你还未羽翼丰满的时候,占用你大把大把的时光,好好扮演妹妹这个角色,任性地,自私地,狂妄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