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呼救声

我的家乡是个比较发达的小墟镇,主要生产制衣业,大街小巷开满制衣厂,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两三部电衣车,街道居民大多数以车衣业为生。

“救命啊!救命啊!”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夜,一阵阵撕肝裂肺的呼救声从一幢三层楼房传出来。呼救声传得很远。悲凉、凄切。楼上是一间制衣厂。

楼房对面一对中年夫妻最先醒了过来。“啪!”女主人拉亮电灯,揉揉惺松的双眼,推了一下身边的丈夫。

“干嘛呀?三更半夜不让人睡。”男主人厚重的眼皮睁开了,却埋怨责备老婆。

“快听,外面有呼救声。”女主人示意男主人。男主人一骨碌爬起来,睁大眼睛凝神倾听。

“救命啊一救命啊一”带着哭腔的呼救声清晰可闻。

“要不要出去看看?”女人征求男人意见。

“你傻呀!”男人白了女人一眼,凶声凶气训斥。“那是张寡妇的声音,半夜三更叫救命,肯定是好事,张寡妇被男人惦记上了。”男人嘿嘿笑,露出暖味的眼神。男主人明哲保身的想,这样的龌龊事还是少管为妙,免得惹祸上身。

隔壁的一对年轻夫妻也醒了。“有呼救声。”女人心细,听觉灵敏,而且因为是同性者的声音所以格外小心倾听。男人也听出来了,是张寡妇的声音。

独居女人就是容易惹祸,不知道被那个不怀好意的好色男人图谋上了。年轻夫妻也是这样漠然猜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睡吧。”男人对女人说。他们又钻进被窝呼呼睡去。

张寡妇年轻守寡,身材娉婷,客貌娇美,满身的芳香招蜂惹蝶。她出事必定与男女之间的风流韵事有关,听到呼救声的人都这样认为。

第二天一大早,街头巷尾的人都在纷纷议论这样一个重要新闻:张寡妇的制衣厂昨天晚上电车短路失火,房子被烧,价值十多万的成衣布匹电车被烧焦,化为灰烬。张寡妇在呼救无门的情况下无可奈何从三楼跳下来,腿断骨折,血肉模糊,被早起的路人送往医院,生死未卜。张寡妇6岁的儿子因住外婆家而免遭灾难。

一个缺乏温暖的家庭更加风雨飘摇雪上加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