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杀手

杀手傅空没想到,人类都要灭亡了,居然还有人雇他去杀人,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又有活儿干了。傅空放下剃须刀,拿起枪,房门在他身后砰的一声关上。

地球的灾难是来自一颗早已监测到的小行星,直径约为500公里,撞击地球的概率是100%,像6500万年前那次使恐龙灭绝的撞击一样,只是这次更严重。科学家说,地球上将不会有生命幸存。

信息是先从网上流传开来的,很快传遍了全世界,很多人以为只是谣言,但各国政府并没有出来辟谣,反而有政府发言证实信息,并安抚百姓。

联合国政府也出来发言说,“愿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放下仇恨,放下歧视,用我们人性中最美的一面,结束我们人类的历史……”

恐慌不可遏制的从人心里爆发出来,像阴云一样笼罩在各个城市上空。有的人开始纵情声色,麻醉自己;有的人则狂暴行凶,失去理智;也有的人是寻求心理慰藉,求佛拜神;更多的人是选择放弃恩怨,和最亲最喜欢的人守在一起。各种人生感悟也随之刷爆朋友圈:《在人类的灭绝面前,什么都是那么微不足道》,《再过一个星期就要末日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明天末日,你最想和谁一起过》。

街上有官兵站岗,警察巡逻,为的是防止人情绪失常,发生暴乱。商店超市已经没有了售货员,里面的商品随便拿,但不能多拿,否则会被自愿者制止。街上有三三两两的人,牵着手,悠闲的走着,和最亲近的人享受着最后的时光。傅空一时间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太阳如往常一样悬在空中。傅空抬起脸来,也感受了一下从来没有用心感受过的阳光,暖暖的。楼下的一对老夫妇,手牵着手走过来,大妈朝他伸出手说,“小伙子,你还一个人呀?”傅空将手缩进袖筒里,他不愿意和别人拉手,他的手里只愿意握枪,不,还有握斧子,在他十三岁的时候,他就用他家的斧子,砍死了睡在床上的他妈妈的情夫和他妈妈。

傅空从来不会在意顾主为什么要杀人,也不好奇,但他这次好奇了,明天已经就末日了,所有的人都得死,为什么还要顾他杀人?有多么大的仇恨,连一天都等不了!

但是傅空没有问,这是他的职业素养。

目标黄荣发的别墅。大门敞开着,里面空无一人。保安都辞职回家了。是呀,现在谁还会为了工资而为别人工作,就连他傅空杀人,也不是为了雇佣金,而是想让自己有事情可做,不那么无所适从。

傅空长驱直入,两条大狼狗狂吠着向他扑来,傅空举起枪,枪是装了消音器的,噗噗两声,两条狼狗哀鸣着逃跑了。傅空没有打死它们,他只是想让它们知道他的厉害。

房门虚掩着,里面没有声音。傅空轻轻推开门,怔了一下,只见空荡荡的客厅里,有一个人蜷缩在沙发,被绑住了手脚。那是一个女人,身材颀长,长发盘在脑后,露出修长的脖颈。女人听见动静,转过脸来,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说,“你是谁?”

傅空认了出来,这就是他的目标,黄荣发的妻子于心心。傅空为于心心解开绑绳,“谁把你绑住的?”他不愿意杀一个被绑住的人。“关你什么事?”傅空忍不住好笑,还挺横。“你是谁?”“我是杀手。”说着,傅空抬起了手里的枪,黑洞洞的枪口抵住了于心心白皙的额头。

于心心顿时脸色煞白,身体发抖,露出惊恐之色。傅空嘴角歪了歪,“我以为你不会害怕呢。”于心心的泪珠滚了出来,先哭了,抽泣着说,“我做错了什么?我一心一意为了这个家,却被他背叛、抛弃,连最后的日子都不肯陪我,要让我一个人死在家里。”

傅空心里一颤,慢慢收回了枪,将枪管对着自己的眼睛,枪管里黑洞洞的,“我今天一定要杀一个人。““那你就去杀死那个狐狸精吧!”

于心心将傅空领到了一个高档住宅小区,黄荣发的情妇楚丽丽就住在这里,是黄荣发给买的房子。

房门锁着,傅空开了一枪,打坏了门锁,推开门,两人呆住了,只见一个微胖的男人被五花大绑着,扔在地上,嘴里还堵了一块毛巾。此人便是黄荣发 。于心心赶忙给黄荣解开绑绳,拔掉嘴里的毛巾,说,“你怎么啦?谁把你绑住的?”黄荣发气急败坏地说,“贱人,贱人,那个贱人,原来他一直在欺骗我,她有了别的男人,是那个男人把我绑住的!”“哼,活该,幸亏我来了,不然你就一个人死在这儿吧!还绑住我……”于心心的眼圈红了。黄荣发流出了眼泪说,“对不起老婆,我错了!”

于心心和黄荣发走了,傅空等在了楚丽丽的家里。傍晚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踉跄的脚步声,还有歌声。门锁转动,房门打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靠着门把门抵上。“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对,他说的没错,就要山无棱,天地合了,所以他不理我了,我不能怪他。”女人满身的酒气,看来是喝醉了。这个女人就是楚丽丽,傅空已经看了照片,知道了她的模样。楚丽玲身材窈窕,长发披肩,长得很好看。

楚丽丽见自己家里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说,“你是谁?”傅空说,“我是杀手。”说着抬起了手枪。楚丽丽哈哈笑了,歪歪斜斜地走到傅空面前,抓住傅空的手,将枪抵在自己的胸口,然后张开双臂,扬起脸,闭着眼睛说,“开枪吧,开枪打死我!”

傅空心里又一颤,又收回了枪,“你为什么想死?”楚丽丽的嗓音哽咽了,“他还是更爱他老婆。”“咱们不如去喝一杯。”楚丽丽抓住傅空的手,拉着往外走。

这是一个没有人的酒吧。楚丽丽说,“随便喝,刚才我就是在这里喝酒,想喝什么喝什么,没有人管。世界末日也挺好嘛!”“你一直在这里喝酒?”“是呀。”傅空不再问,他想到黄荣发被人绑住,楚丽丽可能并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杀我?是于心心让你杀我的吗?”“是,也不是,我本来是去要杀她的。”“你杀她,是有人雇你吗?”“是。”“多少钱?免费。”“限时免费!”“是的。”“哈哈哈……”楚丽丽笑得弯了腰,一拳一拳砸在吧台上,“雇你杀于心心的人就是我呀!”

“哦。”傅空也哈哈大笑,喝了一大杯酒。他想是了,两个女人争一个男人,只有把对方杀了,她才能拥有那个男人。

天黑了。楚丽丽说,“我想回家。”她已经喝的走不稳路了。傅空搀着楚丽丽,将她回送到了家门口。“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傅空松开了抓住楚丽丽的手,他这才发现,他一直抓紧紧地抓着楚丽丽的手,抓着楚丽丽手的感觉,很美好,这一松开,心有一种撕扯般的疼。“我能进你家去坐坐吗?反正你也一个人。”楚丽丽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好吧,请进。”

傅空和楚丽丽打开房门,都呆住了,黄荣发和于心心正坐在里面。黄荣发迎上来,一下子将楚丽丽紧紧抱住,“丽丽,你没死,太好了!我误会你了,那个男人不是你的男人,他是个小偷,刚才我看了朋友圈视频,有人把他抓住了,拍了视频,说他都要世界末日了,还出来偷东西。我们仨一起过吧,我爱她,我也爱你,咱们仨就一起过世界末日吧。好不好?”

傅空看了一眼于心心,于心心垂下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她的脖子还是那么修长好看。楚丽丽表情木然,显然也是默认了。傅空想,这里应该没有我什么事了。

已经是晚上9点,傅空来到广场上,户外电视里又转播了对小行星的监测直播,画面里小行星在太空中无声的运行着,新闻解说员声音微颤抖地说,小行星约还有70万公里,就会到达地球。到达地球的时间是明天早上5点。

有许多人在户外电视前驻足,他们或一双,或三口,都手牵着手,举目注视着电视。傅空忽然也想抓住一个人的手,但在他身边,都是陌生人。他走到一个有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警察面前,伸出双手说,“警察同志,我是杀手。”

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好好珍惜余下的时光,还有8个小时。”“你把我抓起来吧。”“抓你干什么?监狱里的死刑犯都被释放回家,和家人团聚了。”

傅空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发现又来到了楚丽丽住的小区。傅空来到楚丽丽的门前,房门关着,房间里传出歌声,是楚丽丽和于心心不协调的合唱:

“因为在 一千年以后

世界早已没有我

无法深情挽着你的手

浅吻着你额头”

还有一个哭泣的声音,是黄荣发。

傅空仿佛看到了三个人的身影,看到了楚丽丽和于心心合为了一体,变成了一个人,相貌是那么的熟悉。傅空的嘴唇颤抖,轻轻地喊了一声,“妈。”

夜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安静。傅空在墙根下坐了下来,小区里几条狗不安的躁动着。傅空想,都说动物能预知灾难,看来这话是没错的。傅空感到自己的手痒痒的,他想到了抓住楚丽丽手的感觉。楚丽丽的手暖暖的,很柔软,这种感觉似乎并不陌生,他想了起来,他也拉过别人的手,那人是他妈妈。那时候他妈妈拉着小小的蹒跚走路的他,走在街道上,夕阳从迎面照进村子里,像流泻的桔子汁。

几声狗吠将傅空惊醒。黎明来临了,东方出现了鱼肚白,今天的清晨,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天空划过一道火光,轰隆一声巨响,大地一阵震动,很多楼房轰然倒塌,巨大的烟柱冲天而起,慢慢散开。又一道火光,大地又一阵震动,烟尘越浓,慢慢蔽住了天空,黎明又黑暗下来。很多人惊叫着跑出家门,来到街上。楚丽丽于心心和黄荣发也手抓着手,跑出小区。傅空没有动,他想这又不是地震,还可以躲避,他盼望着一颗小行星直接砸在他的脑袋上。

地震一阵接着一阵,但却越来越弱,越来越远,10分钟后,就再没有了动静。过了一段时间,天空的尘埃渐渐稀薄,透下日光。怎么回事?说好的地球毁灭呢?说好的2500亿颗原子弹的爆炸威力呢?傅空赶忙掏出手机,满屏的都是联合国大厦前欢庆的场面。联合国主席奥巴牛激动得泣不成声,“感谢,感谢,感谢上帝,我们人类成功的躲过了这次灾难!”

原来那颗小行星在距地球20000公里的时候,被一颗没有监测到的小行星撞了一下,两颗小行星解体成无数块碎石,大部分改变轨道,与地球擦肩而过,小部分撞入地球。

楚丽丽于心心和黄荣发喜极而泣,拥抱在一起。

傅空也咧了咧嘴,嘀咕道,“这样也可以?”他又看了一眼楚丽丽于心心和黄荣发,他们三个还抱在一起。傅空忽然想警告一下黄荣发,以后对楚丽丽好一些。

一个西装墨镜的男子与他擦肩而过,他心里一寒,他感到男子身上有一股杀气。那人抬起了手臂,袖筒里伸出一卷报纸。这动作太熟悉了,那是个杀手。报纸里的枪口正对着楚丽丽的后背。傅空大叫一声,“小心。”一个海豚式飞跃,扑在那人身上。砰的一声响,子弹打在了楚丽丽的脚边,溅起数片砖块。

杀手反应很敏捷,被傅空扑倒,立即挥拳反击,打在傅空的面颊上。傅空一阵眩晕,但仍死死抓住杀手的枪。而杀手并没有和他争夺枪,因为枪已经顶住了傅空的胸口。傅空反应过来,但已经晚了,砰一声,子弹打进了他的胸膛,他的肺腑一阵火辣辣的痛。砰一声,又砰一声,杀手连连扣动扳机,枪里的子弹全都打进了傅空的胸口。傅空抓住杀手枪的手,终于松了。杀手把他推开。

楚丽丽和于心心发出惊恐的尖叫。脚步声响,有三名警察向这边奔了过来。傅空认了出来,其中一名警察,就是昨天晚上不愿意接受他自首的那名娃娃脸的年轻警官。年轻警官的脸上,红红的,和很多人一样,抑制不住的兴奋,那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傅空嗓子发甜,鲜血一口一口地涌出来,他救了人,还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救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但是这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心里轻松了,心里轻松,身体便感到了无比的沉重、困乏,他想沉沉的睡去,再也不醒来。他在闭上眼晴之前,他又看到了那浓浓的,像橘子汁一样的夕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