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导:东晋的教父

文丨雪花如糖

01.

建康(即六朝古都南京)城南四五十余里处,有一座新亭。南下的北方士族诸人,常常择晴天时来此郊游聚会。然烟雨江南的风光虽好,终究不是自己的故乡,便有了寄人篱下之感。

酒至微醺,周顗不由得想起故国家园,想起洛水泛舟,那亡国之痛又袭上心头:

“这里风景并无不同,可山河却换了主人。”

此言一出,众人皆放下酒杯,相视而泪流不止。是啊,北国的山河已入胡人之手,这些曾经在朝堂上的重臣,只能渡江南下,苟且偷安。这怎能不让人伤悲呢?

见大家心情沮丧,王丞相立即站起来道:

“诸位,现在应该是我们鼓足信心、竭力辅佐王室收复河山的时候,怎能像囚徒一样垂头丧气、面面相觑?”

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藉卉饮宴。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皆相视流泪。唯王丞相。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                                                ——出自《世说新语·言语》

这番慷慨陈词,像一针强心剂,让在座的人为之一振。

“新亭对泣”是王导人生中的高光时刻,被铭记在历史里。后人提及,无不称道。就连李白到访金陵,也要前往新亭吟诗凭吊:

金陵风景好,豪士集新亭。

举目山河异,偏伤周顗情。

四坐楚囚悲,不忧社稷倾。

王公何慷慨,千载仰雄名。

王导的雄名,和东晋开国皇帝司马睿的命运紧密相关。


02.

司马睿,是司马伷的孙子。他世袭父亲司马觐的爵位,因封地在山东琅琊,便得了琅琊王的封号。而王导,是当地名门琅琊王氏的青年才俊,与司马睿打小就认识。巧的是,两人还同龄,感情自然异于旁人。

公元307年,八王之乱后期,东海王司马越掌握朝政。一纸召令,司马睿被派去镇守下邺。王导认为这是一个远离京城是非的好机会,便劝他南下建康。就这样,王导以参谋长的身份陪同司马睿渡江来到南京。

京城内乱不止,外族又乘虚而入,五胡乱华拉开序幕。太尉王衍兵败石勒,晋怀帝被俘,洛阳沦陷。大批的士族和百姓被迫南渡,也来到江南。民众居无定所,忍饥挨饿,语言习俗皆不通,如何生存?当地的名门望族又冷眼旁观,并无援助之意。

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当地最高行政长官司马睿束手无策,整日里借酒消愁。王导见其意志消沉,流泪劝谏,司马睿终于戒酒。

元帝过江犹好酒,王茂弘与帝有旧,常流涕谏。帝许之,命酌酒一酣,从是遂断。                                      ——出自《世说新语·规箴》

北方局势进一步恶化,多座城池相继失守,晋王朝名存实亡。江南这边也是人心惶惶,到底怎么办?王导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扶持司马睿称帝。

司马睿听后脸色大变。作为皇室中的一员,这种雄心大志不能说没有,但遥不可及。一来缺乏群众基础,二来没有政绩军功,威望不够,怎会服众?

王导像一个成熟的皇帝职业经纪人,对帝王如何树立威仪、如何笼络人心,了然于胸。他精心策划了一场活动:

会三月上巳,帝亲观禊,乘肩舆,具威仪,敦、导及诸名胜皆骑从。吴人纪瞻、顾荣,皆江南之望,窃觇之,见其如此,咸惊惧,乃相率拜于道左。                                                  ——出自《晋书·王导列传》

每年的三月三,都有天子出宫亲自为百姓祈福的习俗。这天,司马睿乘着华美无比的肩舆,王敦、王导兄弟以及众多北方豪族,骑着高头大马紧随其后,浩浩荡荡地穿过建康城。

当地的名门望族纪瞻、顾荣见此阵势,竟不由得在路旁行跪拜之礼。其实他们也渴望有人站出来稳定江东局势,承认他们的豪族利益。司马睿是皇室后裔,根正苗红,又加上大将军王敦武装力量的支持,顾荣等人心下已有了几分敬畏。

王导趁热打铁,亲自登门拜访纪、顾等人,邀其到王府作客,一时间王府门前鞍马往来络绎不绝。当地的名士见之,也纷纷站队,表明立场。渐渐地,君臣关系在无形中确立,江东百姓归心于司马睿。

从北方过来的温峤,对王导十分佩服,将他比作管仲。

318年,晋愍帝被刘聪杀害。消息传来,司马睿名正言顺地称帝,东晋建立。登基大典上,当着满朝文武百官,司马睿牵起王导的手,邀其一起入座龙椅。

崇礼元帝正会,引王丞相登御床,王公固辞,中宗引之弥苦。王公曰:“使太阳与万物同晖,臣何以瞻仰?”      ——出自《世说新语·宠礼》

大臣与天子平起平坐,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王导深知自己不可越界,便力辞。司马睿反复坚持。王导说:

“太阳与万物同晖,臣若坐在这,如何能瞻仰到陛下的光辉?”


03.

当了丞相的王导,很忙碌。一边继续笼络江左名士,一边安抚从北方南下的豪族,搞好内部团结。

但也有人例外,压根不把逃难的、落魄的北方高门放在眼里。比如,陆玩,他是东吴臣相陆逊的后人,出身名门。王导为了拉笼他,想与其联姻,派人向陆玩求亲。陆玩断然拒绝,认为这是乱伦。

王丞相初在江左,欲结援吴人,请婚陆太尉。对曰:“培嵝无松柏,薰莸不同器。玩虽不才,义不为乱伦之始。”                                                ——出自《世说新语·方正》

王导碰了一鼻子灰。不过,陆玩清高是清高,终究还是作了司马睿的臣子。但他内心一直有地域歧视,瞧不起北方人以及北方的食物。王导拿奶酪招待他,他吃了肠胃不习惯,闹肚子。第二天便毫不客气地留言:

“我险些作了北方的伧鬼。”

陆太尉诣王丞相,王公食以酪。陆还遂病。明日,与王笺云:“昨食酪小过,通夜委顿。民虽吴人,几为伧鬼。”                                                ——出自《世说新语·排调》

王导不愧是宰相,肚量很大,并不计较,依然与其一起上朝,一起辅佐天子。

对江左高门如此,对从北方来的人也一样。即使面对少数民族兄弟,他也能一视同仁。酒宴中,下人没有招待好从远方来的胡人,他随即来到他们面前,弹着指头说:

“兰阇,兰阇。”(兰阇在胡语中是快乐的意思)

听罢这些,胡人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席间气氛融洽,众人皆欢。

为了融入江南习俗,他又带头学习当地方言。及至他们的下一代,出生后开口说话就是叽里呱啦的吴侬软语,根本不知洛阳乡音为何物,俨然土生土长的江南人。

安抚人心后,王导便着手进行城市建设,改善民居环境。江南不似中原那般地形辽阔,而是山多地狭,故道路要迂回曲折,深不可测,方才显美。

宣武移镇南州,制街衢平直。人谓王东亭曰:“丞相初营建康,无所因承,而制置纡曲,方此为劣。”东亭曰:“此丞相乃所以为巧。江左地促,不如中国。若使阡陌条畅,则一览而尽,故纡余委曲,若不可测。”                  ——出自《世说新语·言语》

如此审美情趣,像桓温这种心性耿直的人是欣赏不来的。

王导的功劳越来越大,王氏家族的地位越来越高,街头巷尾里都传唱着“王与马,共天下”的民谣。

司马睿听闻后很不舒服,便设法削弱王家的势力。王敦咽不下这口窝囊气,起兵造反。

王敦兵败后,王导迅速率王家子弟彻夜跪在皇宫门外,以表忠心,躲过灭门之灾。后来晋明帝重用庾亮,抑制王导。既便如此,仍然未能撼动王氏在东晋一流高门的地位。

及至晚年,他仍然竭力平衡各方门阀士族的利益,坚持和稀泥的处事风格,谁也不得罪。

王导的智慧,是政客的智慧。


04.

论功绩,王导和谢安可以比肩。但在后人心中,他终究缺了些风流玄远的气质,并不怎么讨人喜欢。其实,生活中的王导也是个率性可爱的人。

做为男人,他和谢安一样好女色,却又惧内。

初,曹氏性妒,导甚惮之,乃密营别馆,以处众妾。曹氏知,将往焉。导恐妾被辱,遽令命驾,犹恐迟之,以所执麈尾柄驱牛而进。司徒蔡谟闻之,戏导曰:“朝廷欲加公九锡。”导弗之觉,但谦退而已。谟曰:“不闻余物,惟有短辕犊车,长柄麈尾。”导大怒,谓人曰:“吾往与群贤共游洛中,何曾闻有蔡克儿也。”                            ——出自《晋书·王导列传》

夫人曹氏是个妒妇。王导娶了几房姬妾,不敢声张,便在别处偷偷买房安置小妾。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曹氏知道了,亲自去查看。王导担心姨太太受辱,连忙前去阻止。情急之下,竟用手中拿的拂尘当鞭子赶牛。

这事儿被司徒蔡谟碰见了,挡在路上三番五次嘲笑。王导大怒:

“我和各位贤臣一起在洛阳游玩时,哪里听说过你这个姓蔡的小子!”

意即你个小儿辈,也不瞧瞧自己是谁,还敢取笑老夫!

蔡谟并不以为然。王导有一姓雷的妾,仗着受宠,便有恃无恐,喜欢干预朝政,经常给王导吹枕边风。有人为了巴结王导,就暗中送钱财与雷氏。蔡谟看不惯,送她“雷尚书”的称号。

丞相王导有个爱妾姓雷,颇多干预朝政,收受贿赂。蔡谟称她为雷尚书。——出自《世说新语·仇隙》

曹夫人虽然生性嫉妒,生出的儿子王长豫,却极被王导喜欢。

在这个儿子面前,王导就是十足的慈父。下棋的时候,儿子耍赖,王导非但不严厉制止,反而笑着说:

“你怎么不讲理呀,咱们总有点关系吧!”

王长豫幼便和令,丞相爱恣甚笃。每共围棋,丞相欲举行,长豫按指不听。丞相笑曰:“讵得尔,相与似有瓜葛。”                                                  ——出自《世说新语·排调》

其情其景,足见他对儿子的宠溺。年长后,王长豫越发性情温和,孝顺父母。父亲每天上班,儿子必要送其上车后才转身,又常替母亲整理衣物。这样的好儿子,却英年早逝。王导悲伤难耐,一路哭至官署。

王长豫为人谨顺,事亲尽色养之孝。丞相见长豫辄喜,见敬豫辄嗔。长豫与丞相语,恒以慎密为端。丞相还台,及行,未尝不送至车后。恒与曹夫人并当箱箧。长豫亡后,丞相还台,登车后,哭至台门。曹夫人作簏,封而不忍开。                                        ——出自《世说新语·德行》

按照儒家礼教,父母去世才该痛不欲生,儿子死了不必伤悲过度。但王导的这份真性情,诚如王戎所言:“情之所钟,正在吾辈”。

可另一个儿子王敬豫就没那么幸运了。王导看他,怎么都不顺眼。偏偏这个儿子长得又特别漂亮。王导抚着儿子的肩膀叹息曰:

王敬豫有美形,问讯王公。王公抚其肩曰:“ 阿奴恨才不称!”又云:“敬豫事事似王公。”                            ——出自《世说新语·容止》

“儿子啊,可惜你的才华撑不起你的颜值啊。”

旁人却在背底里议论:

“其实敬豫处处都像他父亲。”

除了妻管严、偏心眼的毛病,王导还是个吝啬鬼。

王丞相俭节,帐下甘果,盈溢不散。涉春烂败,都督白之,公令舍去,曰:“慎不可令大郎知。”              ——出自《世说新语·俭啬》

果子放着舍不得吃,都腐烂了,无奈中只得扔掉。临了,还要再三叮嘱下人:

“不要让大公子知道。”

这一幕,是不是像极了我们那可爱又可恨的老父母。买了生日蛋糕送他,左看右看,就是舍不得动嘴。等放坏了,却又吃也不是,扔也不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支道林刚从会稽来到建康时,住在东安寺里。左长史王濛事先构思了精深的玄理,并且想好富有才思的辞藻,去和支道林清谈,却...
    蚂蚁神威阅读 114评论 0 5
  • 传说,在海的尽头有一片蓝色的森林,森林深处住着一只怪物。这只怪物没有名字,没有身体,没有形状,也没有朋友。 人们之...
    寻麦阅读 91评论 0 4
  • 殷浩、谢安等人聚会。谢安便问殷浩:“眼睛去看万物,万物是否就会进入眼睛呢?” 【原文】 殷、谢诸人共集。谢因问殷:...
    蚂蚁神威阅读 140评论 0 12
  • 文/南英子 把两束百合花插进花瓶里,放到书桌上。窗外下着小雨,风儿吹过,香气扑鼻。用透明的玻璃杯,泡上一杯清茶。 ...
    南英子阅读 182评论 4 7
  • 38.郗太尉拜司空,语同坐曰:“平生意不在多,值世故纷纭,遂至台鼎。朱博翰音,实愧于怀。” 译文:太尉郗鉴被朝廷授...
    神经小迷妹阅读 330评论 2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