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暗恋之间只有两句话

96
娥姐姐
2017.04.01 09:21* 字数 1643
文/娥姐姐

我想应该很多人都有过暗恋,那些苦涩的暗恋,我也有过一段,这段暗恋有点涩,也有点甜。

曾经很害羞,害羞到害怕,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偷偷的喜欢着别人,所以一直掩饰得很好,一直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

我和暗恋之间只有两句话,但就算只有这两句话,也觉得很美很美。那种美好的感觉,到现在还存在着。那是一个作为美好青春的证据。

记忆回到了高中时候。那时候我们读高二,刚分班。因为害羞,我从不敢主动和男生说话,就连女生我也只敢和要好的女同学聊。那时候,很喜欢学英语,我的英语也比较好。可偏偏坐在我后边的一位男生,天天早读的第一句,都是:Hi,bill。这让我好反感。bill本来是比尔的意思,但翻译成我们的话,就是:嗨,老表。多么美好的英语,天天让他念得好俗气,甚至还有点调戏的味道。因为班里有男女生以老表相称,这样的称呼多少有点暧昧。所以坐在我身后的男生天天这么念,让我觉得有点不正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偷偷地喜欢了他,觉得他帅帅的,像梁朝伟一样。

自从我发现自己喜欢他以后,我同时也发现了,自己身边总有他的身影出现。那时候中午吃完饭,我喜欢到教室坐一坐再回宿舍睡午觉。很多同学都有这个习惯,坐我后边的男生也有。总感觉他总是不经意地从自己身边经过。我站在走廊上时,他从教室的前门跑到了后门,又从后门跑到前门,就这样来回穿梭,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我站在讲台上时,他又从自己身后经过。就这样不经意出现在自己身边。

我很享受这样的时刻,在看不到他的时候默默寻找他的身影,等他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时候,又假装看不见。一直很期待我们之间发生点什么交集,可始终也没有发生。

唯一的一点美好的安排,就是那时候我们班主任为了公平起见,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每桌人轮流来坐,一周换一次,直到把教室里所有的位置都坐到。于是,我们一直保持着前后桌的距离。直到,我轮到了最后一排,而他到了另一组的第一排。

这样,我要想看到他,只能隔桌相望,从这一头,到那一头。我的前桌,刚好是我的初中同学,这也是我在班里敢于和男性同学聊天的为数不多的其中一个。每一次,我都假装和前桌聊得火热,然后偷偷地望向那一端。就在我张望的时候,一不小心迎来了那个坐到第一排的坐在我后边的男生的目光。我顿时慌乱地低下了头。

后来,我发现,我在慌乱地低头时 对方也在急急地避开我的目光。这种感觉,持续了一星期,后来我们又恢复了前后桌的关系。

我一直在心里边想着如何跟他说上一句话,可是我始终也没有勇气开口。直到有一次,发物理试卷的时候,那次全班人都考得很差,我考得更差,物理向来是我的弱科。试卷从后排往前排传,他把试卷递给了我,我不得不回头去接,然后就和他说了第一句话:你考了多少分?说完又急忙地回头了。我并不记得他说他得了多少分,只记得他也问了我得了多少分。至于我得了多少分,我也忘了。

此时一个学期已经快结束了,我们从第二组(分班时就已定好的位置)坐到了最后一组。我和他只说了唯一的一句话。

除了这一句话的变化,我们之间还有那么一点微妙的变化。我发现每次我到楼上找我的好朋友时,下了楼,我总发现他无意中从另外一个教室走回我们的教室,然后又无意地往我下楼的地方看一眼,我们的目光,就在这匆匆的一眼里相遇然后相避。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所以我总是主动到楼上找我的那位朋友。而几乎每一次下楼,我都能找到那个我想看到的身影,一如既往地从这边教室走到那边教室。

每一次走在路上,无论是回家还是去哪里,我总是期待,我们能够在路上相遇。那时候我和我们隔壁村一个女孩要好,他也和她要好,我甚至常常盼望他会过来找她玩,然后我们会在无意中相遇。可是这样的盼望有点可笑,我的希望总是落空。

但有一次,我真的实现了自己和他偶遇的愿望。就在一次,我和教室楼上的那位好朋友出去逛街时,在街上遇到了他,我们很自然地都笑了,还是我先开口问了他:去哪里回来?同样的,我还是没记得他说了从哪里回来,只记得自己问了他那么一句话,记得相遇时,他的那个笑容。

从此,我和他之间就有了两句话,但自始至终我和他也就只有这两句话,因为第二年他转学了。

......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