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13-《奇葩说》第四季第十四期:辩题:生活的暴击真他喵的值得感激吗?

0.114字数 4927阅读 6970

咪蒙最近在它的推送里曾经说一句话,当代年轻人该如何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要么读100本书,要么看100期《奇葩说》。

我觉得这话非常有道理,每次《奇葩说》节目里面的观点碰撞,都在不断地刷新我的三观,突破我的认知,我也常常为在节目里看到一个新颖的观点而激动不已。

本期《奇葩说》讨论的辩题是“生活中的暴击真他喵的值得感激吗?”

暴击是游戏里的术语,指那些“突如其来的巨额的伤害”,用来比喻生活里的挫折,挺形象的,我的一个朋友也常在日常生活中和我调侃,“生活的暴击总是不期而遇”。

看到这个题目的第一反应是,生活中的暴击有啥可感激的,暴击当然是越少越好了,躲他都来不及,还要感激?而且今天是母亲节,我们该感激母亲啊,我精力那么有限,哪有那么多事物可感激的,感激不应该这么廉价。感激暴击,这不就和小时候写作文一样,扯一些“感谢失败”“感谢挫折”的脑残言论,七天憋不出来六个字…

所以说,正方的持方太鸡汤了,很难辨,想的观点往往离不了“挫折给我成长”“挫折帮我认识自己”这些,很难出新意。而《奇葩说》的伟大之处在于,再难辩论的题目,也总有人能另辟蹊径,脑洞大开,想到你所不注意的观点。所以这期节目,邱晨和蔡康永老师的观点令我印象很深,简直扎心。

邱晨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她从小想做画家,三次考美术院校,却屡次受挫,最后无奈成为一名设计师,却至今没有一幅像样的绘画作品。她在回应这段“人生暴击”时说:

我知道我们的生活里遭受的很多挫折和失败,都是我们自己的原因,可是我们心里依然纠结,我们能不能不要认的这么彻底。

直到我找到了“奇葩说”现场在座的每一个你,我终于可以对自己说:我的过去失败不是毫无意义,我感谢失败,这场失败就是我遇见你们的全部原因。

很煽情,因为暴击,让她选择了另一条路,从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虽然画家的梦想一直难以实现,“凌迟着自己的尊严”,但她仍然带着内心的小小的不屈服,赋予了暴击哪怕一点小小的意义,才让自己不至于输的这么彻底。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曾遭遇过事与愿违,感激暴击的行为,并不是真的说暴击值得感激,而是自我的一种救赎和安慰而已。扎心了!

另外,大家可以留一下邱晨的发言中的用词,比如这句:

真正的暴击不是一瞬间的兜头盖脸的那种暴击,真正的暴击,是漫长的时间,一分一秒的凌迟你的尊严。

这种对语言文字的运用,是我非常欣赏邱晨的一点,她不愧是第二季的奇葩之王。

后来,蔡康永老师在听完邱晨发言后倒戈为正方,并升华了邱晨的观点。蔡康永老师一直以暖心著称,下面这段话是他的现场发言,我在看完之后确实被暖到了,于是完整地摘录下来,保证了原汁原味。

我们人类必须多虑,我们人类必须自欺欺人才能够活下去,因为我们人类需要一个本来不存在世界上的东西,叫做意义。

我觉得我们人类想多了,生命的本质可能从来就没有打算过温柔善待活着的任何物种,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我认为生活就是生存,而生存,可能只是幸存。

我们中国人说心存侥幸的时候,就是一只兔子被天上的老鹰追到跑不掉的那一秒钟,最后在0.01秒,它躲进了森林里面。老鹰抓不到它,那个兔子幸存下来。

如果生活是这么残忍的,而我们人类想要赋予它很多意义的时候,我们只好自欺欺人。这些东西是我们人类在一个不友善的环境当中,活下来之后,给我们自己打气用的。

今天的题目并不是说“我被生活暴击,我要感激吗?”,不是,主语不是我,主词是抽象的,就是,生活暴击我的时候,这值得感激吗。我们如果把它提升到我们对人生的理解来想、我们对于生命的理解来想的时候,我觉得是值得感激的。

原因非常简单,就是我会直接把暴击两个字,从我们的题目里面拿掉,就是,活着是不是值得感激的,然后,我会正大光明地回答说,是值得感激的。而我不认为,有任何一种生活,是没有暴击的。

没有暴击就不是生活。我认为任何一只野外的兔子,任何一只老鹰,它在抓兔子抓不到,结果饿肚子,喂不了他的小鸟,他得到暴击;他抓到了兔子,兔子得到暴击。生命的循环是由暴击所构成的,我们什么时候被承诺过,我们该过一个一生没有暴击的生活。我们什么时候被承诺过,我们要一生幸福快乐。那是我们自我催眠的向往之情。

所以当我把暴击两个字从题目中拿掉的时候,活着是值得感激的,而活着一定有暴击,所以生活的暴击,值得我们感激。

我们的生命是上天的馈赠,当我们心怀虔诚的生活,不论是生活里的彩蛋,还是生活里的暴击,这都是我们自己的生活的一部分,是没有办法去忍心否定的,悦纳自己,活在当下,用平常心看待生活中的诸多不如意,也许我们的生活才不至于那么累吧…

回到反方的观点,飞飞无疑是本场最佳,从一开始结结巴巴,到现在渐入佳境,到惊艳全场,他就是“爱拼才会赢”本人啊!

生活他按着你的头打你,这时候如果你弯下腰,对它说一声谢谢,你几乎就要倒下了,你就服了,可是我们作为一个人,我们不能服。

这两天,我在外面旅游,一直在单曲循环朴树的歌。朴树在之前沉默了好久,他说他这段时间甚至写不出任何歌了,到现在《猎户星座》,我看到了在经历过生活暴击之后,仍然不屈呐喊的他,那个曾经的天真少年回来了!

里面有一首歌叫做《fear in my heart》,歌词和旋律我很喜欢,也可以算作是本期辩题的注脚了,里面有一段是这样的:

能不能 彻底地放开你的手
敢不敢 这么义无反顾坠落
坠入黑暗中
坠入泥土中
的海阔天空
就让我 来次透彻心扉的痛
都拿走 让我再次两手空空
只有奄奄一息过
那个真正的我
他才能够诞生

在最近的北京演唱会上,朴树说:这首歌07年就写好了,就叫fear in my heart, 但是一直没写词,最近才把词写了。对,我怎么可能no fear呢,我真的是每天都活在恐惧里啊…

面对暴击,无论你选择感激,还是扼住命运的咽喉,其中的共同点都是:

把你的心碎变成艺术!

附上例行的辩论笔记:

辩题:生活的暴击真他喵的值得感激吗?

正方:该感激
马东 刘铠瑞 董婧 邱晨

反方:绝不感激
张泉灵 赵大晴 臧鸿飞 马薇薇

刘铠瑞:

  • 暴击给了我们追牛逼的资本。
  • 暴击:突如其来的巨额的伤害。
  • 暴击提示了前方的巨大伤害。
  • 暴击带来了百分之零点一的成长。

赵大晴:

  • 不要感激暴击,感激帮助过我们的人。
  • 不要感激暴击,要感激站起来的我自己。
  • 我们感激要用对地方,不要随便感激。

董婧:

  • 感激暴击才能构建和谐社会。
  • 感激暴击是一种能力。(万哥懵逼脸)
  • 你能得到的信息量在与你感激暴击的能力有多强。(万哥:这和感激没关系吧……只是对待暴击)
  • 暴击让自己的脆弱和他人的善意都有了出口。
  • 我最怕的是我现在的生活配不上我所遭受的苦难。——陀思妥耶夫斯基
  • 把你的心碎变成艺术。(梅姨拿了金球奖终身成就奖,说的话:"Take your broken heart, make it into art.")

飞飞是大王:

  •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 感谢是弱者之间的阿Q的精神。
  • 强者怕别人反抗,所以让你们感谢生活的暴击。
  • 弱者这么说,我们是没办法不得已而未知;如果强者这么说,不是贪婪就是坏。
  • 暴击有时并不能让你学到的东西,而且很多东西能在别的地方学到。
  • 生活他按着你的头打你,这时候如果你弯下腰,对它说一声谢谢,你几乎就要倒下了,你就服了,可是我们作为一个人,我们不能服。
  • 即使再懦弱的人,也要守住我们的底线,我们绝不对暴击说一声谢谢。
  • 我希望你们永远不曾经历我年轻时经历的一切,希望你们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的,希望每个人的人生都值得被命运温柔以待,只有这样的生活才值得被感谢。

邱晨:

  • 这样三观笔直的立场有什么挑战的意义。
  • 你不敢用暴击这个轻浮的游戏术语来调侃他的失明。我们今天要谈的暴击,无非就是我们今天走不出去的挫折和失败而已。恰恰是生活的暴击和失败让我们如此的毫无意义,所以我们才必须用感谢来欺骗自己,所以我们才必须用感谢来赋予他哪怕一点点的牵强的意义。
  • 真正的暴击不是一瞬间的兜头盖脸的那种暴击,真正的暴击,是漫长的时间,一分一秒的凌迟你的尊严。
  • 我知道我们的生活里遭受的很多挫折和失败,都是我们自己的原因,可是我们心里依然纠结,我们能不能不要认的这么彻底。
  • 我找到了在座的每一个你,然后我那一刻特别特别的开心,因为我终于可以对自己说,我过去的失败是有意义的,画画的路走不通,原来是为了我在这条路上,走得久一点,那我可以方便遇到你。那一刻,我终于可以读自己说,我的失败不是毫无意义,我谢谢你,这场失败就是我遇见你们的全部原因。
  • 这不是真的,这不合逻辑,暴击不讲逻辑,感谢不过就是一种救赎和安慰而已。
  • 你和那些让我强心闭上眼睛的人没有差异。

马薇薇:

  • 对这个“值得”这个词的判断。利弊判断和道德判断。
  • 面对暴击的情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 暴击教会我们的技能是不该学会的事儿。
  • 天地为熔炉,造化为工,我们万物是什么玩意儿,我们万物就是其中被炼造的铜,我们本来可以自由成长,属于花园,属于草原,属于荒野,这叫人的最健康的个性,可是苦难会教给我们什么,扭曲和压抑我们的天性。
  • 是什么教会了你变成了你最不喜欢的人,是不是挫折,是不是暴击,是不是无数个不得已,可是你要感谢它吗,你要感谢那个让你摔得灰头土脸,面目全非,顽强成长的你吗,你变成了动物园里的那个狮子。你学会了无数个小把戏,没有一个是你想要的。
  • 每个人都应该长成他想要的样子,每棵花,都应该开在它想开的时候,如果不得已,让我们在一个角落委屈地绽放,那也不要感谢把我们移植出沃土的那些人。

陈咏开:

  • 生活的暴击并不是值得感激,而是值得研究。

颜如晶:

  • 感谢它,气死生活的暴击。

蔡康永:

  • 我们人类必须多虑,我们人类必须自欺欺人才能够活下去,因为我们人类需要一个本来不存在世界上的东西,叫做意义。
  • 野外没有一只长颈鹿在寻求意义,没有一只斑马在寻求意义,整个地球上在寻求意义的动物,只有我们人类而已。
  • 我们怎么搞的?我们怎么会开始标榜在动物圈里面,从来没有流行过的概念,比方说幸福,比方说宁静,比方说意义。
  • 我觉得我们人类想多了,生命的本质可能从来就没有打算过温柔善待活着的任何物种,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我认为生活就是生存,而生存,可能只是幸存。
  • 我们中国人说心存侥幸的时候,就是一只兔子被天上的老鹰追到跑不掉的那一秒钟,最后在0.01秒,它躲进了森林里面。老鹰抓不到它,那个兔子幸存下来。
  • 如果生活是这么残忍的,而我们人类想要赋予它很多意义的时候,我们只好自欺欺人。这些东西是我们人类在一个不友善的环境当中,活下来之后,给我们自己打气用的。
  • 今天我们如果一旦要否决一开始投票的那50个人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是在否决这件事情。投给值得感激的这50个人,是在跟我们说,我们能够活着,是幸运的。
  • 今天的题目并不是说『我被生活暴击,我要感激吗?』不是,主词不是我,主词是抽象的,就是,生活暴击我的时候,这值得感激吗。我们如果把它提升到我们对人生的理解来想、我们对于生命的理解来想的时候,我觉得是值得感激的。
  • 原因非常简单,就是我会直接把暴击两个字,从我们的题目里面拿掉,就是,活着是不是值得感激的,然后,我会正大光明地回答说,是值得感激的。而我不认为,有任何一种生活,是没有暴击的。
  • 没有暴击就不是生活。我认为任何一只野外的兔子,任何一只老鹰,它在抓兔子抓不到,结果饿肚子,喂不了他的小鸟,他得到暴击;他抓到了兔子,兔子得到暴击。生命的循环是由暴击所构成的,我们什么时候被承诺过,我们该过一个一生没有暴击的生活。我们什么时候被承诺过,我们要一生幸福快乐。那是我们自我催眠的向往之情。
  • 所以当我把暴击两个字从题目中拿掉的时候,活着是值得感激的,而活着一定有暴击,所以生活的暴击,值得我们感激。

罗振宇:

  • 我们遭受生活的挫折、磨难和暴击越来越少,这是社会的希望,感谢个屁啊。

张泉灵:

  • 奇葩说告诉我们说,其实你不需要好玩,虽然好玩很受欢迎,你只需要真就可以了。
  • 原因的原因不是原因。
  • 没有人真的感谢,就是要写一篇作文而已。
  • 感激暴击不是真实的情绪。
  • 《奇葩说》坚持的价值观: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马东:

  • 我们之所以做《奇葩说》,是因为我们反鸡汤。
  • 反鸡汤,呼唤的是理性、反思和多元。
  • 我们又多少时间去反思。
  • 心理后果才是暴击。生活的暴击不是事件,而是暴击之后的心理创伤。
  • 强者不会理解弱者的心理创伤和变化。
  • 感激也许是弱者的一个路径,它不值得对别人分享,但是对自己也许有用。

张泉灵:

  • PTSD不能用感激来治疗。
  • 大水之后的龙王庙,不是为了感激,是为了求你不再害我。
  • 怎么来对抗生活的暴击,分三步走,第一步,接受他,生活总有暴击,第二步,如果我们能战斗,不管我们是弱者还是强者都要战斗。第三步最重要,放手,再开始。

春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