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城市,回到故乡

第一次见虎子,是在马路旁的香樟树下,它趴在那里,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两只眼睛好像还没完全睁开。我第一次见这么小的狗,猜想可能是刚生下没多久。不过被放在马路边,可见其主人的心狠手辣。我默默在心里诅咒了他千百遍。

那天的气候是典型的热带气候,空气里不见一丝凉风,七月的暑假,我被在外地务工的爸妈接到这里来玩。于是偶然邂逅了虎子。虎子,虎子,是我后来给他起的名字。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虎子。

我本来的目的是去同乡的家里找李辉玩,他和我境遇不同,他爸妈出来时便一直带着他,一家人租住在小马路旁的一间出租屋里。我每次去那儿,都感觉像极了一个洞穴,这让我想起来棺材,在我的脑海里,只有棺材是埋在泥土里,而只有人,还是死人才会埋在棺材里,那封闭狭小没有空气的棺材,让我每一次想起,都一阵窒息。

我原计划没变,只是多了虎子。我一路抱着他,虽然他身上还有点脏,一些黏黏的东西粘在尾巴上。虽然有些厌恶,不过还是怜悯心占据了上风。

又一次来到棺材,我止步在门口你,冲里面喊李辉,李辉。

他跑了出来,看到我抱得虎子,愣了一下,我给他解释说是在马路边捡到的,他叫虎子。

他说我们走,不顾身后传来他妈妈的尖叫声。

我们越走越快,直到离他家很远才停下来。他说我们找个地方给虎子洗洗澡吧,我觉得他还太小,不过这么热的天,应该没什么事。我们就绕过马路,找到那条长满野草的小路,往那条湖走去。

最先带我去那条湖的是爸爸,他工作了一整天,回家满身是汗,就说儿子,爸带你去洗澡。我们骑上他那条老式摩托车,一路疾驰,绝尘而去,老式的摩托车发出嘶哑的声音,像上了年纪的爷爷。

我不会游泳,而且一直都没学会。爸爸把我放进水里,我拼命的挣扎,却丝毫没有一点进步。我沉进水里的时候,看到水在我头上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然后把我埋住,开始呼吸不到一丝空气。

最后我索性放弃了,我开始承认,有些人是天生的旱鸭子,也将会是一辈子的旱鸭子。

 

湖是一条人工湖,水是土黄色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多的人来这儿游泳,当然是在下午六七点的时候。

我们带着虎子到湖边时,太阳的方位显示时间是十点多一点。我们一点点走近湖边,那些稀泥一踩一个脚印。我们一步步靠近湖边,我放下虎子,慢慢接近湖水,捞起一把往他身上泼去,他打了一个激灵,浑身一哆嗦,想要逃脱,不过他还小的没有力量挣脱我的“魔掌”。我看向小辉,他直直的望向湖中央,说我们下水吧!我说你疯了吗?这儿现在没有大人,我们又不会游泳。

不过最后我还是没有经得住他的死缠烂磨,毕竟天气真的太热了,我们把虎子放到太阳下晒暖,然后麻利的脱光衣服,一头扎进水里。说好谁也不许跟大人说。

我们就在水里乱着玩,只是在湖边,我对水还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也许是因为它曾经夺走了那么多人的生命,也许是因为,我到现在还没有学会游泳,不过更重要的原因,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也差点被他夺去生命。这件事一直没敢对爸妈说。

小辉从水里钻到我面前,把我吓了一跳,他说我皮肤好黑,不是我爸爸妈妈的孩子,然后毫不客气的推了我一把,我生平最讨厌别人这样说我,我也推了他还击,然后我就看到他轻飘飘的向深水处浮去。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湖水漫过了他的头顶,然后他浮上来,我看到他湿漉漉的脑袋,紫色一样的皮肤,接着又沉进水里,再也没有浮上来,我声嘶力竭的喊他,李辉李辉,却没有回应。我慌了神,在齐腰的水里手足无措。

我选择了逃避,我抱起虎子跑开湖边,躲进了一个废弃工厂的草丛里,和虎子一起。

一天以后。

小辉的爸妈还有我的爸妈最后还是找到了我们,小辉的爸爸一手把我拎起来,然后我爸爸冲上来,他们厮打在一起,小辉的妈妈在边上喊打死他,我妈妈像我当初在湖边喊小辉一样,声嘶力竭的喊,你们不要再打了。

他们收工以后,开始商量小辉留下来的问题。我的爸妈怕吃官司,选择了私了。我从那天躲进废弃工厂以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虎子饿的奄奄一息,我却不想给他一点吃的,如果不是虎子,也许小辉就不会死,我心里这样逃避者责任。虎子后来张开眼睛以后,一直看着我,充满了绝望,对这个世界的绝望,我一直觉得这双眼睛那么像那段时间小辉的眼睛。

那时候我们一起偷跑出来玩,也是在这家废弃的工厂,他说他的爸妈老是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都是因为缺钱,爸爸工资不高,妈妈一直抱怨生活难过。甚至吵的最凶的时候,他们甚至提到了离婚。当然也提到了我的抚养权,我躲在房间里,听他们说了很多,不过让我记忆最深的是妈妈说,贱人的种,死了还让他来折磨我。

原来我真的不是我爸妈亲生的,一瞬间,我的世界崩塌了,我看到黑暗向我一点点袭来,慢慢的将我包围,看不到一丝光,四周的空气像被抽空了一样,我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爸爸在一旁抽着烟,心烦意乱,也许只有尼古丁可以让他得到片刻的宁静,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一瞬间好像苍老了很多,两肩下垂,头发已凌乱,背也弯下了不少。

我咳了一声,爸爸转过头看着我,把你熏醒了。

我点点头,他就很乖的把烟掐了。

我看着窗外,此时已经夕阳西下,透过窗户洒进来的余辉,让我想起了小辉平静的脸庞。

我好像明白了小辉为什么那么平静,在水里没有挣扎一下,那天我们一起跑走时,他的妈妈在后面喊,你怎么不死外面啊!

爸爸说你跟我过吧!你妈妈已经走了。是的我都知道了,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儿子,如果没有小辉的死,或许我们家里的这层纸也不会撕破,我们依旧像很多普通的家庭一样,生活下去。是那笔赔款,花干了我们家最后的存款,让妈妈不堪重负,离开了我们,或许我真的不是她亲生的,不然即使家里赔进了最后一分钱,她也不会离开我。我是个不幸儿。

那天晚上,我梦到了小辉,还有虎子,他说水里好冷,我就被吓醒了,醒来后一身冷汗,我知道小辉,你是故意的,你的家庭即将支离破碎,你忍受不了他们无休无止的争吵,还有妈妈的冷言热讽,受不了爸爸的无情的皮鞭。可是你为什么选择了我,你知道你这样也害的我的家庭支离破碎,早知道如此的话,那时我就应该陪你一起。或者你一直都在,你在怪我没有陪你一起,我们说过一起玩到大的,你是来带我走吗?我看到阴影处有个模糊的东西,我出现了幻觉,对,我快疯了。

我还是一直没有说过话,今天我开口了,我的妈妈是谁,她在哪儿?

事情的真相,远比我想像的简单,爸爸在和妈妈结婚前,爱上了村里的一个女青年,两个人心心相映,无奈上一辈之间有恩怨,于是他们决定私奔,不过还是被逮了起来,我就是那时候被生了出来,被殴打的爸爸扯着喉咙说要保住孩子,于是妈妈就在那场私奔后产下我死了。从此他就抱着我离开了家,再也没有回去过。怪不得他们把我放在外婆家,再也没有回去过,只是把我接过来。

妈妈是后来看他一个人带孩子辛苦才搬过来的,说白了也是一个人过得辛苦,又没有孩子,爸爸看他不嫌弃我,就答应了,可是建立在这么薄弱的物质基础上,究竟能走多远,如今又经我这么一戳,家庭像一张薄纸一样,破了。

这又让我想起了小辉,你至少是你爸爸妈妈亲生的,可是你为什么也想逃脱,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一个家庭的力量,可以塑造一个成功的人,也可以毁掉一个人。

我做出选择的那天,虎子去世了,也许是因为那次在湖边给它洗澡,那么幼小的崽子,回来以后就开始发热,鼻子了呼出滚滚的热气,眼睛里含着浓浓的眼死,最后眼睛都没睁开,我也庆幸它临时去没有睁开眼睛,不然我会想起小辉,我一直觉得小辉死了,附在了虎子身上,虎子的死,我是有责任的,我看它痛苦的样子,就把爸爸的安眠药偷出来喂给了它。

小辉的死,让我一直恐惧,我不知道他那天平静的脸庞下,掩藏着一颗怎样的心,知道我的家庭支离破碎,我才理解。

而虎子的死让我有一种解脱,我知道它本就活不成,那天在树下抱起它我就知道,只不过我想陪他走完这最后的时光。

我劝说了爸爸和我一起回故乡,我想去祭奠我那素未谋面的母亲,也想结束爸爸这么多年无根的漂泊,他被我毁掉的全部,我会和他一起努力,还他一个温暖的家。

而且那儿再也不会有一个绝望的小辉和一只奄奄一息的虎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