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黄淮》

96
辫子哥哥
2019.02.28 20:43* 字数 805

每天小区马路对面总会有一个人抱着吉他,拉着音响,唱歌。

350天,除非下雨,从不间断。

今天,最好听的是《写给黄淮》。

你是我患得患失的梦,我是你可有可无的人。他爱的人在黄淮大学。而我,最让人怀恋的是高中。

不知世故,有着留守女孩的性格,胆子小,很容易害羞,像个受气小媳妇。

最好的衣服就是学校发的校服。最好的面霜就是郁美净。

在我们村很少考上高中的孩子。这样在乡亲们眼中我是个好孩子。可是世界是人外有人呐。

为什么怀恋高中呢?

大概是怀恋我的生物老师,一个知识渊博,性格可爱的家庭妇男。每次同学问他问题,都是非常耐心的解答。我们也是调皮,总爱调戏他,这时候老师就会超害羞,找借口离开教室。哈哈,我们和他就是同源染色体呀,一出生就注定会相遇。

大概是清晨三个小伙伴拿着扫把值日,把落到地上的香樟树叶,堆在一起,或是清扫时偷偷懒,慢慢扫,因为我们实在想在教室外多呆呆。

还有我们那“地中海的物理老师”,也是我们的班主任,口头禅是明白了吗?真是三句不离它。他其实是很让我们嫌弃的,因为他讲课的时候唾沫横飞,让人受不了。哈哈哈。

记得高二有段时间,我们班风行织围巾,因为学校是半封闭式的,好几个女同学就买了毛线和织围巾用的针,是铅笔大小的竹子杆。同学喜欢把装有毛线球和杆子的袋子挂课桌边上。有一次,有个同学在数学自习课上看知音漫客,被一般胖的数学老师抓到了。数学老师顺手就拿起织围巾的杆子,把那本知音漫客书戳一个洞,一边要求那个偷看漫画书的同学抄数学公式,一边把杆子拿在手里,顺时针旋转,漫画书也在我们面前晃着。他那“贱兮兮”的笑脸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还有一次,他还把一个在课堂玩手机同学的手机,从五楼直接扔下去了,粉身碎骨。就一个“贱贱”的中年大叔形象。

还有那胎死腹中的爱情。还记得是12班的一个男生,大概是一米八,人长得帅,科班生,补习物理的时候就坐我后面,开朗大方。

真是懵懂无知的年纪,也是最好的年纪呐。

当年诸多烦恼,却也是一生只此一次。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