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2019:马云高调退休 雷军终于买房 张朝阳迷之自信

作者:龚进辉

时光飞逝,一转眼就来到2019年最后一天,我很怀念即将逝去的2019年。眼下,各种盘点2019年的文章满天飞,我也不免俗来一篇,聚焦互联网大佬的2019年。

与明星级产品受到追捧一样,互联网大佬也属于顶流,他们的一举一动,总能吸引众人目光。与往年一样,几家欢喜几家愁,既有人春风得意,也有人难上加难。不管他们过得好与不好,治下企业依然在互联网行业中扮演重要角色,只不过创造价值不同而已,明年调整状态再出发。


马云高调退休

2019年9月10日既是阿里20周年司庆,也是马云55岁生日。这一天,马云和阿里吸引全球目光。与其说阿里向世人展示自身成熟的传承制度,倒不如说为马云举办了一场盛大热闹的退休典礼,符合他一贯张扬、育人的个性。

9月10日之后,马云变化的不只是抬头,其公开行程也从为阿里全球化奔走到为教育变革建言献策。这回,他真的活成了“马老师”,以利他思想为指导,俯身为人桥、甘当铺路石,对阿里各种头衔、待遇既往不恋。

这未尝不是件好事,阿里在接班人张勇的带领下,集中发力推进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三大战略,进一步巩固新经济中坚力量的地位;马云则从阿里的马云跳脱出来,成为公益的马云、社会的马云、中国的马云,继续发挥余热、贡献力量。

马化腾有点焦虑

2019年,腾讯继续保持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两条腿走路,其在产业互联网取得重大突破,腾讯云年营收突破100亿元大关。不过,在消费互联网领域,腾讯却陷入瓶颈,很难让马化腾开心起来,根本原因在于短视频一役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众所周知,短视频是抖音、快手的天下,为了打破这一行业格局,腾讯不惜开启“App工厂”模式,前前后后推出微视、Yoo视频、火锅视频等10余款短视频产品,但除了微视月活勉强破亿之外,其他产品均反响平平,成为马化腾的一块心病。

同时,微信、QQ月活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而今日头条在短视频拉动下月活同比增长18.6%,可见短视频与社交融合存在巨大的想象空间,这让马化腾或多或少感到焦虑。面对这一新趋势,他的焦虑并不会因为多闪败北而有所缓解,反而接连布局“响风”、“音图”、“猫呼”,渴望率先跑通短视频社交。

李彦宏太难了

尽管2019年百度并未爆发特别大的负面消息,但李彦宏过得并不如意。今年5月,百度迎来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作为百度大搜体系一把手的向海龙黯然离职,由此引起搜索公司的高层动荡,直接重挫百度股价,李彦宏太难了。

很快,百度将搜索公司重组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由年轻高管沈抖执掌。其实,找到向海龙的继任者并不难,真正的难点在于如何尽快使百度搜索公司恢复元气,并在价值观的改造下使组织重新焕发活力。这不仅关乎百度自身的现金奶牛,更关乎与字节跳动决战信息流+搜索的战局走向。

2年前,李彦宏可以高喊出不在乎与阿里、腾讯的差距,毕竟彼时百度仍稳居中国互联网第三。如今,当美团点评、京东、拼多多等公司市值相继超过百度,李彦宏内心不在乎肯定是假的,他深知眼下最大的敌人是来势汹汹的字节跳动,这是一场完全没有输的本钱的战役。


雷军终于买房

2019年,1969年出生的雷军迎来50岁生日,他在知天命的年纪做的一个重要决定,即确定小米“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未来5年计划投入100亿元,而且在第一年便取得佳绩,似乎真的想通了、看清了小米未来之路。

手机方面,最大亮点当属Redmi品牌独立发展,由手机行业老兵卢伟冰挂帅,将Redmi Note7系列、Note8系列打造成千万级爆款,5G布局也走在行业前列。AIoT方面,一大标志性动作便是全面进军大家电,由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挂帅,并在双11证明自己。

在小米“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初步跑通的同时,还有两件事让雷军傲娇不已,最起码有炫耀的资本。一是小米花了52亿买房,历时4年终于建成漂亮的小米科技园;二是小米首度跻身世界500强,成为最年轻的世界500强。其实,无论是手机还是AIoT,战争远未结束,2020年仍有一场场硬仗等着雷军去打、去闯。

周鸿祎无奈服输

除了不装不端有点二,不服输也是周鸿祎的一大鲜明性格。不过,在智能手机一役上,两度吃败仗的他不得不服输。与360手机官方对于退出手机市场的态度遮遮掩掩不同,周鸿祎倒是非常耿直,直言手机行业里的友商意思就是干死你们,所以360退出这么可怕的市场。

这边360退出了手机市场,那边又找到了新的机遇。今年8月,周鸿祎宣布,360重返政企安全市场,对手不再是传统网络安全服务商,而是各国网军。之所以用“重返”一词,原因在于过去360发力政企安全业务的主体是奇安信,今年4月360退出并停止品牌授权,意味着双方彻底分道扬镳,曾经的挚友周鸿祎和齐向东从此站在了对立面。

耐人寻味的是,360、奇安信前后脚举办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北京2019网络安全大会,争锋相对意味浓厚。同时,周鸿祎与齐向东还隔空互怼,前者提出“安全大脑”,后者称“泛的安全大脑不能解决安全问题”;360安全打算从C端到B端进入政企市场,齐向东则称“拿着服务于C端的软件去为政府服务,会被扫地出门。”可以预见的是,即便周鸿祎心态再好,也不得不面对360与奇安信竞争这一残酷的事实。

丁磊电商梦碎

“希望未来三到五年,网易考拉可以在市场上达到500亿到1000亿的规模,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丁磊曾在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这样描绘自己的电商梦。只不过,3年之后,他的得意之作——考拉已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卖身阿里,丁磊陷入至暗时刻。

失去考拉,被划入创新版块的网易严选显然支撑不起丁磊的电商梦。东边不亮西边亮,网易在教育版块的生力军——有道上市反倒给了他一丝慰藉。至于丁磊颇为器重、倾注大量心血的音乐版块——网易云音乐,喜提阿里领投的7亿美元融资固然可喜可贺,但通往上市之路依然道阻且长。

当然,丁磊手中仍有一张王牌——游戏,网易游戏版块已连续6个季度保持百亿以上营收。财报显示,今年Q3,网易在游戏领域实现营业收入115.35亿元,同比增长11.5%,占总营收的78.8%。近8成占比,足见网易对游戏业务极为依赖,远超B站的50%、腾讯的29%。而正是营收支柱的游戏版块,却在年底陷入暴力裁员风波,重创网易品牌形象,让丁磊尴尬不已。


张朝阳迷之自信

2019年,张朝阳很忙,搜狐大大小小的活动,几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用张朝阳的话来说,对更加勤奋、几乎所有领域都亲临一线的自己比较满意。不过,如果分析搜狐2019年业绩,恐怕他并没有可以满意的本钱,甚至可以形容为“迷之自信”。

今年8月,搜狐Q2财报发布后,张朝阳预测搜狐可能会在Q4实现盈利,但后来改口称“希望搜狐2020年走向盈利”,根本原因在于他没有能力把“可能”变成现实,就像当初低估搜狐复兴的难度,三年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央的计划不得不延期。

同时,曾错过社交风口的搜狐推出狐友再战社交,张朝阳将其视为搜狐的奇兵,代表搜狐的未来。只可惜,狐友并未吸引大批95后,凉凉结局似乎早已注定。频繁打脸、改口,说明张朝阳不过是自我感觉良好而已。时至今日,搜狐给外界的印象始终是过气的互联网巨头,2020年翻身无望,即便实现盈利,股价、市值也未必涨到张朝阳预期水准。

结语

除此之外,刘强东低调沉潜、王兴意气风发、程维步步为营、张一鸣四处开战......各位互联网大佬都渴望在2019年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但由于种种原因,各有各的无奈和苦楚,真正潇洒自如、按照既定节奏走的少之又少,似乎只有马云、王兴过上了向往的生活。

展望2020年,互联网大佬们又将过得怎么样?谁风光谁落寞,目前暂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在内外部双重挑战和压力之下,每个人都如履薄冰,伴随着焦虑艰难前行注定成为新常态。换言之,只要身处互联网江湖一天,就没人可以随心所愿、快意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