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

我知道她依然爱我,只增不减。她很想我,她选择沉默是自己已经不能再为我做什么,怕拖累我前进的步伐,因为她老了。可是对我而言,只要外婆在那,她就是我在这世界亦步亦趋源源不断向前的动力。

                                                                                                                                                                                                                ——题记

                                                                                                                                                                                                               文/舒云诺

“摇啊摇,摇啊摇,船儿摇到外婆桥......”每次听到这首童谣啊,就觉得特别亲切,就像我外婆在我身边一样,安全感爆棚。

小时候一到寒暑假我就跑到外婆家去待一阵子,欢天喜地的模样不外乎过节。外婆众多的孙儿里,她最疼我,因为那时候家里就我这么一个小姑娘,做什么都有特权。她会给我扎好看的小辫子,给我做好多好吃的。外婆已然是个老人,岁月的风霜掩盖了她的容光,可是从她的眉眼神色五官轮廓中依稀可分辨出,年轻时候的外婆一定是个大美人。外婆就信一句话:女孩要有女孩的样子,就要知书达礼每天衣裳干干净净头发漂漂亮亮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所以在爸爸妈妈教我去外婆家要懂事,要做力所能及的家务活的时候,我就摇头晃脑的,因为我的外婆是什么都舍不得我做。

我们一大帮孩子满院子跑着玩,外婆就坐在院子边的台阶上一边做针线活,一边看着我们边跑边笑叮嘱我们不要摔倒。花园里还盛开着红色的牡丹花,一朵一朵吐着芬芳。家里的小黄狗不时跑过去嗅一嗅,我一度担心它会趁我不注意把花吃掉。在外婆家的日子里好像整个夏天的空气都是微甜的花香。

我的外婆是我见过最会讲故事的人。她远比故事书里看到的故事要活灵活现许多。好像外婆什么都见过,神话里的蛇、贪吃的狐狸、忘恩的陈世美、还有狼的故事......很多神奇的故事都是外婆讲给我的。那时候表弟们一听到外婆要开始讲故事了,大晚上都抱着枕头跑到外婆房间大家凑在一起听。

小时候我总是在外婆整理家务的时候屁颠颠地跟在她身后,从门前的大树会不会开花,问到家里的小羊为什么叫?小羊叫我也跟着小羊叫,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脉可以和它对话了一样。外婆总是不厌其烦回答我的十万个为什么。外婆做饭我就陪她摘菜叶,她去果园里,我就搬个小板凳坐在树下唱歌给她听。

那些时光好像都在我们渐渐长高的岁月里被带走了。只有外婆还在那里日复一日等着我们。她不督促任何孩子回家,自己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谁有空了谁就回家看看,不会因我们为工作陪伴她少了而生气,是一个少有的懂事的老太太。外婆最爱和妈妈念叨我:小时候一大群孩子里我最乖也最喜欢笑,笑起来像银铃一样停不下来。

我知道她依然爱我,只增不减。她很想我,她选择沉默是自己已经不能再为我做什么,怕拖累我前进的步伐,因为她老了。可是对我而言,只要外婆在那,她就是我在这世界亦步亦趋源源不断向前的动力。

云诺寄语: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一开始嘴角都不自觉在上扬微笑,后面却越写越沉默。因为我也想外婆。外婆教会我做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勇敢面对生活的每一天。其实老人需要的不过是一个陪伴。如果你在身边,就去陪陪她。如果不能,就拿起电话给她一个问候吧。


欢迎投稿哦!发送至云诺邮箱:137674828@qq.com

写出你的故事写出你的观点,我们为你打开新视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