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是用来实现,不是用来缅怀

繁华闹市,虽说远离父母亲朋,工作压力大,生活成本高,大家都是来自各地的漂,但它不会让你觉得单调无聊。

想安静的时候,就可以宅在家中拒绝任何打扰,想热闹的时候,只需走出家门,无数种活动、无数场讲座、无数个音乐节、演唱会正在进行着。

沙滩音乐节、草莓音乐节、草地音乐节、台湾民歌40年……每个坚持下来的音乐人都是完美的理想主义者。

每当“曾梦想仗剑走天涯”这一句被唱起,我浑身的汗毛就好像接到命令一样全竖了起来。这么多年来,这种反应从未改变过。许巍、朴树,是从未被取代的爱。奇怪,对这一类型的歌手完全没用抵抗力。

现在又多了一个,郝云。


他们拿着苹果手机

他们穿着耐克阿迪

上班就要迟到了

他们很着急

看过一期草莓音乐节,老实说,就是奔着郝云去的。他的这首《活着》我曾单曲循环了无数遍。这次终于有机会听现场,好久没那么激动了,第二天发现自己嗓子都哑了。太喜欢把日常生活写进歌里的感觉,喜欢歌里那份小屌丝对生活既有不满更有努力与憧憬的真实感。

站在高楼望下去,每天匆匆而过的我们何尝不是小蚂蚁。无论是为了别人期待的自己,还是为了自己期待的自己在努力。有迷茫,有放弃,有懊恼,有坚持。

都说社会才是最好的学校,是永远毕不了业的大学。读书时候那些对考试的抱怨,开个家长会都仿佛如临大敌,果然是不识愁滋味的少年岁月。告别了学校才发现象牙塔的好,几个朋友经常在一起调侃:读书千般好,可惜不发钱。

现在想想,不发薪水估计是上学唯一的缺点了吧。


一年一年飞逝而去

还是那一点点小积蓄

我喜欢的好多东西还是买不起

生活总麻烦不断

到现在我还没习惯

都说钱是王八蛋

可长得真好看


嘿,你这磨人的小妖精。唉,你这好看的王八蛋。

与人聊天或者听人聊天,不出十句就会聊到房子。不管是“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套房”,还是“宁要关内一张床,不要关外一套房”的金玉良言,近年来都被PIAPIA打脸。

曾经我也奉之为真理的,以至于一个姐们刚在关外买房子的时候,我们还质疑她干嘛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结果不出半年房价就翻倍了。那哪里是鸟不拉屎啊,简直凤凰都筑巢好嘛。

年轻人要买房子基本上都要啃老了。而你曾梦想过的“一碗汤的距离”,现在看来,应该要用象印来保温了。

钻在各种牛角尖里出不来的时候,听到郝云在问:难道说,你的理想,就是这样渡过一生的时光?


其实我也常跟自己说

人要学会知足而常乐

可万事都一笑而过

还有什么意思呢


有人说,顺其自然是一种随遇而安的豁达。有人说,顺其自然是放弃的借口,是不努力的美丽外衣。

不禁想起他的另一首歌《突然想起理想这个词》。理想应该也是一种信仰吧,有的人因为信仰而找到力量。有的人背弃了信仰,离理想越来越远。能让你一笑而过的也许都不是真爱,更谈不上信仰。

舞台上的郝云对着台下无数激动挥舞双手的人呐喊:你们还活着吗?

舞台下汹涌的人潮响起热烈地肯定:活着!

有时间弹琴有时间看书,有时间享受庸俗,有时间享受孤独。是的,我们都还活着。也希望我们的理想,不是仅仅用来缅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