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钟于我何笳焉(27)

吴双问道:“班长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晚啊?是家里有什么事吗?”

万钟温和回答:“只是睡晚了,谢谢关心。”

吴双甜甜笑了一下,她本就是清秀女生,这一笑更添亲近,说道:“这里有道题我不会,你能帮我讲讲吗?”

万钟正愁找不到理由避过何笳、陈飞的审问,因此对于吴双的解题请求百般乐意,拿起草稿纸便给她示范验算,想在另两个八卦队友前半透明。

这次万钟讲解的格外格外仔细,生怕有哪里遗漏了或是没有解清吴双的所有困惑,因此没讲一点便问一遍:“明白了吗?不明白我再重复一遍。”吴双也适时提出自己的见解,两人讨论的不亦乐乎。

何笳在前排一直观察着,她本想等万钟讲完题后继续抓着他审问。照前几晚他辅导自己的情况来看,一道题不会花太多时间,谁知道万钟竟然抓着吴双讲个不停,还三番五次的询问她有没有听懂。他可从来没这样问过自己,总是讲完就算。当吴双表示都懂了之后,何笳想这也该结束了吧,谁知道万钟又开始演算其他解法,这辅导的也太尽心了吧,啥时是个头啊!

何笳心里很不是滋味,单从辅导这一点来说,万钟对待她和吴双,还真是明显的厚此薄彼。

当上课铃声打响后,万钟才依依不舍的结束与吴双的讨论,还约好待会下课再继续讨论没讲完的。万钟转过身子时,正好看见何笳的眼神带着探究,冷冷的望着他。

万钟突然心虚,不敢与何笳对视,撤回目光装作翻书的样子。万钟的这副模样落在何笳眼里就是心虚被抓个正着,因此何笳满腹疑窦丛生:“难道万钟真的喜欢哪个吴双?”

想到这个可能,何笳心情瞬间变得不好,心里百转千回绕了N个念头,猜想万钟该不会是钟情吴双才会和冯青断了来往吧?仔细回想一下,好像从自己转学过来开始,万钟就待吴双格外的与众不同,老假借辅导的名义暗度陈仓,该不会真的是郎有情妾有意?

万钟见何笳仍旧兀自发愣,而任课老师已经走进教室,于是急忙提醒何笳:“上课了,快转过去。”何笳回神后,见万钟在赶自己,更加恼怒,狠狠盯着万钟,然后愤然转头。万钟搞不懂自己哪里惹到她了,见老师开始上课,便也收回心思专心听讲。

下午,武卓年过来找何笳,其他同学见到了便打起趣来:“昨天才和我们班花去看了电影,今天又紧追过来,要不要这么甜蜜啊!”还有同学故意吹起了哨子,为他助威,一时间走廊上好不热闹。

武卓年尴尬的笑笑,心道真是白担了个虚名,昨天打的如意算盘可是响都没响。可他这笑容落在黄捷云眼里就成了赤裸的炫耀,他昨晚走的早,因此今天才听说何笳和武卓年去看过电影了,这会儿见武卓年耀武扬威的过来,便直接出了教室眼不见为净。

何笳与武卓年站于走廊的一角,武卓年问道:“昨天是出了什么急事吗?怎么那么慌张就走了?”何笳低声道歉:“对不起,确实临时有些状况,真不好意思。”武卓年续问道:“方便跟我说说吗?我能帮上忙也说不定。”何笳只笑一笑,没有说话。

武卓年脸上浮起失望之色,然后又敛去,说:“昨天的电影你都没好好看,下周还有一部大片要上映,听说评价也非常不错,不如我们一起去看,那我就不跟你计较这一次了。”说完便期待的看着何笳。

何笳却觉得眼前的情形不能再拖下去,自己伤心时利用喜欢自己的他人解闷怎么也说不过去,便开口道:“对不起,我上次太欠考虑,我不能再和你一起看电影了。”

武卓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你心里是有人了吗?”何笳被问了一个措手不及,支支吾吾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武卓年闻言神色黯然:“那就是有了,真是羡慕他的好福气。”

何笳只能苍白的安慰他:“你还不太了解我,我这人缺点很多的,没你想得那么好。”

武卓年说道:“也许吧,不过我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发现了,”接着豁然一笑,“说清楚也好,我就不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了。”

何笳也尽力逗武卓年开心:“将你还给全校的女生。”武卓年顺着何笳的铺垫笑了一笑。

何笳回到教室后,想着武卓年断定她心里有人不觉好笑,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武卓年却言之凿凿的。想到自己辜负了挺好的一个人,心里也有些不舒畅。

这晚放学后,万种又开始了给何笳的补习。万钟耐心的讲解,何笳全程都没什么反应。当万钟讲完第一题,进入第二题时,何笳突然开口:“你怎么不问我听懂了没?”

万钟好脾气的开口:“那你听懂没?”

何笳快速答道:“没有。”

万钟问道:“哪里没听懂?”

何笳却说:“都没听懂。”

万钟便由头到尾再讲了一遍,然后问道:“这次听懂了吗?”

何笳仍旧回答:“没有。”

不可能啊,万钟暗自腹诽,自己挑选的都是基础题目,而且一步一步讲解的很是细致,她没道理听不懂。再看看何笳脸上表情,明显带了一丝别扭,成心在和自己作对。万钟放下课本,盯着何笳:“又在耍什么脾气?”

何笳果然攒了一肚子话:“你会很温柔的问吴双有没有听懂,怎么都不问我?”“我那只是顺口一问,没别的意思。”万钟解释道。

“那你怎么不顺口问我,”何笳不依不饶,“还有,你都会教她好几种解法,怎么到我这里讲完一种就不往下讲了?”

万钟失语,他没想到何笳观察得这么细致,可是总不能告诉她自己是为了拖延时间,怕她缠着问昨晚上自己回家后的事才故意跟吴双讲那么久的话。如果她一旦说了实话,何笳更是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何笳见万钟久不答话,以为自己说中了他的心思,续又问道:“你是不是喜欢吴双?”

万钟立马变得敏感:“越说越离谱,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什么。”

见万钟没有承认,何笳心上一松,又在缩小包围圈:“你别不承认,你说你为什么给他讲题那么仔细,给我讲题这么敷衍?”

万钟耐着性子解释:“人家专心问题,我当然解释详尽;你每次都神游,我何必讲那么仔细。”

“真的只是这样,”何笳怀疑,“你老实承认了吧,我会帮你保密的,现在高中生谈恋爱非常正常,没什么出奇。”

万钟听到何笳的言论有些恼火,她总是摸黑自己和吴双的关系,而他和武卓年之流是否如她摸黑的,已成既定事实?想到这里万钟心肠一冷,意有所指的说道:“别用你那套标准衡量我,我可不像你,善于同时和几个男生打得火热,让他们为你争风吃醋,我没你那能耐。”

何笳睁大了眼睛,似不敢相信这么恶毒的言辞出自万钟嘴里,她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眼眶迅速变得湿热,眼泪簌簌落下。

万钟见到何笳的反应,也觉得刚才那番话实在过分,正想向她道歉,何笳却拿起桌上的书本猛地砸向万钟,然后转身冲出教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会儿已近十点,万钟见何笳的书包落在座位上,知道她的手机、钥匙、财物都不在身上,又担心她深夜跑出去会出什么事、回不...
    朱空文阅读 230评论 0 2
  • 下课铃响后,何茄见万钟仍和吴双讲的起劲,忍不住起身走到万钟身旁,语带酸意的说道:“聊什么呢都下课了?” 吴双有些不...
    朱空文阅读 219评论 0 1
  • 何笳装模作样的在电梯处逗留了一会儿,想等万钟跟上来,可转头一看,他竟然越走越远,何笳心里有气:好啊,做戏都不肯做全...
    朱空文阅读 121评论 0 3
  • 这于我真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一直读简书的文章,也知道有简书签约作者和非签约作者,但不了解是怎么回事。也读到有的大咖说...
    彭臻华阅读 92评论 0 2
  •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是桐华笔下的一部关于青春与爱情的一部小说,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小说。这部小说我前前后后读了...
    小七Sherry阅读 1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