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分手后第三天结的婚

96
梅凉 Excellent
2016.09.26 22:33* 字数 9509

一、

七年了,我们终于分手了,真正意义上的分手。

我收拾行李,他打着游戏。东西太多,一次搬不完,才两年,怎么就这么多东西了,大学毕业走的时候也就一个箱子。

大学寝室始终只是暂住的壳,买东西不敢太放纵,我什么时候,把他的家,当自己的家了?

刚才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偷偷用余光看他,他眼睛死死盯着屏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他也偷偷在看我,只是刚好我俩的目光都错开了。

还抱着什么侥幸呢,七年嘛,分手的时候这么平静也是太诡异了一点。他的手臂上,还有我留下的抓痕,一晚上而已,居然都结痂了。

我们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他突然放下鼠标,尽管屏幕上的画面还没有静止。

住在一起两年,我还是看不懂他的游戏,到底哪些怪兽是敌人,哪些又是坐骑呢?不过,也没机会了解了。

这口大箱子太沉,尽管只是装了一些衣物。上大学的时候我爸买给我的。他说最大号的箱子容量大,免得大包小包的拎着勒手。

也就大一的时候自己拎过一次,后来都有一个免费搬运工帮忙。那个时候特别矫情,比如我先开学,他一定会先送我返校后,溜达个好几天才回家。

我大学在重庆,他在成都。两个城市不算远,我也不娇气,哪里需要一个人专程送我上学呢?可是,那个时候,怎么作都不嫌麻烦。因为脑子和心,都被彼此占据了。

如今,我要自己拎着这个大箱子离开他,这一瞬间发现自己力大如牛,再来几个大箱子也不成问题。

他说:箱子沉,我送你上车吧。

我伸手制止——不用,我可以。

我在心里说:你知道的,在遇到你之前,我就是一个女汉子。我们大学寝室里,只有我能拎四个热水瓶。

以后,我都要自己拎箱子了。

我以前对你说过,有一天,我不需要你照顾的时候,就是我们分别的时候了。

你刮刮我的鼻子,特别man地说:那我就把你宠上天,宠到别人都受不了你,你就离不开我了。

我知道这是情话,却也特别受用。我不敢断言,自己能不能受得了这种落差。

前段时间父母催我们结婚,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也没说什么,我想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们不适合结婚,或者说,我觉得两个人要靠一张纸来维系感情,是一件特别窝囊的事情。

还有可能是,七年了,我们现在的生活跟老夫老妻差不多。我觉得结婚也不能改变什么,我已经能预见五年后甚至十年后你我的相处模式——早晨你先起床做游戏任务,然后我起床洗漱,你骑自行车上班,我在门口取酸奶瓶,各自出发。晚上我回家,你打游戏,随口说一声“你回来啦?”然后继续你的二次元激战。

我打开电视看娱乐八卦,一直到十点半,洗漱睡觉。你说一句“晚安”,或者晚安也没有,临睡前再刷一下微博,捏着手机自然入睡,不小心再被手机砸了脑门儿——又到了第二天。

周末我上班,你打游戏和朋友聚餐,我回家你说一句“回来了”,然后两个人瘫在沙发上玩手机。

这是我想要的生活么?就这么过一辈子?

二、

谈恋爱谈久了,要么分手,要么结婚,这是真的。

我已经受够了他的邋遢。我让他在家好歹也穿一件体恤,他说在家里就应该放松,衣服都是束缚。

最受不了的是他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甜食不忌,爱吃巧克力,狂喝碳酸饮料。

我不准他喝,他就偷偷喝,有一天在电脑主机后发现了六七个饮料瓶,我气得快爆炸。

一个男人,有了女人,就开始不注意自己的形象。热恋的时候穿戴整齐,头也洗得很勤,现在他说老夫老妻还在意这么多,男人不是太憋屈了?

终于露出本性了。

朋友说是因为他在我身边很有安全感,所以整个状态很放松,以致于体重飙升。

可是我觉得他没那么在意我。

一个男人最起码要注意自己的在爱人眼中的形象,可是他一点都不。我每天下班回家,他肯定是在打游戏,我开了门他都不会察觉。

我白天上班,你白天上班。一天24小时,除了晚上这会儿能说说话,你就对着电脑屏幕,你的公会比我更重要吧。

好不容易挖出来陪我看一会儿电视,他手机不离手,我一个人看着喜剧,偶尔傻笑,回过头想跟他找共鸣,发现他在看游戏视频,也一个人在那里傻笑。

等我再回过头来,觉得无味,比白开水还无味。无明业火升起,很想踹他两脚,很想摔东西。

我说:你不爱我了,你不在意我了。

他觉得我没事找事:我还要怎么爱你,你就是胡思乱想。

不,你就是不爱我了!你的游戏比我重要,你的工作比我重要,你的脑子里根本没有我了。

我开始歇斯底里。开始摔枕头,穿上鞋子就往外跑。

跑了几次,都被他拦住了。

终于有一次,我下晚班回家,他没有注意到我,戴着耳机对着屏幕乱吼。

战事很激烈,键盘啪啪响,他大汗淋漓,好不痛快。

我特别想把我的包摔在他脸上。他越是起劲,我越生气。

他说每周四六是公会活动,不要打扰。有一次他想跟朋友一起打游戏,但是那天我早班,我们说好我早班的话他得陪我看电视、散步。

我没有同意,他也听话,但是眼里的失望毫不掩饰。一晚上就像僵尸一样躺在沙发上,胡乱调着电视节目。

沉默一晚,我满肚子火。但是我不说。

临睡前,他倒是说了:为了陪你,我背叛了我的战友,他们都说我不讲义气。

“我X!”我把抱枕扔在他脸上,愤恨地看着他。

“你去跟你战友过啊!你要我干什么?!我稀罕你陪我?你那些战友才是神经病吧!都是单身狗吧!你跟他们一起过吧!”

他很生气,我看出来了,他在克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不希望自己看起来太狰狞。他沉默。

又是沉默,你他妈说话啊!大老爷们儿遇到事就不说话了!?你刚干嘛去啦!?

他仍是沉默。

他说:你这样我很累。

他说出这句话,在我的预料之中。但是我又很恐惧。我们在一起七年,他从来没有说过:我很累。

是吧,终于累了,终于受不了我了。你对待我的耐性,早就被我消磨干净了吧。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一次一次挽留我呢。

七年,他从来没有提过分手。我说了很多次,尤其是刚在一起的时候。

因为我很害怕失去,我想这个人喜欢我只是一时兴起,他必然坚持不了太久。因为我任性、情绪反复。

我曾问他:我是个神经病,你不怕?

他说:不怕,跟你一起疯。

我在他游戏正激烈的时候关过主机,他吼了我一声。我等着他发怒,然后我理所当然地撒泼。可是他只是黑着脸,不说话,自己去洗漱睡觉了。依稀听到他在跟游戏里的朋友通话,语气沉重:是,今天不打了,你们打吧,我不上线了。

他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不跟我吵一架,这样,我就理直气壮地跟你闹一架,我就可以分手了!从此各不相干。

可是,又庆幸。他没有朝我发火。他知道我的底线,若是他敢朝我发脾气,便真的救不回来。

既然如此,你能不能跟我多说几句话呢?你既然不想分手,为什么不能再爱我一点呢?

昨天是周三,下了晚班,我想休息,我想躺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

我没有跟他打招呼,包没放下,穿上鞋子重新往外走。他听到我摔门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他没拦住我。他有拦的动作,但是他没有使出全力,他只是叹气。那一瞬间我心如死灰。不管外面天黑不黑,直冲冲地往外跑,电梯还停在五楼,像是在等我离开。

二、分手

晚上十一点,我在小区附近的河边吹风,脑子里放着电影。

我想起他刚追我的时候那般热情,我想起自己最开始的任性,然后懂事一些,最近这一年,我仍然任性,他却没有了热情。

这是他的原因。

可是这本来就是我自己预料的结果,我以为我和他在一起不会超过一年,哪里知道就走了七年呢。

高中同学,高中毕业表白,大学异地四年。终于,我们住在一起了,一两年的时间,什么都没有了。

我讨厌他越来越胖的身体,你不是要照顾我么?你看看你这个样子,等你40岁,你怎么照顾我,你准备像大部分老男人那样,做了一顿饭就鬼哭狼嚎,觉得自己贡献颇大,等着老婆伺候么?

你是有多爱我?

我讨厌他不修边幅。有次我无意中发现他早上没有漱口,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晚上睡觉又没吃东西,没关系。

我觉得恶心,你没学过化学么?食物残渣在口腔里,晚上不就是发酵的时候么?

还有理了?!

我开始想到一切对于男人不好的形容。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四十岁就大着肚子,烟酒不离手,借口都是应酬,等到老了一生病就开始嚎,我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我的身体都垮了。你们都该对我好。

男人四十多岁就顶着油油的头发,说不定就开始谢顶,上了饭桌就要白酒,对着老婆指手画脚,对着朋友吹嘘自己多么伟大。

我多么有见识,我多么有远见,幸亏是我如何如何,不然这件事就黄了。

可是,这样的男人只是衰老了而已。

我怕我以后要跟这样的男人一起生活。

无趣、浪费生命。

还有,也许在他心里,我也是这样的吧。我也会变老变丑,我开始喋喋不休,开始限制他的自由。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走到那一步?

如果分手,我要怎么办?我得租房子,我可以把我所有的重心放在工作上的。我可以活得很精彩,可能会寂寞,但是比现在好。

四、

你喜欢那个人的时候,他脸上挂着眼屎也是帅的,你不喜欢那个人的话,再好看你也漠然。对于你喜欢过但是你现在说不上喜不喜欢的人,应该怎么办呢?

我没要他送,自己拖着大箱子到了门口,我坚持自己进了电梯,替他合上了门。

我自始至终不敢看他的脸,我不敢想象他的表情。

我应该是面无表情的。

司机帮我把行李放进后备箱,终于站直了身体,大胆地回望那栋楼,我知道,这样的距离,他是看不到我的。

走的时候,我故作轻松地说:我周四休息,钥匙我先拿着,搬完了东西我给你把钥匙放在鞋柜上。

他闷了半秒,蹦了一个字——好。

然后看着我利落地帮他合上门。

我拖着箱子去上班,所有人以为我要去旅行,我微笑,轻松地摇头。

晚上下班,我又拖着我的大箱子,两个小轮子咕噜咕噜打着节拍,办公室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只剩下外教Mark,很热情地问我:Shirley, where will you go?

我像个没事人儿,回他:I have no idea, I broke up with my boy friend, so……

他知道我有一个交往七年的男朋友。我想我第一次看到“黑人问号脸”,应该是那个时候。

Mark很抱歉地说sorry,我说没事,然后他关心我要去哪里。

他很担心我,我说会有亲戚来接我,他才安心上了自己的公交车。

(不管多少次,回忆起Mark的表情,都很想笑。)

我暂住在堂叔家,每天上班,下班陪着婶婶和小侄儿吃饭散步,很安静的生活。

睡觉前看的都是《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喜洋洋和灰太狼》,没得选,所以没什么事情值得熬夜。

早上起来不再是吃路边摊,婶婶把早饭做好,全家人吃饭,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

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一起吃过早餐了,更不用说早起煮面条。

当婶婶问我要不要再喝杯牛奶时,我刹那间醒悟:这才是结婚后的生活。但是我绝对做不到早起给他做面条,凭什么?

看来分手是对的。

我的心空白了三天。

五、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他会哭么?刚在一起那两年,有次吵架,我看他哭过。他以为会真的失去我。

七年,前几年都是异地恋。两个月见一次,多数是他过来找我。

那个时候还不能网上购票。他就读的学校很偏僻,去一趟火车站,坐个公交得花两个多小时。但是他怕买不到票,所以提前一周就去火车站排队买好。

他每次想给我惊喜的时候都被我泼冷水。我太了解他了,他太木,想不出什么惊喜。

有一次打电话,他那边很吵,我问他:你现在在哪里。

我……我在学校。

他在撒谎,因为旁边有大叔大妈的声音,而且他不自觉地提高声调,以为我听不到他说话。

那你在干什么呢?

我们社团活动,在开会。

你撒谎,你在车站。

额……哦。

有一天我看了一本书很浪漫的书,有感而发:你说,有一天,咱们俩,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从头开始,怎么样?

我就随口一说。他却思考了一分钟,然后很严肃地看着我:现在这样的社会,从零开始,怕是活不下去哦!

我翻白眼。

金牛座不懂天秤的浪漫和纠结。他的脑袋就是一根筋。

我说你为什么不送我花,我从来没收到过花。

他说花不实用,送给我我也会骂他。

他说的是实话,但是我不高兴。一点都不会哄人。

可有的时候他说话又肉麻得要死。

有一天他炒了两个菜,像老母猪一样狼吞虎咽,动静特别大。我知道他吃猪食也吃得开心。

我问他:你自己炒的菜好吃吗?

他嘴里包着饭,很粗鲁地说:好吃!也不看是谁洗的菜!?

我确实就只捞着袖子,用水冲洗了一下菜叶而已。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扬了扬下巴。

这是一个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二年级,能坚持在同一家面包店,每天买一个菠萝包当早餐的人。因为他看《灼眼的夏娜》,女主喜欢吃菠萝包。他不想换。终于,那家店倒闭了,他才被迫换了早餐主题。

他是一个执着的人,所有人都以为我们俩会走到最后。

(后来我才知道,我不在的那三天,他没有去上班,而是瘫在家里等死,疯狂地喝碳酸饮料,疯狂吃一切我禁止他吃的巧克力,甚至,开始抽烟了。)

他烟龄不短,小学开始的,抽到大学。后来为了我戒烟,所有人都说是真爱。

因为他戒了好多次,都没有成功。我对此没有多言,但是心里特别骄傲,我是一个能让我男人戒烟的女人。

可是……我现在被撵出来了。虽然是我自己走的,但是在旁人看来不就是我被撵出来了么。

不,这么多年我还是在意别人的看法。

我问过他:我和别人都不一样,你不会觉得很难对付。

他一本正经:你就是你,你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

在我最感动的时候,我的日记本里有一句话:

那个人啊,很木,所有我做的在别人眼里何其疯狂的事,到了他那里,都是理所当然的。

三天,没有一条短信,一个未接。换了以前,我的电话早就被打爆了。

他最好的朋友是处女座,一直嘲笑他是“耙耳朵”(妻管严)。处女座的女朋友来电话,他有事可以不接,掐了电话还要故意在他面前炫耀:唉,没关系,待会儿她还会打过来的。

若是我的电话他没接,那么他的脑门上就是四个大字:我死定了。

两个人吵架的时候(一般是我吵),我会捏着电话,看着他的来电显示,直接挂掉。挂它个十来回。晚上睡前还是能收到:宝贝晚安,宝贝我爱你。

最严重的一次,是一整天没有理他,下了晚自习在寝室楼下看到他,就背了一个书包。从他的学校去火车站,再到重庆火车站,辗转到我的学校。算算,他应该还没有吃午饭。

那次我们和好了。他让我不要再撵他走,他不会受不了我。他不会离开我。

因为我想分手的理由是,跟我在一起,你会很累。既然你早晚都会离开我,那你就不要跟我在一起。

终于,还是被自己的乌鸦嘴说中了。

可是难道不能怪他么?是你说的,我怎样你都受的了的。

看,你不是不要我了么?

六、

晚上睡觉的时候,有蚊子。我很想把旁边的人踢醒,给我插驱蚊器。

小腿蹬了两下,空落落的。突然惊醒——原来,我已经不睡在那个房子里了。我现在,要自己找驱蚊器了。

记得去年的一天,他没在家,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驱蚊器。大半夜打电话把他骂了一顿:谁叫你乱放的,找都找不到!

他委屈道:我放在我那边床头柜的,你平时没有拿过,忘了给你说,对不起。

我气呼呼地睡着了。

而此刻,我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光着脚丫子,开着灯,一个人傻坐了好久——我以为,我会哭的。

终于到了周四,我回去收拾东西。

周四,是我的休息日,大部分人的工作日。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烟味,差点没呛死我。

放在以前,一个打火机都会引来我半天的盘问。

行啊,胆儿肥了,又开始抽烟了。不过跟我没关系。

走到卧室,是满屋的狼藉,最显眼的是各种颜色的碳酸饮料瓶子。

行啊,自由了是吧。不过——跟我没关系。

如果用猪窝来形容这个屋子以前的样子,那么现在它就是烂猪窝。对不起他爸妈,好好的新房子被两只猪拱成这样子了。

他的父母啊,是很好的人。我大清早爬起来,给他妈妈发了一条几千字的长信。把自己感动得不行。

我说阿姨,谢谢你和叔叔对我的照顾,对不起,辜负了你们的期望。

我说,对不起,可能是有缘无分了,我有很多不对的地方,主要在我。

你们的儿子,是不错的,他会找到更好的。不过,我希望……

我希望他还是以前那个自己,有着明确目标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现在这个工作,虽然专业对口,但是他不是很开心,所以他除了打游戏来减压,他没有别的办法。很抱歉,我除了添堵,我是什么都做不了。

我不是可以让他开心起来的那个人。

我希望他可以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而不是每天被迫加班,变得憔悴,没了情趣。

我希望他能够学一些新的东西,找到一些兴趣爱好。只是打游戏,太伤身体,他的工作本来就是面对电脑。

我希望,他回家能是开心的,不是总叹气。

我不希望他做一个一成不变的人,他会慢慢忘记自己原本是怎样的人。

……

总之,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圣母气质发挥到了极致。

发完之后,我才觉得自己矫情得恶心,我对着他的时候,根本不是这么说话的。

我除了撒泼,唠叨,嫌弃,什么正能量都没给他。

七、结婚

我默默地收拾着自己的衣服,仔细打包好,书太多,可能还要跑两趟。也就意味着我的钥匙还不能还他,可是这样他会不会觉得很矫情。

我的脑袋涨得不行,像有一群小恶魔在敲我的头盖骨。

行李太重了,两只手被勒得通红。两年前,毕业的时候,就是拿这两个大袋子搬进来的。

只是那个时候我大摇大摆地走着,背了一个书包。他跟在后面,拎着它们。

我吃着雪糕,走两步停下来等他,喂他吃一口,自己吃两口。

我那天还吼了他,因为他太贪心,一大口就咬了雪糕的一半。

我决定休息一下。坐在电脑桌边,他每天除了睡觉,呆的最久的地方。

桌面凌乱不堪,他最宝贝的键盘上都是烟灰。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一堆桌上用过的纸巾,他平时有个坏习惯,就是擤了鼻涕的纸不第一时间扔垃圾桶。

我看见一次骂一次,可是基本没用。

我的心里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我决定转移视线,起身就听到一声响, 我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易拉罐——居然是可乐。

我X!忍不了!

我拿起手机,拨了那个最熟悉的号码,我记不住爷爷奶奶的,记不住父母的,甚至花了很长时间才记住自己的电话号码。

但是唯独记得他的,因为我是路痴,我出门经常让他远程给我指路。他的同事们都听过我隔着话筒咆哮的声音。

我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我三天没跟他说过话了,没有电话,没有短信。

他很快接起来,声音有些哑:喂。

我沉着声音,我尽量让自己冷静。我说:你,给我回来,我们聊聊。

他愣了几秒:好。

在等他回来的时间里,我像僵尸一样坐在椅子上,面对着电脑屏幕。

那三十分钟,真的什么都没想,好像我们七年的时光,就是“没有”两个字就概括了。

房间里,死一般的沉寂,我听得到小阳台的门被风吹的声音。

笨,又不关阳台门。

空白的脑袋里像有一个很细很细的丝线,勉强维持着我的神志。我在自己的脑袋里走钢丝,世界都是白色的,一无所有,我小心翼翼,不敢前进。

那根丝线一样纤弱的钢丝马上就要断掉,可是又一直没有断,我就在丝线上飘啊,飘啊……

“吱~”开门的声音像一把剪刀,“啪”断了思绪。

我知道他已经在换鞋了,然后钥匙甩在鞋柜上。

我不敢看门的方向,我眼睛死死盯着电脑屏幕,“哇”一声哭出来。

太矫情了,早不哭晚不哭,偏偏他回来了才哭。

可是就是停不下来,嚎啕大哭、

我哭的样子一定特别难看,一把鼻涕一把泪,还不停抽着肩膀。

哭得我大汗淋漓,不时岔气。

他坐在电脑桌旁边的床上,守着我哭。

这个单调的过程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我哭得虚脱了。咳都咳不出来。

我脑袋里突然多了很多人敲锣打鼓,一会儿又有很多和尚撞钟,一会儿又是春节放烟花。

啊,烟花。高中的时候,我们一起看烟花来着,当时我们都说学校疯了,在烧钞票了。

然后,又哭得更厉害。

可能是我哭得确实太丑,他这个傻子总算知道给我递纸了。

我很用力擤鼻涕,一点都不顾及形象。想当初刚谈恋爱那会儿,吃个面条都不敢发出声音。

我实在是哭不出声了,他轻轻拍我的背。

我总算安静了一会儿,我听到他说:

昨天,我就坐在你这个位置,做着你现在做的事。

海怪(处女座朋友)就坐在我的位置,做着我现在做的事。

我又哭出声来——电脑桌上的垃圾实在是太多了。

为什么这个时候,我还在意这种细节。

哭久了,虚脱了,嘴唇干得不行。他一点观察力都没有,真笨。

我只有挣扎着起身。

“你要干嘛?!”他突然提高嗓门,吓我一跳。

“水。”我虚弱得蹦出一个字。

“我去拿,你别动!”噌噌噌,灵活的胖子取来了水。

我喝得太猛,差点呛死,他给我拍背。

“你喝慢点嘛,没人跟你抢。”他快拍死我了。

我瞪了他一眼,他不说话了。

喝完水又哭了一会儿,我没有正眼看他,但是我感觉他像监控器一样死死地盯着我,像要盯出花儿来。

我准备起身,谁知全身无力,直接瘫在地上,他惊恐地扶起我:

“你要干什么?”

我没理他,继续往外走。他拽着不让我出门。

“你又要去哪里?!”

我的袖子都皱了,我皱皱眉头,看他没出息的样儿。

“上厕所。”

“哦。”他答应着,跟着我。

“跟着我干嘛?”

“我怕你掉厕所。”

我X,后半个字没出来,他说的也没错,我确实很有可能掉进厕所,毕竟我现在连拴裤腰带的力气都没有。

但是真的很尴尬,他就站在门外,房间静得可以听到绣花针掉落的声音。

而我,就隔着门,在小便……

暧昧的水声……

他靠着门,他听到我起身,也站直了身子。

我没有马上开门,毕竟拉链还没拉上。

可是因为刚才哭得太费力,我现在拖个裤子都要深呼吸。

“我说……”

“怎么了?”

“我们结婚吧。”

他隔着门,停了半秒,很郑重地回了一个字:好!

“可是……”

“可是什么?”他声音又紧张起来。

“可是没有户口本。”我的户口本在我自己身上,他的在老家。

“回去拿啊!”他着急了。

“算了,好远。”

“吱嘎!”门突然被推开,“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懒!?”

说完拽着我就要出门。

“等等!”

“不等!!”他决心一定,生怕我又跑了。

“等等!”

“还等什么?”

“等我洗个手!”我猛地甩开他的手,他也懵了,哦了一声。

八、偷户口本

那一天,是我经历的最惊险的一天了。

那个疯子拽着我在街边拦出租车。

“去资阳多少钱?”

“400块。”

“卧槽,你还是去抢人吧!去客车站多少钱?”

“80块。”

“走走走!火速!”

从出门到到达目的地,两个人没有松开牵着的手。

没想到回家被抓了正着。

谁会想到周四的时候父母都没上班,而是在家看电视呢?

老妈在卧室看韩剧,被蹑手蹑脚的儿子吓个半死,老爸在客厅打着呼噜睡觉被老妈吵醒,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面瘫的我了。

你们想好了么?

想好了。

你们……真的想好了么?你们这是唱得那一出呢?这几天是搞啥呢?(他们知道我们已经正式分手,而且他妈早上才看了我的千字道别信。)

两人沉默,我偷看到他袜子下的脚趾头在乱动。

得不到答案,老爸又问:你们为什么选今天,不是昨天不是明天后天呢?

两人异口同声回答:因为今天有时间。

爸妈无语,语无伦次说了自己的期望表达了自己的惊恐。

我俩埋头听着,最后他冒了一句:爸,快点拿户口本,民政局要下班了。

最后——一路狂奔,从成都回资阳,从车站到家,从家到民政局都是打车——表示从来没这么奢侈过。

还记得那天两个人都没吃早饭,中午从成都出发,折腾到晚上九点再回到成都。旅途奔波累得半死,很随意地电话给家人报告了一下。

爸,我结婚了。

哦,好事嘛。

妈,我结婚了。

我不管你们的,你们觉得好就好。

爷爷,我结婚了。

啥?你要结婚啊?(老人家耳朵不灵)什么时候回?

已经回过了,领完证了。

老人反映了几秒钟,哦~好的。

然后想洗漱,结果发现我的衣服全打着包。这个时候他鼻孔一下子翻到了脑门上,傲娇地说:

我不管,你自己打的包,你自己拆。

大约十点,他的老爸也就是我的公公,还在战战兢兢地问老妈:这就……结婚了?

哦,对了,在回老家的客车上,我的小叔还给他打了电话,说要单独约见,帮我们解决内部矛盾。当时我就他身边。

他老实地说:“幺爸,我不在成都。”

“那咱们约明天。”

“幺爸,我们俩都在资阳。我们……要结婚。”

据我的猜测,小叔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很大,一个大学教授,瞒着自己的侄女,想要找侄女的前男友,进行一次有深度的面谈,可是,他被拒绝了。

办手续的时候,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看我俩风尘仆仆的样子,弱弱地问“是结婚吧?”

“对对对,结婚结婚。”

“师傅,我脸上很多痘,能P掉么?”

“你长什么样子,拍出来就是什么样子。”

“那我不拍了。”但是刚起身就被拽了回去。

“给我回来!”然后搂紧我,特别粗鲁吼了我:“坐好!”

从我们在一起,他第二次吼我。我乖乖坐好,背板僵硬,挺得笔直。

我遇见他的时候,15岁。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18岁。

我们第一次分手的时候,也是我们结婚的时候,我过了自己人生第二个本命年。

结婚证上的照片没有想象中那么丑,两个人脸都笑烂了,牙龈都快露完了。

谢谢你,愿意陪我重新开始。

第二天我下班的时候,又碰到了Mark,他很担心地问我是不是还住在亲戚家,以后要怎么打算。

我看着他关切的脸,微笑说:Mark,thank you, I forgot to tell you ^um…… I got married.



请自行想象“黑人问号脸”。谢谢你,Mark

有茶酒伴
有茶酒伴
10.6万字 · 5.1万阅读 · 5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