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个人, 令你看见自己如此不堪

听说,本命年是一个劫。

去年元月,因生活、工作等种种原因,心浮气躁,所以选择了逃离北上广,去了一个二线城市,做一份普通的工作,尝试先把自己慢下来。

那家公司的福利还不错,为外地的女生提供宿舍,约135㎡,三室两厅。刚好一人一房。同一屋檐下的两位同事,同一部门,其中有位A小姐。

A小姐90年出生,性格十二分热情开朗,(注意,我没有笔误,确实是十二分),爱唱歌跳舞,中专学历,以前当过夜场的舞蹈员,说话爽直,有时候,直接得有点可爱。

可能此前在影楼工作的原因,每天起码见3位不同的女人,便培养出一种对女人的第一直觉。第一次见面,只要聊上一会儿,便大概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脾性如何,跟我合不合得来。第一次见A小姐,我心里就有种不安,觉得接下来不会好过,但当时不敢武断,觉得再看看吧。

不出一个月时间就发现,无论从走路姿势、说话语气到脾气,A小姐都跟15-21岁那时的我,有70%的相似,而且还是一个超级加强版。待人接物的热情,随时可以转换成易燃易爆的有毒危险品,容不得他人的半句不是,一点即燃,燃烧自己,同时,燃烧他人,可以不顾任何情面地往对方身上发泄。用“做人真实”来包装自己的坏脾气,我就是我,不会为任何人改变。管其他人开心不开心,最重要的是自己开心。

不过有一点截然相反。第一天认识的晚上,A小姐说:“我以前读书是校花级别的,高年级和低年级的都很喜欢我,当时有位全校公认最帅的校草都过来追我。后来当舞蹈演员,有很多有钱人想包养我,但我有男朋友了,跟他们玩玩算了。”

看着她的单眼皮,朝天鼻,还有脸上的点点雀斑,我说:“我没那么幸运,从小到大只充当校花旁边的绿叶。”


或许,15-21岁,那七年,罪孽深重,伤害过身边太多人,所以,要我用七个月的时间,承受那七年种下的恶果,看清曾经的自己,如此不堪。

当时部门除了负责人之外,一共5人,4女1男。一个月后,A小姐拉帮结派,莫名其妙地开始杯葛我。幸好我的独处能力还可以,就算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城市,无亲无故无朋友,还可以正常工作生活。业余看看书,正好看到《论语别裁》上的一句“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到了去年中旬,公司举行了一场座谈会,全公司的人,上至老板,下至餐厅的帮厨都要出席会议,为公司献策和讨论其他的话题。

A小姐发言了,她延续前一位同事的工程话题,但表达能力有所欠缺,老板听了没多久就打断,说:“工程质量问题我们平常在工程例会上也会讨论,今天可以聊别的。另外,一个人的语言表达能力直接反映一个人的基本素养,所以平常应该多加学习,提高这方面的能力。”话音刚落,“啪”,一支笔被她狠狠地摔在桌上,口含糊词,色怒。

初涉职场未深,面对管理层之间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事实,我当时还幻想着趁机会,表达自己的想法,希望公司能团结一点,说:“希望同事之间要多做沟通,解决问题时,对事不对人,这样更有利于公司的发展。”

“对呀!我也觉得要沟通,你常常不跟我们沟通!”A小姐突然跳出来,拿着笔,指着我说。

在场所有人都笑了,我也笑了。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面对A小姐突如其来的对号入座,部门唯一的男同事表现非常迅速,扯开话题,机智救场。

不是同道中人,终会分道扬镳。那次座谈会之后没多久,A小姐离职了。几个月之后,公司无故克扣了我一个月的工资,我也离职了。


心诚求之,虽不中,不远矣。

身边一位相识近12年的好朋友说,“嘿,你现在的战斗力真的弱了不少。不过变好了,起码不会一点即燃。”

其实,我清楚,我还未能把自己调成0脾气,我还是有喜怒哀乐,只不过当负面情绪出现时,会有另外一个声音提醒自己,够了。语言的杀伤力真的可以很大,你的一句无心话,可以把对方伤得遍体鳞伤。

业障因果,我还是很感激A小姐的出现,让我知道,自己曾经多么自私和丑陋。要想停止报应,唯一的办法就是反向逆行,改变自己。如果你们生活中出现了一些令你不顺心,不舒服的人,那就该好好想想,那是不是你。

本命年的劫过去后,那就是一次重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