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朋友

好看的皮囊身边本就不多,有趣的灵魂更是难以捕捉。皮囊和灵魂皆过得去之人,更是可遇不可求,虽然不能当饭,但是可以下酒。我们都在风雨中行走,孤独也没有归途。没有故事可讲,那就带着最爱的烈酒,彼此愿意和着清风,就着溪雨,围坐一炉,举杯邀月,哪怕酣醉,自然会有来日方长 ,此所谓君子之交,是以君子坦荡,然小人长戚,以阴暗之心揣测,奈何君子之腹压根没有心思度小人之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