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暴力对 一个人的伤害有多重,现在想起自己的遭遇都忍不住流泪。

      我叫樱子,从小,长相一般,成绩一般,家境一般,几乎没有朋友。妈妈常常叫我主动去找同学玩,我才不要主动去找,我认为那样很丢脸。有时候他们来找我玩,我也会陪他们玩会儿,当他们被别的小朋友叫走了,我虽然沮丧,但不会跟去,只是远远的用眼睛瞟一眼,仅此而已。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学习成绩非常不好,眼睛严重近视,笑起来两颗大门牙突出来,同学们给我起的外号,叫做大兔牙,四眼妹。我不在乎,因为我在乎也没用,事实胜于雄辩。没人理会我的感受。记得有次数学自习课上,数学老师也是班主任,喊我去讲台上,我以为我的作业终于得到表扬了,没想到走进她身边,她用批改作业的红笔在写着我名字的本子的封面圈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告诉我上讲台写一个“数”字,我不明白情况,畏手畏脚的拿起粉笔开始一笔一划认真的写字,没想到写完后,老师让我站在一边,然后叫同学们都停下来看黑板,指着我的字,嘲讽着说,大家看,这个是数学的数吗?同学们回答不是,因为我把数学的数写成了上下结构,米字底。老师,然后让另一个同学上来写了一个正确的字给我看。我看了后才知道我把左右结构反文旁的数,写成了上下结构。当时羞愧难当,也忍着头皮,什么也没说,老师一顿嘲讽,挖苦,同学们的哄堂大笑。我至今都回忆不起来,我如何走下来了讲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的。


       数学老师要求暑假去他们家补课,每个人都要去。我也搬个凳子去了。上了三节左右,我妈迟迟不给十元补课费,我没办法,只好在中午老师回去休息的时候偷偷把凳子搬回家了。我以为就上了三节课,老师也不会为难我,可是老师确因此记恨我了。开学后,她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报复我,再一次统考我得了全校第一名后,大会上校长宣布我的名字让我上台颁奖的时候,这个老师听到我的名字,瞬间从我的背后狠狠的踹了我一脚,那一脚由于我没有准备,反应不及,差点在走路的时候跪倒在地上。我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径直走上讲台去领奖了。

 我有个哥哥,比我年龄大二岁,但是由于学习成绩不好,留级了。留级后,和我一个班级。哥哥爱玩,写字不认真,老师常常上课拿他做典型,完了还不忘说我一句,说完后同学们就朝着我们两个人意味深长的一笑。下课后同学们就开始拿我开涮, 那我哥开涮。教室的桌椅有几个是坏的桌子和凳子,我每次都是坐那个凳面和蹬腿分离的破凳子,即使我现在分到的是好凳子,过不了几天他们也会把最差的给我。

       小学整个学习生涯和生活都很辛苦,苦的不是学业,而是环境。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整个小学我的 学习成绩都很一般。各方面水平很一般。我经常听到同学们,周围的邻居们对我的评价是,你以后咋办呀,笑起来是大兔牙,又戴个眼镜,一个女孩子嫁都嫁不出去。我不知道他们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并未从他们的嘴里听出善良的含义。

      或许就是如此,让我没了自信。虽然学习成绩一般,仍旧坚持学习。而慢慢的一切好像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我顺利的上了初一,很多在我看来学习好的同学,居然辍学了。上初一后,我以为换了环境,情况会有所有改变,这里不再是原来的同学,大部分都换成了周边各个学校来的学生,但是好像情况只是稍微的好转了一点。开学后不久,我发现我的身边出现了一道彩虹,那道彩虹就是我的语文老师。

        他的语文课讲的很生动,我很喜欢听,我的语文成绩也就慢慢提升了。有几次他把我的文章拿出来当着全班同学来朗读,使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没想到自己会有人欣赏。可惜他不是我们班主任,只是我们的语文老师,上完课就回去自己班级了。他们班级有一个女生,是我的小学同班同学,家庭条件好,学习也好,人也长得漂亮。人缘好,老师也喜欢,特别是语文老师也就是他们班主任非常喜欢,选她为他们班的语文课代表。每次经过他们班的时候,就看到语文老师在指导她做些什么。而是的内心仿佛被人抢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失落无比。那个时候,似乎成了争宠的模式,只要是语文作业,我都认真的完成,尽量好好写语文老师布置的作文,然后争取让老师来课堂朗读。记住我的名字,记住我这人。

       或许是我没有那个女生漂亮,或许没她学习好 ,始终,在语文老师心里,我是个可以提一提,但是提完就会忘却脑后的人。

后来我上了初二,换了语文老师,这个语文老师是个中年男人,此时我的语文成绩已经很不错了。每次上课我都认真的去学习,下课认真做练习不懂就问,我不怕别人笑话我,我只想早点考上高中,上大学离开这里。所以每到不会的题目,我就会主动问老师,在教室里问,在他的办公室问。

我的语文老师还推荐我去学校的广播站,再后来我成了 学校的广播员。再后来我成为班主任的新宠,做家长会主持人,写黑板报。然后英语,数学,语文各个都不错。到了中考,我居然顺利的考上了高中。据说排名很不错。很多在我看来,很优秀的 同学居然没有考上。

初中三年的学习生活就这样结束了。这三年改变了我的一生,我不在怕陌生人,敢于在话筒面前讲话,敢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话,我不再惧怕流言蜚语。有事的事情我直接找老师解决,不在依附于同学之间的关系,我想既然同学之间不能帮助,我就直接建立自己和老师之间的关系,有事情直接去找他们。

到了高中,我的成绩中上游,喜欢理科。和每科老师都保持很良好的沟通,遇到事情就去找他们直接沟通解决。事情仿佛变好了很多。很多老师会主动给我好的建议,我的思想上更加成熟。心理上也更加的成熟。

虽然和同学之间的相处仍旧一塌糊涂,但是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在教室的时候,他们说我难看,学习不好,不爱说话,和其他同学联合起来欺负我,诋毁我,可是我和老师正常沟通的时候,他们又说我拍老师马屁。

很快我去了南方的大学,这边的同学见了我都说我的声音好听,皮肤细嫩,身材纤细高挑,大长腿,身材比例极好,眼睛又大又园,我说我戴着眼睛不漂亮。他们却说,没事,戴眼镜也不影响你的漂亮。后来的我慢慢的越来越自信,变成了学校的优秀的广播员,做广播站站长,和校领导一起经常沟通工作,和各科老师好都保持着良好的沟通。

如今我才知道自己所承受的这些就是校园暴力,只能默默忍受。我不敢告诉父母,因为他们太忙,为了生计已经筋疲力尽,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忧。为了这些我忍受了常人所不能忍的痛苦,而我无疑是在校园暴力中最终活下来的那个人。但是虽然我活下来了,那块伤伤疤至今都隐隐作痛,不能触碰。

学校本身是心灵塑造净化的地方,但是由于每个人的素质不同,成了很多人的噩梦,不仅不能净化心灵,反而让孩子内心承受不能承受之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