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谁是谁的救世主?《遥远的救世主》

        这本小说是两位不同的朋友分别推荐的,闺蜜说很认同这本书里的“文化属性”,朋友说这本书写的太好了,好到不是一般人可能看懂。其实,本人是没看懂的那个层次,至于这篇读后感,还是那句话,我不过随便写写,你不过随便看看......


        内容简介(其实我不太爱看内容简介,总结其实也挺考验人,把原著五六百页的内容写的简洁明了并不容易,这部分有点长,可略过):


       故事开始于1995年到5月21日,结束于1998年10月9日。男主人公丁元英是一个奇才,我自己是语言匮乏形容不来,小说里借女配角,丁元英助理肖亚文之口说:“认识这个人就是开了一扇窗户凡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能让你思考、觉悟,这就已经够了,其它还有很多,比如机会、帮助,我不确定。这个在一般人看来可能不重要,但我知道这个人很重要”......他于1994年6月创办私募基金,受托全部来源于德国的资金超过两亿元,投进中国股市后,用“文化密码”疯狂掠夺中国的钱财,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至少卷走两亿元。后来又良心发现,解散了私募基金,为此接受了资金方提出的分红被冻结,并且五年内不能涉足股市的条件。经此一役,身心俱疲,只想“隐居”度日。


        女主人公芮小丹,小说把她描写为有德国居留权的故事的发生地古城刑警,还有律师资格(女律师的职业习惯在这里打了个“?”),受大学同学肖亚文之托为丁元英“在古城找一个合适的房子、适当时照顾一下”。这是个不平凡的女子,简单纯粹却又有主见有魄力。对丁元英无感时可以快一年把他抛之脑后,发现自己爱上丁元英时又可以主动示爱大胆表白。得到丁元英的爱时又清醒知道他不可能永远留在古城,甚至不可能永远在她身边。于是向他索要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你给我写一个神话,让一个贫困村脱贫”


他们的爱情起源于芮小丹偶尔在丁元英处听到的音乐《天国的女儿》,芮小丹听了这音乐决定买音箱,为了找到丁元英音箱里传出来的声音找遍了全城,当然没找到,但为此结识了叶晓明、冯世杰、刘冰三位音乐发烧友,做出了一套音箱。而冯世杰和叶晓明看中丁元英的奇才,想要利用他的才华帮助自己的农村老家王庙村脱贫,至于刘冰,更想的是自己摆脱窘迫的现状,过上自己希望的日子。

(为了买音响,芮小丹受了处分)


        丁元英的“神话“在王庙村开始了,在他的设计下,三位发烧友与芮小丹的好友欧阳雪共同出资,成立了以为欧阳雪为控股股东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格律诗音响公司;王庙村的农户注册个体经营户,制作音响的各个关节分别由农户承担,农户之间签订协议,一个环节又一个环节完成了产品的制造;农户之间现金交易,靠市场自发的调节来控制价格和质量。丁元英本人并未出资,也不担任任何职务。


        为了让格律诗的产品能在音响市场上尽快走出一条路,丁元英又给音响市场的第一品牌乐圣公司设局:高端的产品包装,以及国际质量鉴定,让所有人都相信格律诗产品成本很高;展销会前期,又向乐圣提出购买配件,制成音箱参加国内的展销会。

        乐圣的掌门人林雨峰不仅同意了,还主动加大了订单量,附赠在各个媒体上帮助他们宣传,他以为,格律诗的音响肯定滞销,他可以低价回购,最后那个得利者,是乐圣。


        展会开始了,如林雨峰所料,最初几天格律诗销量惨不忍睹。丁元英要求格律师打折销售,用一个低得看上去不合理的价格,打响了名声,冲击了乐圣的“高性价比”标签。

        乐圣愤而起诉格律诗不正当竞争,理由是其采用低于成本的销售价破坏市场。所有媒体和同行们都等着看格律诗输,三位发烧友股东也坚信格律诗会输,他们忘记了自己曾对丁元英的崇拜、忘记了为求丁元英出手绞尽脑汁,不再相信丁元英,一起找到欧阳雪,先是要求不告知丁元英被诉一事,他们几人一起去找林雨峰求和;林雨峰找来一群记者,当众拒绝,更是放言,如果格律诗赢了,他就从楼上跳下去。


       求和不成,三人又要求退股。格律诗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以出资额为限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他们所谓的“退股”,是要求欧阳雪按原出资款数额受让他们的股权。欧阳雪压下了伤心、失望和愤怒,一一满足了他们的要求。而刘冰拿到钱,又提出一个要求:给格律诗打工。他想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欧阳雪一时心软,答应了。


        欧阳雪无奈之下将被诉及股权之事告知丁元英,丁元英让她请肖亚文担任格律诗的代表人应诉。


       肖亚文得知事情原委,毫不犹豫的要求从欧阳雪手中受让股权,成为了格律诗的控股股东。她一如之前那般坚信丁元英的能力,相信这是机遇。

      刘冰内心百感交集,他要回了自己的出资却只能作普通工作人员,再也不能享受开着丁元英的宝马7招摇过市被人称为“刘总”的满足感。他内心更大的问号是:格律诗不是死定了吗?


       结果总是出人意料,开庭日,当一件件证据在法庭展示,一位位农民出庭作证,法庭查清了格律诗产品生产的全部环节,且农民们也愿意为所有大企业提供产品而不仅仅是给“格律诗”,最终认定是一个扶贫的项目,格律诗胜诉。


       格律诗和乐圣达成合作意向,王庙村成功实现了扶贫,丁元英为芮小丹书写的神话,似乎圆满完成了。


       可是,在两家企业谈合作之前,林雨峰驾车冲下了悬涯......有些成功者,接受不了失败。


       签约当天晚上,刘冰跳了楼。他不能接受肖亚文成了格律诗的掌门人而他只是打工者的结局,以为丁元英临走前给他的档案袋装着足以影响格律诗和乐圣的案件结果的证据,以此为筹码和乐圣交易,没得到自己想要的方案又转回头威胁欧阳雪。被欧阳雪拒绝后打算鱼死网破,才发现档案袋里是一叠白纸......刘冰所有的美梦全都破灭,无论是格律诗还是乐圣,都再无他容身之处。而他经历过“刘总”时期的风光,再也无法回到最初


        讽刺的是,丁元英在交给他那个档案袋后特地交待肖亚文,只要刘冰在两家企业合作期间没有什么不当行为,就让肖亚文给他一些股份,肖亚文也答应了。


       芮小丹也死了,死于与几名歹徒狭路相逢,腿断脸毁后的举枪自尽。关于她为什么要自杀,丁元英说:她觉得她自己没用了。


      她在发现歹徒后曾给丁元英打了个电话,是告别,她懂、他也懂。他一句话也没说,因为他知道,她是警察。他可以劝她不做警察去德国留学,但不可以在她履行职责时阻止。


       因为他的沉默,芮小丹的父亲和战友无法原谅他,拒绝他去看她最后一眼,也不告知她的墓地在哪里。


       我读到这一节时想:也许,芮小丹也是不想让他去见她的吧?不见,他脑海里的她,就永远是活生生的、美丽的洒脱的,而不是冷冰冰的。

芮小丹的父亲并不懂她,很多父母都不懂得自己的孩子


        这本书实话我说我看的很吃力,人物对话并不是我们习惯的方式,太过于“绕”。


        例如丁元英对芮小丹说:“你是一块玉,但我不是匠人,我不过是一个略懂投机之道的混子。充其量挣几个打发凡夫俗子的铜板,你要求的是一种雄性文化的魂,我不能因为你没有说出来而装作不知道,接受你就接受了一种高度,我没有这个自信。”


        还有这一段,很清楚表明了为什么丁元英将王庙村的脱贫称之为“打破天道,劫富济贫:


       他说:“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 技术、 制度、和文化。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 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不以人得意志为转移。”

       芮小丹问:“什么是强势文化?什么又是弱势文化?”

       丁元英答:“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弱势文化就是依赖强者的道德期望破格获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强势文化在武学上被称为“秘笈”,而弱势文化由于易学、易懂、易用,成了流行品种。”


       所以,他深知弱势文化的影响,他说如果一开始就给农民钱,那他们就会永远指望救世主,指望靠他这个“奇人”来拯救他们的贫困村。所以他不要当这个救世主,他自己拎出来,当一个局外人,让他们能够自己靠自己的双手脱贫致富,把改变命运的机会,放在了农户们自己的手里。


       道理不是不深刻的,可我总觉得,作者通篇为讲述她认为的“道理”而布局。无论是人物还是情节,这痕迹太过于明显以至于让人感到不适。


       可是在现实中,谁没有在一开始期待过救世主呢?谁没有对别人寄托过殷切期待呢?


       而且细细想来,这期待自古就有点“随缘”......怀才不遇者期待的是遇,将遇良才期待的遇,连高山流水遇之音期待的也是遇。


       至于深闺女子就更不用多说,从卓文君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到曾经自媒体文章随处可见的:“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颠沛流离,免我无枝可依。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永不会来。”


       还有那句经久不衰的歌词:你应该被呵护被珍惜被认真被深爱,被捧在手掌心上 ......


        无一,不在期待别人给予。不论是机遇、支持还是关爱、快乐。


       我自己亦不能免俗,有很多很多年,我坚信别人都是比我聪明的比我优秀比我强大的,我期望过懒懒的日子,恨不得一切都有人安排好,我只负责呼吸就好,


        没过成这样的日子还曾自怨自艾:我当初明明只想做一株藤,生活生生逼着我长成一棵树......


       其实哪里长成一棵树了,能有这样的自怜分明还只是一株草罢了,不娇贵还弱小,生命力还好而已。

       而如今终于一点点明白,我们不但不能期待别人,也不能美化自己,你所做的一切,归根结底是为自己,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救世主,那首先也只是——自己。


       例如书中的肖亚文,她聪明、清醒,能给自己准确定位;知道不能对丁元英动心就能克制自己,看准了丁元英的能力就想办法跟他有一线联系,又不打扰对方,同时自己努力工作又有能力,所以才能遇到机会果断抓住,她要没当代理人的本事,丁元英也不可能推荐她代理格律诗的案子,她要自己没能力或者人品差,也不可能跟芮小丹和欧阳雪成为好友,也就没有受让欧阳雪股权的机会了。


        至于欧阳雪,她仗义还懂得感恩、知道“风险自担”,从摆馄饨摊开始到跟芮小丹合伙做酒店,勤勤恳恳不占合伙人便宜,选择了相信丁元英就义无反顾,面对困境迎难而上想办法解决而不是怨天尤人、推卸责任,面对三位发烧友的无理要求,她可以拒绝还是接受了,凭的是那点底气:她还有一技之长,还还可以做餐饮,大不了再从摆摊做起......她当然也有弱点:心软!在刘冰要求留下工作的时候,她心存善念答应了,留下这样自私且没有原则的人是一步险棋,还好丁元英又帮她下了一步棋,刘冰通过考验,则格律诗多一个人才;通不过只能离开,只是不知道丁元英是否预见到了刘冰的结局,不过即使预见到了,我想他不会也不该给自己过多的心理压力,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去的。


        无论是肖亚文还是欧阳雪,她们立足于这社会、谋求自己想要的最核心点是同一个:自己!用自己的力量立于大力稳稳行走,遇到那个可给助力的人不过份打扰但也不故作清高,不矫情不猜疑,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所以可以坦坦荡荡活着。


       人可以坦坦荡荡活着,多好!


       哪怕是爱情,也是如此。芮小丹对丁元英表现出来的爱,用最近的热词来讲,算“卑微”了,可她并不以为意。她爱他,所以她哪怕卑微也是内心充满愉悦,她的快乐在于:她爱他,她可以爱他。而不是我们惯常计算的:我爱你,你有多少爱我?


        这何尝不是一种独立和强大?


       至于书中的其他人,我不想再过多赘述了,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也得到了这条路必然的结局。如果三位发烧友能如肖亚文那样聪明清醒他们不会退出格律诗,哪怕没有肖亚文的智慧能如欧阳雪一般有担当也不会退出格律诗,那必然是利益获得者;可是他们没有。


       刘冰如果有一丝善念坚守了对丁元英的承诺别打算趁火打劫,也还有光明前途,林雨峰如果能有欧阳雪那种“大不了一无所有重头再来”的气概,他也不会死。在绝境里苦苦挣扎,一定很难,可放弃就唯有死路一条。


命运的密码,原来写在每个人的骨子里;我们都曾最希冀遇到的那个救世主,要兜兜转转很多年后才发现,是自己!

写在最后:这个漫长的假期,看了一些书、码了一些字,这篇读后感是拿到书就计划要写的,可是总找不到灵感,无论是丁元英还是芮小丹,都很难得都很强大都很优秀,可是总觉得距离遥远,确实很难有共鸣,所以一直拖到今天,即使这篇文字,我还是着重写了肖亚文和欧阳雪,而放弃描述这两位主人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本来这几天我已经在看新书了所以不打算再写这本书的读...
    明洁阅读 5,569评论 4 11
  • 近日,因为一位朋友的大力推荐,看完了作家豆豆的《遥远的救世主》(被改编成电视剧《天道》)。朋友推荐此书给我的理由:...
    绊惹春风_阅读 555评论 0 1
  • 桃花满目迎春开, 媚影眸光一树彩。 争相姹紫惹人来, 辉映嫣红枝头晒。 戊戌年乙卯月甲子日,下班时路过单位附近路边...
    關輝阅读 238评论 0 2
  • ➡ 作业任务一 以《思想》为主题写精炼分享 《思想》 当一个人很有想法的时候,我们总喜欢夸他,很有思想。 那么思想...
    虔一阅读 47评论 0 0
  • 星期天,我八点半去少年宫舞蹈演出了,直到下午两点半才结束呢!因为中午不让到外面去吃饭,所以我就带上了一瓶奶...
    狄清茹阅读 104评论 0 1
  • 继上次写完 Redux 之后,留下了很多坑,其实这篇也不算是进阶,毕竟只是一些库的使用以及一些小技巧而已,权当是上...
    aJIEw阅读 500评论 0 7
  • 残阳如血 大地缄默 晚霞挥手告别 塔柱庄严肃穆 一个纤夫劳作归来 刚卸下一天的疲惫 又陷入了沉重的思索 他在努力思...
    上官飞鸿阅读 204评论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