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小记之“富养富养”爸妈

文/風雨綫    时间/ 2017年2月10日

无意间,于微信公众号读到一篇名为《比你自己更该被富养的,其实是爹娘》的文章。相较于之前的《穷养儿子,富养女儿》《当穷养的儿子遇上富养的女儿》之类的文章,倒是让人拜读二三。当然,此处无任何褒贬之意,仅是前者给当前的我诸多触动!

图片来自网络
富养,有物质富养和精神富养之别。

双亲,五十来岁,算不得真正的老年人。只是,他们也的确需要“富养”。而今,能给的,或许仅仅只是微不足道的物质关怀和零星的精神慰问。

2014年,大学毕业,特岗教师成为我的第一份工作。然而,就是这样一份抉择,却让爸妈高兴了很久,别人问起时,自豪地说“老师”,甭管问话者对老师何态度,颇有“自得其乐,不管春花秋月何时了”的味道。我知道,老师,是让二老放心的职业;再则,相比于大新疆,丰都北岸边陲小镇,空间和时间上都显得小巫见大巫。犹记得,大一开学前,在重庆北站的情形,爸爸在重庆师范大学迎接新生点踌躇了很久,回来跟我们说“在重庆师范大学才好呢”。其实,至于好不好,他心里评判的称也就是距离和师范罢了。然而,我的职业抉择并非只是遂二老之愿,只是我的喜好正中他们下怀罢了。我想这样的默契,至少可以算得上零星的精神安慰吧!


当我有了工资,不多的收入,我开始着手给他们来点儿物质关怀。只是花我的钱时,比花他们的钱心疼百倍。二人都选了小米手机,不知真是口里说的小米手机好用,还是其他的。爸爸宝贝手机,最初,妈妈动手机,都叮嘱她小心小心,给别人看时,必须是他自己操作,而今,两年多了,手机上的音响嘶哑了、运行也不流畅了,让他换,他说还能用没必要。妈妈更夸张,买时,便再三推辞,拿到手后,点点屏幕都是小心翼翼,一年多以后,还是崭新的。问她平时都不用么?答曰:不用滴个,哪有时间用嘛,电话也不多,悄悄儿放起……

暑假期间,给他们买了几套衣服,嚷着买了那么多,再三叮嘱不能再买,穿不了。穿起来,直说闺女眼光好,合身,要得。出门,别人一问,女儿选的、买的,脸上阳光满面。其实,哪是什么好衣服,或许,只是出自于我手罢了。

春节前,逛街买衣服,转了很多店,要么不合身,要么有些看起来高大上的店不愿意进,满城转了半天,偶遇一合身衣服,一听三百多便觉得贵。在妹妹和我的动员下,最后才买走……回来穿上,碰到幺姨、舅妈、幺妈她们,便要吹吹买衣过程!


前些天,妹妹开学报名,爸爸和我陪着一起去,结果妹妹的班主任跟他握了手,说了妹妹的表现,分析了她的成绩情况。回来后,心里特别高兴,舞者沧桑的带着老茧的右手,跟妈妈炫耀,“哎哟,第一回这样子跟班主任握手呢”。之前,他可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去送我们上学的。便是这样件寻常小事儿,于他如此开怀,出乎我的意料!

前几天,鉴于身份证十年之期已满,便去重新照,结果不凑巧,人超级多,于是,便去农贸市场跟弟弟们边玩边等。结果,等来了爸爸的电话,先问我在干嘛,等我抱怨人多以后,再说去取钱,没带眼镜,按了两次密码都错了,问我密码是多少。我知道,他哪里是记不得密码,他打电话是来求助的,希望我去帮帮他,结果一听我还没有照身份证,便说自己去柜台排队。后来,我和堂弟见公安局人还是很多,索性不支声去看看爸爸。他一见我去,就乐呵呵地走过来说,眼镜模糊、输错之类的。帮他解决了问题,他便高兴地回家了……


今日,离开之前,鉴于他们手里现金不多,我便说匀点给他们周转,以备不时之需。结果,都说够了够了,都不要。推来推去,转手几次,犟不过我,最终只好收下……其实,我知道,节衣缩食罢了,哪里真的够。

爸爸提前为我买了汽车票,不断催促我别迟到别迟到,临行前,就提醒了下雨了带上伞、东西别落下,然后,便和一叔叔摆龙门阵去了。妈妈,抱着我的衣服,又怕淋湿,又怕下雨了我带不动,几番纠结,几番叮咛……只是,汽车开走之际,我却未来得及看到她送我的身影!

本来,汽车票,该我自己去买;行李不是多得不可思议,该我自己提;那些叮咛,该我送给即将远行的他们……只是,我知道,他们做点儿事儿,或许比我拒绝他们帮助,要好得多!


晚上,近十点,接到爸爸电话,问了姨父他们,说到学校发信息就可以了,然后便说要睡了……女儿行千里,父母均担忧,只是,他不说,我便不点破,权当一种无言的体贴吧!


俗语云:“雁过留痕。”然而,絮叨至此,似乎,不曾有“富养爸妈”之痕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