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 | 疑是故人来

民国  1935年

今日望城的金华大酒店十分热闹,因为今日是谭委员的公子谭炳同的大婚,全望城有身份的人都来了,但是这新娘子却迟迟还不露面

“沈师长来啦”

说话间就见金华大酒店门口一辆汽车,一位脚踏军靴身披蓝色披风的男子下了车,帽檐下是遮不住的锋芒和炯炯有神的双眼,身姿挺拔,不了解的人完全看不出这已经是一个40多岁久经战场的人

“师座怎么来望城了?早知道师座要来我就派人去迎了”谭委员说道

“路过望城便想回来看看,这不,来的早不如来的巧,一进城便听闻公子今日成亲”

“哈哈哈,来,师座上坐”

“新娘子呢,婚礼还不开始吗”

“新娘子来啦~”门口的司礼官喊道

酒店内顿时安静下来,只有留声机缓缓的放着婚礼进行曲,师座也向门口看去,这一眼便是万年

门口的新娘身姿婀娜,身穿洁白的婚纱,手捧着花束,姣姣面容在头纱下若隐若现,一双细足穿着一双精致的白色高跟鞋,一步一步朝站在前方的新郎走去,这一步一步也走进了师座心里

曾几何时,也曾有这么一个女子,身穿烈焰的红裙手握高脚杯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民国1913年

身穿红裙的女子走到沈庚辛旁,红唇轻启,声音软耳

“少将大人,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能陪美丽的小姐跳舞是我的荣幸”

舞池中,沈庚辛轻轻搂着女子的腰,两人舞步蹁跹,旋转,分离,拉近,下腰,音乐节拍加快舞步也越来越快,沈庚辛鼻息里尽是女子身上的香水味,耳边是皮鞋与地面踢踏的声音

一曲终了,一舞未尽

“你叫什么名字?”

“元小满”

沈庚辛由于军务繁忙便没怎么去百乐门,再次见到元小满是沈庚辛追捕一个人追到一条小巷里,就见元小满撑着一把油纸伞,穿着素色的旗袍,发髻随意,温柔的踏在青石板的小路上

后来沈庚辛每天都要去百乐门听元小满唱歌,她的歌声,悠扬又婉转,嘴唇似缠似咬,表情似嗔似笑,不管哪一种都让沈庚辛沦陷

觊觎元小满的富家公子自然不少,但明眼人都知道少将大人看中了她,也不敢造次

最开始沈庚辛只是将元小满当成一位红颜,宠她,捧她,直到有一晚两人在一家西餐厅吃饭,有人要暗杀沈庚辛,元小满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推了他一把,自己的却右肩中了一枪,那一晚,元小满的奋不顾身让沈庚辛叹奇

从那后,元小满住到了沈公馆,沈庚辛可以有很多红颜,可是带回沈公馆的人却唯她一个

沈庚辛每天似乎都可以在元小满身上发现不同的惊喜,她可以如旧时女子一般知书懂礼操持家务,也可以如新时代的女性一般冷静卓越自由梦幻

从此,元小满成为沈庚辛心尖尖上的人

元小满会和他说纸短情长也会和他讨论国仇家恨,她说她做他的虞姬,他只管去征战天下

在他们大婚那一日她本是她最美的新娘,可她却不见了,

“少将,不好了,我们被包围了”副将报告道

“谁的队伍?”

“是革命军”

“革命军出现在望城我怎么不知道?”

“是……是元小姐,她是......”

“不可能,小满呢?”沈庚辛难以置信的到处找元小满,可是怎么也找不到

此后十几年沈庚辛遇到很多女子,却无一人像她

小满

1926年,北伐开始,这时少将大人已经是师长了,沈庚辛这些年几乎都在找元小满,可是却一点也没有她的消息,他问了那日围攻他的曹队,他只是告诉他,任务完成后,他也不知道元小满去哪里了

结婚进行曲骤停,沈庚辛的思绪被拉了回来,新娘已近走到新郎身旁,说着美丽的誓言,沈庚辛却恍惚间落下泪来

仪式结束,谭炳同领着新娘给沈庚辛敬酒

“你叫什么名字?”沈庚辛问

“沈元卿”

“你我有缘,我也姓沈,今日你结婚怎么不见你父母?”

“母亲在我小的时候去世了,父亲和我们在乱世中走失了,我还没寻到父亲”

“你脖子上的项链挺别致呀”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

“我见你十分亲切,不如你做我女儿可好?”沈庚辛握着沈元卿的手说

“师座当元卿的父亲是她的福气呀,元卿还不快叫干爹?”谭委员在旁边说道

“父亲!”沈元卿哭着冲进了沈庚辛的怀里

“不哭了啊,以后要是谭家的小子对你不好,我就打断他的腿,凡事有父亲在,不用怕啊”

沈庚辛与元小满第一次见面那晚,他问她,为何叫小满,她说,人生兜兜转转难能圆满,小满便好,惜时亦惜物。

他和她的故事终难圆满,如今寻得女儿,足矣。

- End -

文字 | 纳兰木羲

插图 | 人物@陈伟霆@蔡卓音@许凯@袁泉@倪妮

本故事纯属虚构



小满小百科:

小满,夏季的第二个节气,

民谚有“小满,江河易满”的说法,反映出降雨多、雨量大的气候特征。

一候苦菜秀,二候靡草死,三候麦秋至。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