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沉沦(十三)你竟然让我们住在红灯区的最中央?

96
失落的羊
2015.08.04 08:55* 字数 2630

目录(接上文)


在新加坡的第二周,Sandy也过来出差,刚好过一个周末。

Sandy听说我们要去麦里芝蓄水池公园玩,嚷嚷着要跟我们一起去。

不出意外的,Sandy从酒店赶到我们住的地方,我们三个还在梦游。门铃响了足足两分钟,Peter先醒过来,Peter叫醒了萝卜头,萝卜头又吵醒了我,这帮孙子,谁都懒得下去开门,也是风险太高。卧室在楼上,这种半醒不醒、睡眼朦胧的状态,下楼去开门,搞不好一脚踩空,滚下楼梯,不是半死也就残废了。

当我们到公园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午后时分了。一切出乎我们的意料,诺大的公园没有一个很认真的大门,要是在国内,那一定有个雄伟的大门才对,而且大门口一定是人头攒动,小贩奸商到处都是,一定在哪个角落,还蹲着几个穿迷彩服的口里啃着大甘蔗,那个渣子吐的满地都是。

可是眼前的景象让我们吃惊,除了没有显著的大门外,连个鸟人影都没有,以至于我们怀疑费了吃奶的劲赶来,别是跑错了地方。

公园人烟稀少,景色优美。没走多远,在曲桥那里遇到了一只猴子,竟然还有一个猴子家族。确实给我们了一个惊喜,和小猴逗玩了一会,继续前行,走了不到一公里,在栈道上遇到了更多的猴子,近距离接触猴子,哈哈,这比动物园的猴子有趣多了。


公园栈道

看完猴子,走到栈道的尽头,一看路标,已经走了2.7 KM,虽然太阳不大,但是气温还是在28度左右,浑身已经出汗了。我们渐渐的意识到一个致命的错误,没有带水。鬼知道这个公园为啥没有卖水的。

继续前行,遇到一只四角蛇,还有一只乌龟,乌龟趴在那里一动不动,Sandy和Peter为这个乌龟的死活较上了劲,争论了几分钟未果,Sandy捡起一个树枝,戳了下乌龟,“哈哈。快看快看,龟头动了,你输了!你输了!”

我们三个人憋着没笑出来,Sandy以为我们不相信,又说了一遍,“龟头都动了,怎么不是活的?!”

怕憋出内伤,噗哧一声都笑喷了,Sandy反应过来后,一边骂我们“流氓”,一边拿棍子打我们,嬉闹了一阵子。再遇到一大群乌龟的时候,Sandy催着我们赶路,看都不看了。


公园景色

穿行过原始的森林土路,越过一片高尔夫球场的边缘,在一片泥泞的道路里蹒跚前行。在一个路标牌子前面,真的泄气了,刚好是全程一半的地方,返回要5.1KM,继续走要5.5KM才能到出口。

在这鸟无人烟的地方,去找水已经没有希望了,就是尽快找到个出口,就能活命了。

望着路标,真是哭笑不得啊,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骑虎难下,进退两难了。

“NND,我们改天要是背些水来卖,能不能发了?”Peter不知道是不是渴过度了,脑子傻了,小命都不保了,竟然还有心思做发财梦。

我有气无力的说道,“省省吧,帮主,你弄水来卖给谁啊?你看我们遇到那些人,谁没有带水?只有我们这几个SB,一滴水都没有带就冲了进来。”

我们就在水库边上行走,水多的是,Sandy提议喝水库的水。我就把小时候看的一个故事讲给了大家听,说是一个小女孩出去郊游,喝了小溪的水,结果把蛇卵喝到肚子里面去了,最后蛇竟然在肚子里面长大了......

大家听完故事,再也不提喝水库水的事情了。

在三岔路口,萝卜头和Peter很想去树间吊桥看一看,而Sandy早已经是精疲力尽,满面愁容,哪里都不想去了。

没办法,照看Sandy的艰巨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身上。我们计划走捷径,这样在四公里后和萝卜头他们在护林站汇合。

萝卜头和Peter走后,Sandy说还要再休息十分钟。

看到Sandy花猫似的脸,我忍不住笑了。最要命的是,她还穿着高跟鞋,徒步了5公里,想必感觉不一般吧。

Sandy抓了一把叶子扔过来,“你混蛋!为什么不早说这个公园这么大?早知道,打死我也不跟你们来了。”

我一脸的无辜,“我也不知道啊!”

Sandy把气都撒到了我的头上,“都怪你!害的我这么惨!”

我反驳,“你还说呢,你上次才害的我们那才叫惨呢,不对,应该说是惨绝人寰。”

记得第一次来新加坡,不知道Sandy是有意呢,还是无心之过,给我们预定的酒店,竟然在芽笼---红灯区。红灯区一共四十条巷子,快捷连锁酒店Hotel81不偏不倚,正好处在中间位置。我靠,让两个年轻力壮、荷尔蒙乱飞的有为青年住在红灯区的正中央,这叫我们情何以堪?(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住在别处,我们还是会找机会到红灯区一游的,哈哈)

Sandy听到我的抱怨,非但没有悔过内疚之心,反倒对红灯区特别的感兴趣,缠着要我说说红灯区的体验。

体验谈不上,反正我们又没有嫖,见闻倒是信手拈来,毕竟在那里住了两个多星期。


红灯区一角

芽笼片区不仅仅红灯区出名,餐饮也是颇有名气。,在这里餐饮业与红灯区混杂在一起,是那么的融洽。每到晚上,这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大排档上挤满了吃宵夜的人,再往巷子里面走,就是烟花之地。道路两边很多性感妖艳的女人站着,数十条街道,都是这样子,甚是壮观。

在这里,官方称呼她们为性工作者,分为两种,一种是合法的,一种是非法的。那些个在屋子里面玻璃橱窗中的,都是合法的,政府颁发的有上岗证,每月按时体验。街边站着的那些俗称站街女,站街女一般都是持旅游签证,来赚一阵子钱,然后再回国。基本上都是来自周边国家(马来西亚,印尼,越南,菲律宾,印度,尼泊尔,中国大陆的也不少,好多东北口音滴)


红灯区站街女

Sandy听的入神了,忘记了口渴和疲惫,眼中闪烁着求知的欲望。

“那你们有没有......”

“哪里敢呐。小姐比路人甲多,我和萝卜头打了一杯饮料一路走过,原本想找个黑妞练下口语呢。结果,饮料是一口都没喝就被她们相互撕扯全都打翻流干了。萝卜头衬衫纽扣都掉了,帅小伙比较好做吧,估计萝卜头几分钟就完事了。哈哈~”

不知不觉,又聊了十来分钟,天色渐暗,我们启程继续艰苦的徒步。

捷径的路不是很好走,是原始的土石路,有一小截比较泥泞,路旁杂草丛生。Sandy一个不小心溜了一下,险些摔倒,鞋跟坏了,脚也擦伤了。

扶着她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我拿出纸巾,脱掉她的鞋子,把伤口周围擦拭干净,又压住伤口止血。看着她脚上惨不忍睹的印迹,心里暗暗的佩服这个小姑娘,一路上如此艰辛,她竟然一直坚持着。

Sandy的眼中泛着泪光,一半是委屈,一半是疼痛。

如果不在天黑前走出这片森林,那我们遇到的麻烦就大了。

我蹲下身子,对Sandy说,“来吧,我背你走!”

Sandy犹豫了下,还是趴在了我背上。90斤,不算重,但对于体格苗条的我来说,也是一项艰巨的挑战,1.5公里的路程如同二万五千里长征。回到主路后,路况变好,可以光着脚板走,我才轻松了一点。

终于在华灯初照之时,我们逃出了这个可怕的公园,总算活着出来了。历经5个多小时,全程累计达12KM,高温缺水的状态下,一次难忘的探索之旅!

Sandy回国后一周,打电话给我说,“我的驾照到了。”

末了,我问她,“下周我们要去乌敏岛,你去不去? 岛很小的,我查过攻略了。”

“不去! 拜拜!”

“哎~”话没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好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这么没礼貌,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哼!


红灯区随拍


红灯区随拍


未完待续.....

点击查看全文其它章节

爱已沉沦三部曲1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