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宁愿吃生活的苦,也不愿吃学习的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听一个朋友说,几年前她在电子元件工厂做外贸员,经常与工厂里的流水线工人打交道。

他们大多很年轻,有的刚满18岁,每天站在流水线前干着相同的工作,从早8点到晚8点。

被问到“为什么在本该上学的年龄出来打工”,除去一部分人是因为家境贫寒,出于无奈需要贴补家用,大多数人的回答是:上学太痛苦,不如打工赚钱来得容易。

在知乎的一个问题下,题主的两个朋友,一个因为不愿意背一本20页的手册放弃6000左右的销售工作,改去做月收入2000左右的服务员;另一个宁愿打游戏脏话游戏术语满天飞,也不愿意去图书馆丰富人生。

他疑惑,“为什么大多数人宁愿吃生活的苦,也不愿吃学习的苦?”

这问题的答案,有无奈,也该有反思。



图片发自简书App


                                                      ❤️

                                              生活的痛苦使人麻痹 

                                              学习的痛苦让人清醒 

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受到生活的苦是被动的。

无论是否努力,无论是否抵抗,虽然生活的苦也会变化,但必须应对的这种苦痛,久而久之会让人变“习惯”。

被麻痹后,知道这样的煎熬一定会来,那等着应付就好了。

而学习的苦,是在于人要逼着自己开辟新的痛苦领域。在生活的苦会如约而至的基础上,这看似是在给痛苦加码。

宁可习惯日复一日的痛苦,也不想被痛苦锤醒,是人想待在“舒适区”的惯性。

20世纪60年代,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Walter Mischel设计了一个实验,对象是幼儿园的十名儿童。

十名儿童每个人单独呆在一个小房间里,桌子上的托盘里放着曲奇饼、糖果、棉花糖。

研究人员说,他们可以有几项选择:

1、马上吃掉零食;

2、等研究人员回来时再吃,这样就可以再得到一颗棉花糖做为奖励;

3、孩子们可以按响桌子上的铃,研究人员听到铃声会马上返回。

结果,大多数的孩子坚持了不到三分钟就选择放弃;一些孩子甚至没有按铃就直接把糖吃掉,另一些盯着桌上的棉花糖半分钟后按了铃。

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孩子成功延迟自己对棉花糖的欲望,15分钟后,他们等到研究人员回来,得到了兑现的奖励。

急着吃糖,就像只愿沉浸在生活中不思进取——延迟满足能力低下的人,更愿意满足于即时收益。


图片发自简书App



                                                            ❤️

                                                        即便艰难 

                                              学习仍是改变的最好方式 

 

没有选择吃学习的苦,在很大程度上会让人吃到更多生活的苦。

有人在知乎提了一个问题:假设房间里有100个人,他们从18岁时带着100元钱的初始资金玩游戏,每一轮,每个人都拿出一元随机给另一个人,一直玩到65岁,最后100个人的财富分布会怎样的?

游戏运行17000次后,社会财富的分配比例是:top10%的富人掌握着大约30%的财富,top20%的富人掌握着大约50%的财富,60%的人财富缩水到100元以下。

这结果从侧面验证了“二八定律”:80%的财富掌握在20%的人手中。

那么,努力的人生会更好吗?

一位93岁的上海爷爷被人拍到和外国人对话,他发音标准,口齿清晰,面对镜头说,“stops learning is old, keeps learning stays young.” (停止学习让人衰老,不断学习才能永葆青春)

多少人,还没轮到变老的年纪,就已经因为未老先衰的心,断了提升自己的路。

学习的意义不止在于达成所谓生活品质的提升,它的价值,在于给人更多本想不到的可能。


学习的过程或许痛苦,但是选择做主动接受学习中的苦,生活中的苦即便还在,意义也会变得不同。

保持努力

保持学习

与君共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