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和爱

为了防止上晚课打瞌睡喝的一大杯咖啡在凌晨两点二十二分起了作用,整个人精神得无比清醒,耳机里循环霉女士的《Reputation》。在我写下这些的时候,专辑里的歌已经放过了一个循环,脑子里留下了几个简易的单词,还有已经烂熟于心的旋律。

睡不着总是会莫名紧张,手机亮度调到了最低,还是觉得刺眼。尝试了好几次,在睁大双眼和微眯眼睛之间找到了抗衡光亮的平衡。无名指绕开耳机插口从底部托住手机,这是我觉得控制手机最省力的方式。

打出几个字然后闭上眼睛投入音乐中,霉女士的声音让我觉得很享受很安心,缓慢地深呼吸来缓解这种无来由的紧张感,无意中吸气太过用力,轻易地感受到了饥饿。

喜欢在黑暗中听歌,歌声像是从上至下传入我的耳中,然后,从四面八方袭卷我。有时候会想到很多东西,有时候也会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在两个极端徘徊的感觉并不好受。还好更多的时间会投入去听霉女士的歌词,从零碎的字母中了解她。目前,她是我唯一最想更进一步了解的人。

算不上顺利也算不上不顺,这个月已经过去了一半。气温开始往下走的时候,总是会比以往更渴望汲取温暖。眼红成双成对互相抱团,却总是贪恋一个人的自由和没有牵制。唯一的空虚也只体现在了增大的饭量,吞下很多的食物,饱腹感好像可以传到心脏。

广场上的迎新晚会筹备了很久终于开始摇晃聚光灯,女主持人看起来都很正点,光鲜靓丽。而我在寒风中啃着鸡排瑟瑟发抖,也不忘在心里给她们的抹胸礼服抱拳。气氛很浓烈,节目一如既往,光柱照的很远,我站在黑暗里,满眼看到的都是蔓延开来的彩色。

我很投入地站在彩色之外,看着他们投入地制造更多彩色,这样很和谐,也很有意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冷眼旁观变成了一个癖好。总觉得是心开始沉淀了,可是幻想远方和美好而跳动的红色否决了这个想法。然后发现,其实,我也是彩色的。

早就过了爱做梦的年纪,但还是很爱做梦。这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而且也再次证明我就是彩色的。比起公主,更加希望自己是一个骑士,挥舞剑锋和盾铁,制造一个empire。

目标到今天都没有变过,be real man 。努力地向它迈进,甩掉所有的牵制和包袱,站在光里,一直跑向影子被无穷拉长的地方。

已经很晚了,还是非常清醒。我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我只知道老李看到了这个肯定要问我为什么晚睡,发誓最后一次失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