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摇滚的梦——谈谈《乐队的夏天》中的刺猬乐队

《乐队的夏天》在开播的时候,造势特别大,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档节目的名字挂在微博热搜上。

我第一次了解到《乐队的夏天》这个节目,就是因为习惯性地刷了一下微博,看到了斯斯与帆的表演片段,一个清纯的小姑娘用清亮的音色唱着一曲充满回忆的童年歌谣,安静乖巧。

网友评论说,这是一档有力量的节目。

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我直到现在才认真去看这档节目。马东主持,高晓松,张亚东,吴青峰作为评委老师,31支新老摇滚乐队轮番炸场。

看了,就爱上了。

其实,除了听,我真的对音乐一窍不通,但就是因为听,我才这么喜欢这个节目。不是因为那些摇滚乐队唱得多么好听,而是他们创建这个乐队,以及这个乐队成长的故事太过于好听。

目前为止看了两期半,说下我印象最深刻的乐队吧。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驶向年轻”

                                            ——刺猬乐队

吉他手和主唱赵子健,鼓手石璐,贝斯手何一帆。这是一个成立于2005年的北京独立摇滚乐队,一个具有最萌身高差的乐队,一个鼓手与主唱相恋七年又分开七年,却还能好好在一起玩音乐的乐队。

新裤子乐队说,刺猬作为和他们同期的摇滚乐队,一路走来却并不那么顺畅,中间几经挫折与磨难。不堪负重的生活现状让乐队成员几度认为,他们就要完了,他们不会再发行新的专辑了。

带着颓丧与不甘,赵子健写了这首叫作《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的歌曲,石璐说:“那时候我完全不懂他歌词要表达的意思。”赵子健说:“我录这首歌的时候,石璐都不知道我唱的是什么”

就在这样的互不理解中,这首歌诞生了,带着赵子健的情绪诞生了,也带着乐队其他成员的情绪诞生了。

我那些残梦 灵异九霄

徒忙漫奋斗 满目沧愁

在滑翔之后 完美坠落

在四维宇宙 眩目遨游

我那些烂曲 流窜九州

云游魂飞奏 音愤符吼

在宿命身后 不停挥手

视死如归仇 毫无保留

黑色的不是夜晚 是漫长的孤单

看脚下一片黑暗 望头顶星光璀璨

叹世万物皆可盼 唯真爱最短暂

失去的永不复返 世守恒而今倍还

摇旗呐喊的热情 携光阴渐远去

人世间悲喜烂剧 昼夜轮播不停

纷飞的滥情男女 情仇爱恨别离

一代人终将老去 但总有人正年轻

在《乐队的夏天》的舞台上,他们带着满腔的情绪和满腹的真情,淋漓尽致地演绎这首歌,在石璐的鼓声中,在何一帆的贝斯声中,在赵子健的歌声中,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乐队怀揣梦想走南闯北,却又被现实无情击败的挣扎,失落,失望,孤单,无助,却又不肯屈服,就这样在痛苦的呐喊中继续追逐梦想。

歌词的最后,“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仿佛表达了一种沮丧,又仿佛获得了重生。无论哪种,都是刺猬乐队最真实情感的表达。

我对刺猬乐队印象深刻的原因,一方面在于他们成长中的不容易,另一方面是他们的这首歌本身。

伴奏一响起,就抓住了我的心弦,似乎所有节拍都传达着岁月带来的沧桑、过往的艰辛和又不肯服输的倔强,令人热泪盈眶。

不玩摇滚的人,永远体会不到他们与摇滚音乐之间的爱恨情仇,更无法理解摇滚人对摇滚的情结。

但摇滚音乐的魅力也在于此,即使你不懂摇滚,你也能从他们的传达的能量中获得些许共鸣。

我只是一个伪乐迷,爱的不及真正歌迷的千万分之一,可是,我还是喜欢这种真性情的东西,没有矫情,没有造作,开心就开心玩,不开心就不开心地嘶吼,只要有情绪,用音乐表达就是了。

做最真最潇洒最个性的自己。我想,我想找的缺口大概就是这样的吧,敢以梦想为马,敢将一生献于青春,敢做最真实的自己。

在这个追名逐利的年代,能够只为梦想而活的人都值得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