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椤湮神咒(18)

字数 4760阅读 99

南七宿的镇邪铜符

《椤湮神咒》前言&目录

文|梁野

前情提要:我叫陆福生,是个富家少爷,民国十五年十月初一我在家中发现了一张古怪的皮,不明不白就中了一个咒,这是来自远古神灵最阴邪蚀骨的椤湮神咒,可当时我还蒙在鼓里,危难之际一块名为“璇玑”的墨玉助我驱邪,却也带来了无尽苦恼……

现在:我醒来后认了韩婶作干娘,她暗中传我七字密咒和手印,令妖物知难而退,但没成想妖物去而复返,这一次它没有攻击我们,而是疯狂地冲入石屋……

邪魔现形

我急忙朝这半塌的石屋子冲了进去,只见那黑色脓球裹着挖出来的石头匣子,发出“咔咔咔”的响声,似乎正在拼命地试图咬碎这石匣子。

它显然是被一种更为强大的力量给控制了!

虽然我也一时间想不明白。

可我隐隐地就觉得,石匣子里的那张古怪的皮,似乎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我才刚刚靠近它,就听“砰”的一声闷响,黑色脓球浑身爆出一股子气劲,我被一下震飞了出去!

我倒在脓水里面痛得龇牙咧嘴,好不容易挣扎起来,就看见那黑色脓球的大嘴里,有一卷长长的东西滚了出来。

这东西不是别的。

正是那卷古怪的皮!

这卷古怪的皮落入脓水中,忽然腾起一股子浓密的黑气来了,这股子黑气片刻便将黑色脓球罩住,接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我就看见黑色脓球猛烈的颤抖了起来,大约一炷香的功夫,这妖物大嘴一张,十数条舌头夹着黏液伸了出来!

这些舌头毫不停留,立即冲我倒卷了过来!

我惊得魂都吓飞了!

这些曾经梦过的长舌鬼怪,难道竟然是真的?!

我站的很近,看得一清二楚,这舌头上长满了倒刺和吸盘,要是被它缠住,顷刻便能撕下一块肉来!

才一息之间,这怪舌已甩至我的面门,眼见要将我击中之时。

我下意识的捏出手印,飞快地念出口诀,幽蓝色地光芒立即弥散而出!

光芒生出无形的气罩,防护住了我前方的每一个角落。

瞬息之间,那舌头就被弹了开去!

虽然吃了这亏,但这妖物显然不肯罢休,舌头飞快地往不远处的黑色脓球缩了回去。

缩回舌头后,这黑色脓球再度猛烈地颤抖了起来,这时候异变发生了!

我一看魂都快吓飞了!

我就看见这黑色脓球的大嘴巴里,突然伸出两条手臂来了!

这根本不是人的手臂!

因为人的手臂绝不会是藏青色的,更不会长满了鳞片!

这时候更加令人惊怖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这两条大腿粗的手臂紧紧扣住脓球上下的两瓣大嘴,猛地撕了开来,扯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接着从里面爬出一个邪魔来了!

这邪魔与我一年前噩梦中所见的,是一模一样!

只是没有那般巨大,但眼前所见的身长七尺,也已强壮得令人难以置信。

这邪魔一爬出来,浑身都是黏液,它身后地那个黑色脓球如同被吸干了一般,片刻就瘫缩成一张烂皮。

它惨白的眼珠子转了一转,浑身上下发出了“咔咔咔”的怪响,听起来骨骼筋脉似乎都在抽搐,接着“唰”的一声爆响!蝙蝠状的双翼从它背后猛然伸出!

周围弥漫的尘埃在光线中微微一颤,我就觉得眼前一晃,邪魔已然扑至我的眼前!

我来不及躲闪,吓得立刻闭上了眼睛!

可等了片刻没有动静,我又怯生生睁眼一看,只见这邪魔立在我面前,正紧紧地盯着我看,它伸出手来,将一样东西捧到我的眼前。

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那卷古怪的皮。

它这一举动已经令我万分惊讶了,但是接下来还有更令人吃惊的事。

它说话了!

它的声音沙哑而古怪,但似乎有一种莫名的诱惑之力,这种力量仿佛可以透入我的骨髓。

“你想要愿望吗?”

它张开双手,紧紧地盯着我,似乎在等待着我的回答。

愿望?

我一听这个恼怒不已!我的愿望就是你这邪物赶紧给我滚!我正想骂出口来,但是更令人吃惊的事发生了。

只听这邪魔问道:“要我滚吗?这可不是一个好愿望。”

我顿时头皮发麻!我去!这邪物居然能窥见我心中所想!我干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问:“你是什么东西?竟能窥见我心中所想?”

邪魔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我本是一体,你思便是我想!”

我一听脸色煞白,心中惊惧不已,愣愣地问:“你想做什么?”

邪魔嘿嘿一笑,凑到我面前说:“准确的说,是你想做什么?你想自由自在,想家人平安,想要美貌的姑娘帮你暖床,或者……”

邪魔指了指不远处的干娘,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或者你只想要认一个干娘……你内心深处所有的愿望我都能帮你实现,只要你……”

邪魔嘿嘿邪笑不止,我急忙问:“只要我做什么?”

“只要你为我奉献祭品,”邪魔目光中闪现了异样的神采:“我很饿,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祭品……”

“祭品?”我呐呐着问:“什么祭品?”

这邪魔甩了甩舌头,指了指门外不远处的家丁丫鬟们,一时间邪笑不止。

“她们就是祭品,把你的血喂给她们吃,她们就会成为祭品,很快就会去往极乐世界,嘿嘿……”

我脸色铁青,冷冷地说:“你要我帮你杀人?你痴心妄想!”

邪魔摇了摇头说:“他们总有一天会死,现在死和以后死有什么分别?你现在做也好,以后做也好,你总有一天会做的。”

我低下头想了想,然后我笑了笑,抬起头来冲它嚷道:“好!我帮你做!”

邪魔听到我的话眼珠子转的飞快,似乎充满了莫名的喜悦。

“我帮你……”我话音未落,突然捏出手印,冲这邪物猛的一指,口诵七字密咒绵绵不绝!

而我胸口的墨玉,瞬间就绽放出幽蓝色的光芒来了!

但这邪物见到这光却无半分惊慌,而是笑了起来,笑得浑身颤抖……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我嘴里呼出的全是寒气,背后冷汗直冒……

这时候我就感觉肩膀突然一沉,下意识扭头一看,就看见阿兰站在我身旁,拉着我的手臂冲我不停地喊着,但是她说什么我一个字都听不到,我就觉得周围充斥着耳鸣之声……

等我回过头来,才发现眼前的邪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阿兰的声音我也终于听到了。

只听她大声叫唤着:“少爷!少爷!你醒醒!你醒醒!”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回过神来,但此时此刻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全都堵在嗓子眼里了。

我回想片刻,心中寒意顿生。方才屋子所见所闻,竟然全部都是我的幻觉!

此时此刻的我,正斜靠在石屋子的门口,浑身上下都是泥土。而我的手上一手捧着石头匣子,另一只手,正紧紧握着那卷古怪的皮。

南七宿的镇邪铜符

我毫无意识地冲进这个屋子,竟然是为了抢出这个古怪的东西!

我这时候才愣愣地跟阿兰问:“丫头,我刚才怎么啦?”

阿兰急的都哭出声来了,说:“少爷!方才这屋子塌下来的的时候,少爷你就魔怔了一般,死命往里冲,你不知道这塌下来会砸死人的吗?你都把我吓死了!”

小丫头抹了把眼泪,我冲她笑了笑,说:“你哥我命大,不会有事的!”

我仍然有些迷糊,这时候法济挤到我面前,因为屋顶塌了一半,头顶上仍有土石掉落,他先将阿兰劝了出去,随后才凑到我跟前,跟我说了句话,这句话一说出来,真是令我万分惊讶。

只听他一脸肃穆的对我说:“陆小施主,方才那个邪魔,贫僧也见到了!”

我听到法济这么说,是又惊讶又糊涂,一时间也想不明白为何法济能看见我的幻像,但是也说明了那邪魔很可能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我急忙问:“法济师父,你也见到那邪魔了吗?你认得这怪物吗?”

法济脸色铁青地说:“出家人不打诳语,真是闻所未闻,要不是亲眼见到,贫僧也不敢相信……”

我问:“你看见这东西去了哪儿了吗?”

法济摇了摇头说:“贫僧也只看到了一眼,也就一眨眼的功夫,这邪魔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还想要再问,法济劝止我说:“这屋子很快要塌了,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先扶你出去吧!”

我点了点头,任由法济将我搀扶到屋外一棵榕树旁,我靠在树干上浑身乏力,拿起手上的那卷皮看了一眼,心里也犯嘀咕。

这卷皮,绝不是什么善茬!

这卷皮与方才那个邪物,定然有莫大的关联,可我一时间也找不着头绪。

但是二叔一定知道些什么,毕竟这石头匣子是他藏在这屋子里的。

我隐隐地觉得,这石头匣子和里面的东西都至关重要,眼下还得保管好,等二叔回来后再向他问个明白。

想清楚之后,我打开石匣子,先查看了一下里面的东西,发现那书册和铜符都在,顿时吁了口气了。

我心里暗想,要是真少了什么,二叔回来还不打死我啊!

只是我将铜符取出时,法济看了一眼,显得颇为惊讶,问:“这是南七宿的镇邪铜符吗!没想到竟然真的存在啊!”

我问:“南七宿?镇邪铜符?这是何物?”

法济说:“玄门有五行之说,五行彼此相生相克,除中天厚土之外,金木水火对应天官二十八宿,其中南七宿形似朱雀,属火,有克水之能,但道法中多以朱雀制符,极少直接以星宿制符的,除非……”

我问:“除非什么?”

法济眼神万分凝重,只听他说:“除非要克制的东西,不仅五行属水,更是比五神兽更为厉害的东西……”

我听了这话,也觉得颇为古怪,隐隐觉得这邪物与水颇有关联。

首先二叔是在家里发大水的时候赶到屋子里去查看这东西的。

我还依稀记得当时偷偷听到他说:“幸好幸好,还没淹着……”

这东西似乎是颇为忌惮水。

还有一块南七宿克水的镇邪铜符镇压着……

这石头匣子如果遇到了水,会发生什么事呢?

不管什么事,总之绝不是什么好事!

今日这四周的脓水浸入屋内,屋子都塌了半截了!

方才那黑球妖物也不管不顾的拼命把石头匣子刨了出来,我站在这水里又生出无数的幻像来了。

然后这东西又回到了我手上,不明不白的……

一切都实在太诡异,太邪门了!

这东西跟水碰在一块,就绝不是什么好事!

我将四周扫视了片刻,此时此刻脚底下全是黑色的脓水,手里的石头匣子分量一点也不轻,眼下又无处安置,一时间很是苦恼。

我将东西全都装回石头匣子里,跟法济说:“法济师父,这些东西都是我二叔的,方才那镇邪铜符是克水的,我也觉得这匣子遇着水似乎就要出乱子,现如今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法济师父思忖片刻,说:“这样吧,我帮你在佛堂寻一处干燥的地方,把这石匣子安置在那里,为避免再出变故,我与师弟二人暂时看顾一下,待你二叔回来后再作处置!”

听了法济的话,我心里踏实了不少,二话不说便将石头匣子交到他手上。

“那有劳法济师父了。”

法济接过石匣子后脸色颇为凝重,转身就往佛堂方向走去。

我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深深的吁了一口气,刚抬起头就看见远处干娘冲我不停地招手,我不明所以,正想着要不要回个招呼,可我刚抬起手臂,就觉得头顶上有个黑影冲我压了下来。

我下意识地往前打了个滚,小时候我打过很多滚,但我敢说,这是我有生以来打得最快的一个!

待我回过头来看清眼前东西的时候,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只见那团黑色脓球正落在我方才休息之处,那柄惨白锐利的脊骨从这妖物的大嘴里长长地伸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扎在我刚才倚靠的树干上!

原来这妖物把屋子弄塌之后,把身形压成扁扁的一片,在水中潜游,居然暗自藏身于这棵榕树上。

如果我还站在原地,早就被扎了一个透心凉了!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捏出手印念出咒语,脖子上的墨玉也是立即发出了幽蓝色的光芒!

但是出乎意料的情况发生了,这黑色脓球尽管受了重创,此时全身又笼罩于青烟之中,但仍无所畏惧地朝我猛冲了过来。

它浑身发出“滋滋滋”烧焦般的恶臭!

隐约还听到这妖物碎碎念的怪响。

“爹,娘,我来陪你们了……”

它嘴里伸出的脊骨,瞬间刺穿了幽蓝色光芒构筑的无形气罩!

我看见它惨白的眼珠子里透出了玉石俱焚的绝望!

而脊骨已锐不可当地朝我心口刺了过来。

就在我即将命丧当场之时,一个身影从我眼前突然冒了出来!

就听到“噗”的一声!

那柄惨白锐利的脊骨从眼前这人的心口穿出,喷出一股腥红的热血!

此人帮我挡住了致命一击!

待我看清楚来人,心头猛的一震!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干娘!

干娘愣愣地看了看自己的心口,眼里的神采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条惨白锐利的脊骨又猛然抽了出去,一泼热辣的鲜血飞溅而出,顷刻便将我淋成了一个血人!

我浑身颤抖愣在当场,呐呐道:“干娘……”

干娘晃晃悠悠倒了下去!

妖物将脊骨缓缓收回,一开始愣了一愣,似乎还有些犹豫。

但片刻之后,妖物再度翻转身上的残肢碎肉,无数蛇状的黑气在其间游走,它白色的眼珠子里再度透出了凌厉的杀气。

干娘倒在地上,呐呐地念叨着:“为什么,为什么……”

这妖物缓缓地滚到干娘身边,盯着她桀桀地笑了许久。

这怪笑空灵而凄冷。

“妖的话你也信,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上一章:17全天下最好的礼物

>>>下一章:19生离死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后招迭出 《椤湮神咒》前言&目录 文|梁野 前情提要:我叫陆福生,是个富家少爷,民国十五年十月初一我在家中发现了一...
  • 鹤羽乘云咒和密教法箓 《椤湮神咒》前言&目录 文|梁野 前情提要:我叫陆福生,是个富家少爷,民国十五年十月初一我在...
  • 全天下最好的礼物 《椤湮神咒》前言&目录 文|梁野 前情提要:我叫陆福生,是个富家少爷,民国十五年十月初一我在家中...
  • 脑袋里一直在想很多东西,看到一个初中同学的朋友圈,某根神经突然被触碰。大家各奔东西,我曾经那么想要驱离的事情现在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