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悲剧的制造者是谁?

“你读小学的时候,受到的最奇葩的惩罚是什么?”

“被年近四十的男老师亲嘴。”

我小学三年级语文老师,是一个身材矮小略显瘦弱的喜欢留点胡茬的老男人。他惩罚班级女生的方式就是亲人家嘴。也许你觉得不可思议,但这是真的。而且奇怪的是,我们那个时候只是觉得恶心,而并不觉得他侵犯了我们,更不知道这是一种犯罪,一种猥亵。我们只是很怕这个老师,所以到现在还记得。而且这个老师家和我姑奶奶家是隔壁,所以读小学的时候去姑奶奶家的次数都变少了。

后来长大了,自己的世界也变得辽阔了。也不害怕去姑奶奶家了。记得每次去她家,姑奶奶都会做好多好吃的。我们吃饭的时候,隔壁那老师的老婆都会来我姑奶奶家。她是个很魁梧的女人,是那种与小家碧玉小鸟依人完全相反的类型。短发乱糟糟的,嘴巴很大,嘴唇很厚,皮肤黝黑。她每次都捧个很大的瓷缸,里面堆得满满的饭菜,慢慢摇到姑奶奶家:“你家又来一大家人啊!”每次都是这句话,嗓门很大,还一边陪着笑。然后或是靠在门框上,或是坐在门边的凳子上吃饭。“来,来,来,夹点菜吃。”姑奶奶每次都这么说。这女人嘴上虽说着不要,脚却走向桌子,夹了菜继续在门边吃饭,还连连和我姑奶奶大声说话,把饭噴的到处飞。每每这个时候,我都忘了吃饭,只呆呆看着这女人的嘴巴,然后脑袋里浮现出那老师亲班上女生的画面。那个时候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联想,现在也不是特别明白。不知道自己是厌弃这个女人,觉得他老公亲别人情有可原;还是可怜这个女人,毕竟他老公在亲别人。

记得有一年夏天,我在姑奶奶家长住。姑奶奶家门前是一片小湖,因为水很浅,所以我们经常在里面洗澡玩水。一个黄昏,站在门口望着湖里的热闹。湖里有一群鸭子,七八只的样子,是隔壁女人家的。鸭子很贪玩,天快黑了也不愿离开湖回家。女人拿一根竹竿,从湖这边走到湖那边,转了好久,也不能把鸭子赶回家。她越来越着急也越来越生气,然后她一气之下直接走进了湖里,把鸭子赶回了家。也许你觉得这很平常,那是因为你没目睹她走过湖的画面。由于鸭子整天都在湖里玩,所以湖水很脏,湖边还有很多鸭毛和鸭粪。她连裤腿都没折,只脱下鞋就下了湖,湖水只淹到她的腰部稍下的地方,她往湖里走了几步,嘴里连连喝着鸭子,她经过的地方水马上就浑了而且变成红色。我马上就反应过来,那是血的颜色。于是这个画面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以前也明白为什么,现在想想,我应该是感觉这个女人很可怜,她男人明明在家也不会帮她赶鸭子;而且也觉得她蠢,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于是渐渐的把她大口吃饭的样子淡忘了很多,只记得她赶鸭子的样子。

后来又听姑奶奶和别人谈起这个女人年轻时候的事。原来她的父亲很早就和这男人家订下了亲,由于这男人那个时候还在读书,所以迟迟没有结婚。而且这男人读书的钱大部分都是这女人出的。这个男人在师范学校读书的时候,他们村里也有个女人同在这个学校,和这个男人彼此相爱。后来这男人考上了老师,成了国家人口。他没有和他爱的那个女人结婚,而是娶了这个没文化不漂亮的女人。据说这女人刚结婚时还很骄傲,他丈夫是个守信用的好男人,且是人民教师。后来一二年内,这女人生下一儿一女后,这男人就和她分床而睡了。这男人喜欢的那个漂亮女人后来也嫁个了她们本村的一个没什么文化的男人。这男人对她千依百顺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忘不了这个老师。于是他们二人很有默契的重新在一起了,开始还是偷偷的,但后来越来越光明正大了。甚至于,过年时这两个女人同桌打牌,这老师会坐在他情人身旁,掏钱给她。你们可能会问,难道那个漂亮女人没丈夫?她又丈夫,儿女现在都已成家,孙子都有了。但她丈夫只要一提起这个老师,这女人变装疯卖傻,寻死觅活,不是脱光衣服在大庭广众之下撞墙,就是拉屎拉尿。她丈夫没有任何办法。你可能又会问这老师的老婆怎么会允许他们这样,这个我也猜不透,她就这样守活寡守了大半辈子,她就这样活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经常会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我们的世界别人不懂,别人的世界我们也不懂。只是我不知道,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两个家庭,四个人的悲剧,这当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