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美丽叫坦然

1

我不喜欢满脸稚气却老诚持重的孩子,周旋在心思深重的大人之间,说着与年龄不相符的话,做着与年龄不相称的事。

如果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没有纯真的童心,没有孩子的可爱,小小的孩子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大人,实在太可怕了。

我也不喜欢满脸皱纹还一身粉嫩装扮的女人,照相时嘟嘴卖萌,一幅小女人的样子。

如果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脸上无一丝皱纹,头上无一星白发,时光仿佛真的在她身上停下了匆匆的脚步,也实在太可怕了。

既然老了,就坦然承认,优雅老去,再昂贵的化妆品也抵挡不住岁月的风刀霜剑。

老人就该有老人的样子,慈眉善目,稳重宽厚;孩子也该有孩子的样子,一派天真,活泼可爱。

有一种美丽叫坦然。

2

林青霞一直是我心中的女神,她是琼瑶笔下多愁善感、敢爱敢恨的女主角,她也是玉树临风、翩翩潇洒的公子哥,在徐克导演《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中,她白衣轻裘、衣袂飘飘,比男子多几分妩媚,比女子多几分刚毅。

六十岁的林青霞在某电视台的真人秀节目中,脸上有了明显的法令纹,身材也比之前发福,虽然保养有法,但还是看出了美人迟暮的样子,这又有什么呢?

她如兰的气质和得体的穿着,穿过岁月的风沙使她更加迷人和优雅。

林青霞讲到初次写作时,她躲在卫生间里,生怕别人知晓,更担心文章被人诟病耻笑,《窗里窗外》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的。后来在友人的鼓励下,开始在阳光下写作,走上作家之路。

六十岁,她明白了活在当下的意义。

潮涨潮落,燕去燕回,花开花落,大自然的此消彼长告诉我们,我们不可能一直拥有一些东西,也不可能一直把一些东西紧紧攥在手心里 。

3

默默喜欢和关注王君老师已经很多年了。

当她还在重庆工作时,就被她沉湎于教学工作的赤子之心所打动,再有就是女性身上的细心、耐心和不随波逐流所吸引,一个能始终保持初心的人是值得敬佩的人。

前几日,有幸聆听了王君老师的一节语文课。

她穿着黑色的长款毛衣,脚下一双打眼的白色短靴让整个人增添了几分俏皮和活泼,头上的马尾辫高高束起,一走,发辫轻随晃动,丝毫没有人至中年的沉闷。

课堂上,她俯下身子,轻声慢语和孩子们交流;她慷慨激昂,把思想幻化成一条清浅的小溪,缓缓流入孩子们的心田。

讲至兴处,她又像一个孩童满脸溢出干净快乐的笑容;低回婉转处,她巧设问题,轻点慢拨,藕花深处惊起一滩鸥鹭。

课后,她讲起从重庆至北京后的心路历程,讲起生活中经历的种种,脸上挂着微笑。

一个走过黑暗潮湿的路,忍受过生活苦楚煎熬的人,蓦然回首,释然一笑,原来这一切只不过让自己看到了生活更精彩更真实的一面,才可以云淡风轻地笑谈过往,而此时的人往往深自砥砺笃定前行。

王君己经不年轻了,她数次提及自己的年龄,毫不隐讳,心胸坦荡,内心充盈的女人,怎会惧怕岁月加于自身的年龄的困扰。

女人的美丽不止于外表,一个富有学识,用一双慧眼拨开迷雾看清生活的本来面目,而更加热爱生活的人才更美丽。

4

不知何时,头上冒出一根白发,迫不及待地拔去。

心里很恐慌,很气恼,总担心明天照镜子时,白发又会悄无声息地冒出来,也担心皱纹会在深邃寂静的夜晚悄悄爬上平滑的额头,种种思虑困扰了许多时日。

后来,朋友惊呼我头上的白发又长出来了,我央求好友为我拔掉,午后,阳光透过窗户,斜斜地落在墙上,朋友每拔一根,就搁在我手上,银白的头发,在阳光下不仔细看几乎看不见,却向一根小刺扎在心里,说不出的疼痛与惋惜。

一根、两根、三根,轻抚十几根白发,感叹时光匆匆催人老。

穿行在时光的邃道里,总会烙下时光的印痕,遮掩恐惧不如坦然接受,也必须接受。

就像美人迟暮的林青霞,坦然接受着六十岁年龄该有的一切,不造作,不忸怩作态,活出了二十几岁想要而不敢做的样子。

就像王君老师,人至中年仍像个小姑娘,教学、出书,不亦乐乎,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一路走来,我们执念地认为很多相伴一生的东西会随风而去,比如青春、健康、亲情、友情;也会有很多似曾相识的东西不期而至,比如白发、衰老、沉稳、练达、智慧、透彻。

青春留不住,白发自然生。我们可以心安理得地接纳青春和美丽,为什么不可以坦然接纳白发和衰老呢?

这只是生命的两种不同形态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