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不会有更健硕的十年了。

自上大学离开家乡之后,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小城市过一眼到老的日子。
这些年,也波波折折,人生历程足可以写成一本书。
也将继续浪荡下去,过滚荡的人生,是我的选择。然而,却不是母亲的期望。

母亲来到我的城市陪我1-2周,这是每年都有的默认约定。
每年还会带母亲去旅行1次,今年因为疫情拖到年底,也已经安排上了在12月初的行程。
今年9月28日,母亲到杭州我家,准备跟我一起国庆去画室写生之行。
今天发生了一件小事,但是它在我心里击起的水花,并不小。

因为公司离家很近,900米的路程。母亲说中午饭做好了给我送过来好了,别叫外卖了。
我说,好啊,反正很近,也是一条直路。

12点半,母亲还没有送过来,于是我致电过去问问。
母亲说耽误了点时间,马上送来,马上啊。
我说,不着急,你慢点,或者别走路了,打车啊
母亲说,是不是可以叫美团跑腿(是的,我妈还是超级潮的,大部分APP都会玩)。
我说,可以的,但是我也没叫过,你现在学叫跑腿我怕你弄不明白哦。
母亲,也是,那我打车啊。

后面省略一些情节还原,大略是不知道我公司的具体地址、车不怎么好打、车打到目的地之后母亲在几幢大楼中迷路了。
我接到母亲之后,快速的吃完了饭,让她慢慢散步回家,毕竟只有900米以及一条直路。

看着母亲的背影,想到今天中午在我看来极简单的一条路,她前后跟我通了8个电话,才能走过来。而这个老太太八年前还跟我一块去过拉萨,在那木措的湖边过夜;几年前,不会英文也能团个老太团去闯泰国。我感慨,时光在老人面前过于残酷了,而我们依然在城里打拼着,为更有安全感的资产数字。

所以人类的一代接一代,应该如何在亲情寄托和个人生活之间做完美的权衡。
也许我正是因为不擅处理亲情,所以选择了丁克,让自己的生活尽量纯粹吧。

我做到带母亲每年都出去旅游,其实已经令她羡煞旁人。
母亲不会有更健硕的十年了,我需要更快的完成安全的资产积累,带她去更多更有趣的地方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