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8做一个头发

一缕

学校东门,有一家发廊,叫做“悦己”,名字不错,搞定头发,愉悦自己。

这天旁晚,吃完饭,摸了摸头发,料想也挺长了的,该剪一剪了。

于是信步沿着奶茶店旁边的楼梯走上去,抬头一看,好家伙:只见两名身着时尚的小伙,嘴里叼着根香烟,翘着二郎腿,看见有人来,赶紧放下烟,挂上笑容说道,“剪发吗,同学?”

我在想,我是不是找错地方了,看着看门或者揽客的架势,我怎么感觉我像是电影里偷偷摸摸上来隐秘的地下点赌两手的江湖人士呢。

一进门,右手边两个小妹躺在沙发上,很累的模样,估计是洗头洗累了,没见她们的双手通红通红的吗,而且无力地倒在一旁;左边有两位客人在做头发,头上戴着塑料帽,活像医院动手术的医生;周围还有三四位青年人,走来走去,应该是理发师了。

正当我四处张望时,一位白发青年向我走来,用不标准的普通话问我,“同学,找老三?还是老四,还是说你新来的,以前没有在做过头发。”“新来的,就你帮我剪吧,单剪就好,剪薄……”

我交代了几句,便舒服地坐在椅子上让理发师开始工作。

“小哥,你的头发有烫过吗?”心想,搞起推销来了,这面条发型不适合我,我是丑拒的。

“没有啊,我觉得我的发型不错的,记得把刘海留下哦。”

“有很多同学的头发容易贴在头皮上,没有蓬松感,发质有点软,所以风吹起来头发容易凌乱,而且头发下压,让人看起来不精神。”我内心一惊,给他说对了,我的头发确实略软,而且经常贴在额头,为此我也想过一些例如:打发蜡、喷发胶、抹发泥等方法,均不是很让我满意,久而久之,我就不管它了,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能随便烫呢,而且这样子对头发好不好的啊。胡乱想了一通,没有搭理理发师。

“你看,那位坐在镜子旁边的同学,就是烫了头发,精神爽朗了很多,待会剪完,我用电吹风帮你吹个大概出来,你来看看效果,还有一点,你的肤色有点暗,所以如果头发压下来,会给人压抑沉闷的感觉。”好吧,听着他颇为专业的分析,我内心的个人发展账户稍微稍微有点蠢蠢欲动了,如果一个好点的发型,能够愉悦自己,又能愉悦别人,提升自身气质,让自己变得更阳光年轻,何乐而不为呢?自己的发型保持了这么久,是不是也该换换了?

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蓬松,虽然潮了一点,但确实也让我看上去更阳光些,我咬了咬牙接受了理发师的建议,来烫一个头发吧。

无规矩不成方圆,这里不是菜园,你也不是农夫,不要再这里抽烟,去那边楼梯口。”为我烫头发的理发师训斥不远处的学徒。我在内心为他点个赞,这句话我得乐了,虽然可能理发师的教育水平不是很高,但道理还是领悟得很深刻的,不过,这门面也会乌烟瘴气的哦。

烫发有一个开始环节是用夹子夹头发,那位年轻的学徒讲究速度,但是手法不熟练,愣是把我弄得贼疼,我只能出声喊道,“哥们,轻点。”身旁的理发师见我抱怨,马上批评道,“凡事想快必须得先慢,只有慢工出细活后,才能熟练,才能慢慢提速,耐心点。”

这一番工作下来,我的头发终于烫好,看着镜中的自己,“我的头怎么长高了这么多,有点不习惯,可确实清爽了些,看来要过两天才能适应这模样。”

付了钱,出了门口,心想:新的开始,从发型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