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写春秋

怂人日记--第一回

如果你非得问我现在想吃什么!我想吃一桶方便面,老坛酸菜味的。那好像是我记忆中酣畅淋漓的样子!

写给像我这样的人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现牛羊

走在宽敞干净的大路上,风也拂面,雨也拂面。大抵,我们都爱这个样子的世界。不由深吸一口凉气,再缓缓吐出来,便想着这样的空气可以洗洗被烟草熏过的肺叶。

记得小时候我给母亲这样说:我又不是女娃,我要很努力很努力,以后才可能有出息。可能那时候我就带着一点偏见,也带着过分的男子气概。毕竟,我现在也还有这样想着。

每天,都想把自己在乎的东西过问一遍。事也好,人也好。总想着别冷落了任何一个我的爱人或者说可能在想我的人。

我总是有些分不清楚时候。分不清四季,分不清冬夏,分不清酒桌令,也分不清自己该在什么时候出现,或者说做点什么。如果不自在,自己站在或者蹲着都会多余,更何况还想说上几句话。

上次离开青岛的时候,花还开着,草也绿着。便没有觉得多么新奇,也没有觉得多么自然。前两天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半的样子,一碗蛋炒饭过后,便倒头睡去。醒来还是在早上七点过的样子。

诚然,我实在想不到睡眠给我带来的好处,这两年少了些失眠多梦,便也很少心事重重的样子,便也很少郁郁寡欢的味道。单人床的旁边总多放着一床被子,确实越来越担心寒冷的北方。被子就盖在下巴的地方,无聊时,便用胡子蹭蹭。这感觉也是乐此不彼一般。

十月初的大自然太过阴晴不定。温柔的时候便穿个长衫随波逐流,严厉的时候也穿上厚外套在某个角落瑟瑟发抖。在和同事工友们嘘寒问暖一番过后,拿出了自己严厉的资本,又在那里趾高气昂,也在那里垂头丧气。

我也在幻想自己能中个彩票或者意外之间得到某个传世古董,然后就能不上班,然后一家人都不用上班。我还是穿着现在的鞋子、现在的衣服。走在大街上,只是不用再左顾右盼,回首顿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