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感

凌晨五点把东方快车(《オリエント急行殺人事件》)的两夜连着看完了。惭愧地说,我此前没读过原著也未看过任何相关影视剧作品。结合弹幕的说法,这个SP第一夜对原著的还原度挺高的,第二夜虽是编剧脑洞但结局中波洛(忘了日剧中的侦探名了)的选择也与原著的结局一样。那么就姑且混为一谈了(原著粉轻喷)。

看到这个结局其实挺讶异的,从小到大看的刑侦类影视剧和漫画动画片中,代表正义的警察或侦探都教导我们:犯罪就是犯罪,没有正义可言,任何事情都不能构成杀人的理由。可是这个案件里却实实在在提出了「正义的杀人」的观点,并且到最后,正义的侦探没有目光坚定语重心长地对镜头说出前面那些说教话语,反倒是教九州男速速布置上杂乱的脚印,成为了他们的「包庇者」甚至是「从犯」。一时之间一种巨大的矛盾在我脑中冲击着。

回想起那位神经质的奶妈在教会说过的话:没有任何「杀人」是正义的。我参与杀人计划并非认为杀掉那个家伙是正义的,我是为了您为了死去的上校、夫人和小姐而参加的。

这大概是我在这部剧中最能赞同的一番话了。使得我在巨大的矛盾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杀人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正义的,但人非圣贤,也不必时时刻刻坚守所谓的「正义」,问心无愧就好。既然「不能为刚力一家报仇」比「杀人」更让他们良心不安,那么他们就选择能够让自己释怀的选项,且不伤害被害者以外的任何人(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还伤害了自己,因为让清白干净的自身背负上了杀人的罪孽)。侦探先生应该也是理解到了这一点才最终选择了成为「从犯」吧。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以前蹭广电专业的电影课时看的《喋血双雄》,里面有一句「我相信正义,但没人相信我」,老师说,正是因为如此,片中的警察不再恪守「一个警察的正义」,而是遵循了「自己的正义」,最后竟与一个杀手达成了心灵上的相契。

虽然故事情节与风格都大相径庭,但阿加莎和吴宇森却在所想要表达的主题上殊途同归。

已经不是「应不应该坚守正义」的问题,而是已经到了「何为正义?」的地步,连「正义」的定义都遭到了挑战。何为正义?开个无稽的脑洞,假设片中的大坏蛋绑匪杀掉的日本军官原本可能会在战场上把另外一家人杀个片甲不留,或甚至在未来助日军侵略中国,那么对于另外一家人或是被侵略的中国人而言,大坏蛋提前把他杀死是不是做了件「正义」的事呢?

所以我想没有哪个人有那个本事来定义「正义」这样一个名词。「利益」比「正义」容易定义也容易坚守——每次思考这种问题三观就又走向的歪路。总而言之太矛盾了反正我定义不来。

有一点又要老调重弹:好的作品总是这样引人从多元的角度思考的,尽管作者在自己的书写中已经做出选择与表达,也并不妨碍读者的脑中再来一次激烈的论战。我想,《东方快车谋杀案》之所以精彩,是因为案件情节的编排;而之所以经典,肯定是因为作者表达出了超出案件推理本身的另一个高度的内容。


【嗯我要去补原著了。

- 2015.1.21 01:20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