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城||第三十四章 幕后黑手

文||木暖霏

目录

中午时分孙阳走入了公安局大厅,佳茗率先发现了他。“孙阳你来了。”

原本正在低头玩手机的两人看向了门口,秦绍高随即把手机塞进了口袋,抢在她们之前开了口走到孙阳面前说:“孙警官可算等到你来了,我就想问问阿凯他犯了什么罪你要把他扣押起来。”

孙阳没想到他们都来了,“自然是有嫌疑我们才请他过来。”

秦绍高嗤之以鼻,“哼,请他过来?我可听说是铐着手铐被你们架着出来的。”

“用火车上服务员的一句话讲‘真金不怕火炼,好产品不怕检验’,任何与犯罪有关的线索我们都绝不放过。”

秦绍高还想说些什么被孙阳抬手打断了,“好了我还有事要忙,如果你们还有事要问的话请那边坐。”孙阳指了指接待室的门,一副公办公事的样子,眼神轻轻一飘从韩香和佳茗的脸上略过。

“哎,孙阳。”韩香看着孙阳的背影说:“得空我们谈谈。”孙阳未停一步的往前走去。佳茗想到昨晚林凯的模样心里就不安,当面对孙阳时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

孙阳来到审讯室坐在林凯的对面,“想的怎么样?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林凯的手铐早已在他被带到警察局时就已解开,孙阳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想问林凯,也知道他身手肯定不简单以防他反抗上来就给他戴上了手铐。

林凯镇定自若地说:“孙阳你很聪明,是,佳茗被绑架和陈小六偷运枪支都是我提供的线索。但豹子和,和卓城寿的死绝对跟我没关系。”

“有没有关系我们自会查清楚。时装秀结束后你去了哪里?如果说你去追他们,你的消息又是从哪来的?”

林凯一直想知道他哥哥是如何做上警察的线人,不如趁这次机会向孙阳问个清楚。“卓城寿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你的线人,他这人污点不少你就不怕他提供假消息给你。你把这些详细地告诉我,做为条件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怎么样?”

“好我答应你。”

林凯摊了摊手说:“你先请。”

“我实话告诉你,你可别整些没用的来忽悠我。”

“你放心,我说到做到。”

“卓城寿的本质并不坏,大概在半年前就是佳茗被绑架后不久,我从外地回来的路上,两个初中生模样的少年在路上飙车,与经过的面包车发生了碰撞,面包车没停下来直接开走了。坐在车后座的那个男孩被车压住了腿流了好多血,那时候是下午人也不少,很多人都是看了一眼扭头就走。当我把车开近看看发生什么事的时候,身后来了一辆摩托车,他二话没说就把受伤的男孩抱上了车让另一个男孩扶住把他送去了医院。飞黄腾达每个人都想,却偏偏有很多人忘了脚踏实地这个基础。后来他跟我说,他幡然醒悟决心改正是在他弟弟出事后,后来逐渐慢慢的退出了赌场,在半年前成为了我的线人。”

林凯沉默着没有说话,哥哥从小到大都是这么仗义。孙阳一直等着他发话,于是提醒他说:“说吧,你的信息哪来的?你还知道些什么?”

“时装秀后你进去换衣服,我路过看到你手机响就帮你接了。你猜的没错,何锦程就是最大的幕后黑手。”

孙阳感到惊诧,“你怎么知道我怀疑何锦程?”毕竟这只是自己的假设而已从未跟任何人说过。

“他在自己家里建有一个非常高级的地下室,里面留有这次枪支的设计图。上次仓库杀人案正是使用了这样的手枪,无声无形又无味,所以医生根本无法查出死因就是这个原因。”

孙阳就觉得林凯不简单,果然。“你怎么知道……”

“你无需知道我怎么知道,你只要进行查证就好。”

孙阳没再多问,他知道佳茗一定很关心林凯的情况,来到接待室准备告诉她局长的决定。

“佳茗,我们局长说了,找不到相关的证据证明林凯的罪行,明天早上他就可以回去了。但是他回去期间我们依然需要对他进行监视。”

“林凯绝不是凶手,因为……”佳茗意识到自己可能会闯祸及时阻住了嘴。

秦绍高心有疑虑的看向了佳茗,难道阿凯告诉了她自己的真实情况?

孙阳接着她的话问到,“因为什么?佳茗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告诉我们,林凯就可以更快的摆脱嫌疑,这不也是你想要的。”

“因为我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孙阳没有说话。

韩香一直在心里构思着自己该怎么开口跟他说,他亲妈为他的病默默付出的事情。以至于刚才他们说了些什么都不知道,抬头看到他们都安静了下来,于是站起身拉着孙阳就往外走。“我有事要跟你说。”

“你这又是干嘛!我还在上班呢。”

“我知道,但这件事情你必须知道而且越快越好。”韩香完全不顾孙阳爱面子这茬事,在众多人的目光注视下把他拉到了大厅外面的一处小花园里。

“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你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医生说如果你现在就接受美国那边专家的治疗,机率还有10%,如果……”韩香无法想象自己失去他会有多么的痛不欲生,眼眶泛红,喉咙像似卡着东西每说一句话都咯的令人难受。“你走了,我该怎么办?”

孙阳此刻很想很想上前把她抱在怀里,可是他不敢也不允许自己这么做,面对现在的她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孙阳这两个月就让我做回你的女朋友好不好。”

“等这案子了结了,我会考虑医生的建议。”孙阳避开了她的第二个问题。

看着孙阳比以前瘦了好多,脸颊深陷,颧骨凸起。韩香伸手想摸摸他的脸,孙阳侧开了。

“这个世间并没有衰老与分离的命运,只有一颗肯爱与不肯爱的心。”韩香失望的把手放了下来,“既然这样,你还是好好的跟珊姨相处相处吧,毕竟医生开的昂贵药材和美国那方面的专家,一直以来都是她在默默的帮着你,还是你到现在还无法原谅她。”

孙阳转头正眼看着她,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而后又避开了对方的眼神说:“我从来都没有说不原谅她,我只是对于这一切的一切感到愤怒,感到恐慌。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你,更不知道该如何跟她相处。”

“……我想越是无声无息,也许才能让你们不用过多的担心。”

“你错了孙阳,越是无声无息的东西越是致命。你认为的为别人好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罢了,你真的很自私。如果这个案子半年、一年都无法破解呢,人都没了,你还跟我谈什么破案。”

孙阳定在那里没有说话。“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在最后的这段时间里报答生你养你的亲人吧。”说完韩香含泪的离开了公安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