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杂说》之一一论原始兄弟

《寒夜杂说》之一一论原始兄弟

今晚,我最原始的七兄弟偶聚一室,把酒叙旧,这是几兄弟自高中毕业后,二十几年来的第一次。

奇怪的是,我没有一点兴奋、激动、怀念的感觉,相反,我觉得万分的遗憾、无奈、落寞。

因为,整个叙旧,明显地表现出了几个人观念上的差异,这是无法修复和弥补的裂缝。

观念上的差异,原因很多,如所受教育,环境,经历,等等。

有一句话叫“贵易友富易妻”,说起来没有人情味,却很现实。

真正做到“苟富贵,没相忘”,非常难!

我看着这班原始兄弟,脑袋飞速地转,听着他们说的每一句话,看着他们流露出的每一个动作,再对他们的观念作出判断,心里象明镜似的那样清晰:观念的分岐已不可避免。

有人追求权力,有人追求金钱,有人追求学识,有人追求平淡。

虽然,原始感情还在,但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平等交流。很多时候,都带有功利性和优越性。

世界是由强者主宰的。

当我们曾经的弱者变成现在的强者时,你不要意外,你一定要承认:你落伍了!然后,靠边站。

这就是现实!

丘吉尔有一句名言:世界上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

所以,要坦然地面对原始的朋友,存在,即是合理。

(写于2017年7月8日晚11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