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错错错

字数 2429阅读 480
图片|网络

01

太阴山脚下,紫竹林深处,鸟雀们受了惊,纷纷奔逃,叫声戚戚。

江红叶坐在院中,看着天上两只仓惶的麻雀撞个正着,双双直直跌落,却在触及竹叶的刹那又振翅远去。

他的眼眯成一条线,竖耳静听,风穿竹林,马蹄声声,多半是不速之客。

不多时,院门前落下几片竹叶,在风中打滚。一个带着斗笠的人把缰绳一勒,马蹄高高扬起后又重重落下,溅起枯叶乱舞。

那人下马,大踏步往院里走,在江红叶面前屈膝跪下,却沉默不语。

“何事?”江红叶淡淡开口。

“请前辈出山,整顿江湖秩序。”他抱拳道。

江红叶缓缓起身,捻着自己花白的长须,笑道:“江湖,与我这个老头子何关?”

院外的马不安分地长嘶一声,在原地转圈。

“寒剑仙被人害死了。”来人不疾不徐开口,却一把扯掉自己头上的斗笠,蓦地起身与江红叶对视,眸光定定。

江红叶眼神一凛,上下打量他一番,心中了然。“你是寒江吧,你想让我替她报仇?”

“你难道不该替她报仇吗?”那人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分,甚至有些愤愤不平。

“我与她有过约定,死生不相往来。这仇,我报不了。”

话音未落,眼前寒光一闪,江红叶惊道:“你居然向我拔剑?”

“对付你这般薄情寡义之徒,我有何不敢?”话未毕,寒江已挥剑刺过去,江红叶脚尖一点,身形瞬移,轻松避开。

寒江见状,又提剑飞身上前,却在半途被一颗石子打落在地。

“来了,你就别走了吧!保护好你,她也就安心了。”

“你!”寒江咬牙切齿,却无力反击,他技不如人,只有认栽。

02

小院中,江红叶每日细细地指点寒江一招一式,亲力亲为。他笑得和蔼,寒江却终日崩着一张脸,连话都不怎么说。

不过寒江的武功基础着实太差劲,惹得江红叶时常叹息:“她怎么净教你些三脚猫功夫,这让你如何在江湖中立足?”

每到这时,寒江就不再沉默,对江红叶冷嘲热讽:“拜你所赐,我们孤儿寡母,身似浮萍,风雨飘摇,又何谈立足?”

江红叶被噎得说不出话,一张老脸憋得通红,只好咳嗽两声来缓解尴尬。

但江红叶不得不承认,寒江是个武学奇才。只要稍加点拨,他就能融会贯通,这些日子他进步神速,跟刚来时不可同日而语。

一月以后,寒江已能在江红叶手底过上百招。这样的成绩,足够傲视当今武林的大部分英雄豪杰。

要知道,江红叶当年在江湖中,就是怪物一样的存在,从无败绩。他挑战过的人里,坚持得最久的也只与他过了两百招不到。

只可惜,自古英雄爱美人。江红叶遇到初入江湖的寒如以后,双双坠入爱河,迅速退隐,销声匿迹,成为当时武林中的一段佳话。

自此,江湖中虽没有江红叶这号人物,却处处有他的传说。各大门派都想拉他入伙,偏偏都寻不到他。

五年后,江湖中突然出现了一位寒剑仙。她虽是一介女流,却剑法无双。若只论剑,江湖中无人出其右。

后来,人们发现寒剑仙就是当年跟江红叶一起归隐的女子。她如今孤身一人出来闯荡江湖,绝口不提江红叶。这背后的曲折,众人无从得知。

03

一日,寒江练完功后,突然问道:“当年你为何抛弃我们母子?”

江红叶吓得把一口茶悉数喷出,沾湿了长须。待整理好仪容后,他才眯起小眼,坐在摇椅上,陷入无边的回忆。

他曾许诺寒如一生一世一双人,远离江湖纷争,过男耕女织的生活。

双宿双栖,本该是神仙眷侣。可是时间一久,寒如便渐渐耐不住寂寞。她习武多年,如今却洗手作羹汤,日日往返在山野间。日子平淡如水,寡然无味,没有丁点波澜,实在是安放不了她那颗躁动的心。

寒如提出重返江湖,过刀口舔血的日子,她喜欢这样的恣意妄为。

寒如从未深入江湖,不解其中味。江红叶却已经在其中摸爬滚打多年,自然知晓个中滋味。所以,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了寒如的要求。

后来,寒如不告而别。留下一封信:你连为我踏足江湖的勇气都没有?又怎么伴我一生?我与你,死生不相往来。

彼时的江红叶自是心高气傲,也不愿意挽回。他们俩,不了了之。

寒江听完,暴跳如雷,指着江红叶的鼻子怒吼:“你胡说!明明是你不要我与母亲了。都是你的错……”

说着说着,他猛地一剑插入江红叶心窝,面目狰狞:“你为什么不躲?”泪如雨下,声音哽咽。

血从嘴角溢出,染红斑白的胡须,江红叶双手握上剑身,往自己身体里一推,剑穿胸而过。

“不要再去报仇了。”身体倒下前,他低低地说。

看着江红叶往后倒去,寒江嘶吼道:“不!”

有些事,他不想承认。可真相赤裸裸地摆在面前,他无力承受。

04

寒江从记事起,就一直在奔波,居无定所。有多少个雨夜,他窝在母亲怀里瑟瑟发抖。他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父亲的容颜,又无数次把幻想中的人撕成碎片,因为那个人始终不出现。

每月十五,寒如总是把他安顿在乞丐堆里,自己去挑战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高手。每一次回来,她都伤痕累累。

寒江不解,却不忍埋怨寒如。虚弱的寒如把他揽在怀中:“我不想比他差,等我打败他曾打败过的所有人,我们就回去。”

与他并肩当真这么重要?重要到你可以放弃到手的幸福,孤身一人浴血江湖?那个人有什么好,值得你付出这么多?

可是寒江没有问出口。他知道,寒如每一次比武,她其实都没有足够把握。所以她才把自己放在乞丐堆里,这样就算她回不来,自己也不会被有心人发现,能安然地活下去。甚至江湖中无人知道寒剑仙还有一个孩子。

无论寒江怎么哀求,寒如都不肯教寒江功夫,她说江湖险恶,他们不能一辈子身在江湖。寒江只能跟小乞丐们一起,向街边卖艺的人学些不入流的功夫。

这些年,寒如打败一位又一位武林高手,寒剑仙声名鹊起。仇家也因此越来越多,虽然她从不伤人性命,可输给一个女人,那些江湖豪杰咽不下这口气。

不久前,寒如打败了武林盟主令冲,这也是最后一个败在江红叶手里的人。她以为自已夙愿已达,却在回程途中被那些纠集在一起的手下败将埋伏击杀。

等寒江寻到寒如时,大雨滂沱,她躺在泥泞中,没了呼吸,面色苍白,嘴角的血迹成痂。

那一刻,恨意席卷了他。

“啊!”他仰天长啸。惊雷滚滚,与他同哀。

他一直认为,寒如的苦难都是江红叶造成的,可他错了。

寒如只是不愿意爱一个人低到尘埃里,她想与意中人并肩而立,这是她的执念。

寒江手刃江红叶以后,却不知道以后该如何。他恨江红叶,胜过恨那些亲手杀害他母亲的人。

执念已深,大错已铸,以后又当如何?

错,错,错!

[无戒365  第6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