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时刻,找不到写的角落

2018年9月,焱公子开始转型写职场。
我俩投身滚滚公号潮,几经浮沉,幸未凋落。
只是,从序幕的爆文开始,便走上了不归路。

一篇一篇,每周殚精竭虑,KPI高悬。
粉丝从两千,到过万,三万,五万,十万……

一年后,2019年9月,数字在15万。
365天,没有一天不在写,
没有一天不在选题焦虑中。

他以写故事起家。
我从小写小说写诗。

现如今,
生生逼成了两个专写观点文的职业玩家。

有一段时间,他想写几个故事,
那种渴盼,似久未闻肉味的人,饿到眼冒绿光。

我在核查了近期数据之后,果断拒绝。
一个故事,会导致阅读量下滑,
几个故事,阅读量就要惨不忍睹,
金主在看着,广告在等着。
我们号小,赔不起这时间,玩不起这份任性。

他沉默了良久,点点头。
眼神黯淡。

那一刻,有浓厚的哀,从心头升起。
我忆起某个午后,
提了笔,想写个故事,发到我自己的号。
那个已经荒芫了一年,疯长野草的个人号上。

写完后,我想了又想,
放弃了。
这个个人号,从公司的商业版图上,
已经规划进【焱公子】文化品牌矩阵中,
之后,它是职场号、情感号还是别的什么人设,
已不是我作主。

罢了。
写好了,自己留着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