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俱乐部(2)无种族开放日

96
雨落荒原 9c82a788 e889 45ce bf45 c05adf79fa6b
0.5 2017.10.11 11:33* 字数 3536

烦恼俱乐部(1)麻烦来了

孤独星球小区大约有1万户居民,X市最大的钢铁厂倒闭之前,每户都有家庭成员在那里夜以继日地工作。5层红砖楼像多米诺骨牌似的整齐分布,容纳了周而复始的喜怒哀乐。如果上帝用指尖轻点最靠外的那一栋,孤独星球小区将在30秒内全军覆没。

人们永远在为生存而挣扎,对于孤独星球的社区环境无人问津,导致杂草丛生、藤蔓攀援、野花烂漫。这里孕育了爱情、生命和自由精神,以及因之产生的伟大艺术——大嘴泰勒的“无可奉告”乐队。


无可奉告乐队

“你的眼睛一只蓝一只绿,就像玻璃球。呜呜呜……你的虎牙寒光闪闪,就像猎户座。喵喵喵……”大嘴泰勒狂灌下半听啤酒,又叼起几乎烧到头的烟蒂。一把抓过吉米的吉他拨弄了两下,迅速在一张餐巾纸上记录下灵感。

“你的爪子温柔又残酷,就像熊掌。欧耶耶……我死于心碎,我死于心碎!”他咆哮,极度陶醉,接着对吉米说,“这里你可以来一段solo。”

“完了之后,动次打次,动次打次……进鼓。”他指向月球。

“很好,一会儿我们合一下。”大嘴泰勒从口袋里掏出一节带鱼骨头,梳了梳头顶那绺标志性棕毛,“我想了两个名字,一个是《要死就死在你爪里》,一个是《更多的猫死于心碎》。你们觉得哪个好?”

“差不多吧,都可以。”吉米无所谓地说,手指在琴弦上快速拨弄。

“《更多的猫死于心碎》好。”月球表态。

“那就叫《要死就死在你爪里》!”大嘴泰勒当即拍板。

“泰勒,泰勒!”灌木丛窸窸窣窣一阵响动,那压低的嗓音紧张又焦急。

大嘴泰勒仰头喝下最后一口啤酒,戴上太阳镜往外走,嘱咐道:“你们俩先排着,我马上回来。”

神偷格鲁身披一件印有sexy lady字样的曳地披风,缩着脖子躲在灌木丛里。

大嘴泰勒把他拉到楼道拐角的僻静处,端详着由女士蕾丝三角内裤改制而成的披风,夸赞说:“新行头不错!”

“谢谢。”神偷格鲁从怀里掏出两个眼药水瓶,递给他,“小区超市新放了好多粘鼠板,为了给你搞货差点连小命都搭上。”

大嘴泰勒拧开瓶盖,熟悉的威士忌香味扑鼻而来,如同置身天堂。他把瓶子揣在兜里,拍拍神偷格鲁的肩膀,“辛苦了哥们儿,先记账上。”转身欲走。

神偷格鲁一把拽住他,“兄弟,你已经欠我23个瓶盖了。你知道,我还有家要养,我老婆昨天又给我添了11个孩子。”

“好好好!”大嘴泰勒举起双手作投降状,“今天晚上,我在烦恼俱乐部有演出,拿到演出费立刻还你行不行?正好今天是‘无种族开放日’,你还能来看我表演,免费,是不是很幸运?其实酒吧老板还欠我瓶盖呢,要不这么着,你直接找他要去。”

“我就认准你了,别搞什么连环债。”

“行啦,格鲁,老朋友。”大嘴泰勒的大爪子拍了拍神偷格鲁的胸口,害得他退了好几步才站稳,“晚上9点,不见不散!”


每周四的“无种族开放日”是孤独星球的大日子。当夜晚的第一颗星星开始闪耀,小动物便由四面八方向小区7号楼旁边的废弃仓库聚集。烦恼俱乐部开业3年来,除了有一次被两个激情难耐的人类学生情侣意外闯入,一直风平浪静。俱乐部负责人靴子猫是个电影发烧友(在被抛弃之前,他的主人是卖盗版光盘的),酒吧的墙壁上贴满了《加菲猫》《猫狗大战》《猫》之类的电影海报。

刺猬夫妇邦妮和克莱德一人点了一杯莫吉托。

“里面不放青柠檬和薄荷叶可以吗?最近原材料有点匮乏。”猫女郎抱歉地笑道。

“有长岛冰茶吗?”邦妮问道。

“Honey bunny,别喝太烈的酒哦。”克莱德关切地望着妻子。

邦妮双爪托腮,一脸不高兴,“你是我老公还是我爹?我又不是小孩子。”

“这不是为了咱们的宝宝计划嘛!”克莱德讨好地笑着。

“大家快来看我收养的乌龟!”孑然一身的“老”鼠斯普林特向大家展示婴儿车里的四个小家伙,“我给他们分别起名为: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多纳泰罗。”

“Cute!”众鼠纷纷伸手抚摸,乌龟宝宝吓得全部缩进了壳里。

看到犬族大摇大摆地步入酒吧,老牛仔东木便悄悄躲到了柱子后面,但腰间别着的塑料水枪却暴露了他的行踪。芭芭拉眼尖,故意大声说:“东木先生,新枪好帅啊!”

老牛仔东木讪笑着露出半张脸,“马马虎虎,马马虎虎。”

“我请你喝一杯,一笑泯恩仇。”芭芭拉从吧台扔过来一罐啤酒。

老牛仔东木手忙脚乱差点没接住,开易拉罐的瞬间被喷出的泡沫洗了脸。

芭芭拉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杰克、露丝、罗密欧、朱丽叶,你们喝什么?”

“二锅头。”四犬异口同声。

“已婚狗士的品位真是奇怪。”犬族唯一的单身贵族芭芭拉难以理解地摇摇头。

三只黄鼠狼围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对一切冷眼旁观,偶尔窃窃私语。

“喂喂喂!”大嘴泰勒试了试话筒,将一条丝巾绑在上面,“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又到了‘无种族开放日’,真是宾朋满座、蓬荜生辉啊!这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夜晚。”

稀稀落落的掌声,有猫吹了几声口哨。

大嘴泰勒冲对方做了个摇滚手势,继续说:“在猫王发表演讲之前,我们无可奉告乐队将为大家奉上最新创作的单曲《要死就死在你爪里》,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泰勒冲吉米点点头,音乐跟进。

“你的眼睛一只蓝一只绿,就像玻璃球。呜呜呜……”


泰勒的忠实粉丝詹妮丝

“欧欧!”曾经跟大嘴泰勒有一腿的詹妮丝冲着舞台大叫,她难掩激动地对身旁的女伴说:“Oh, my God! 一听到泰勒演唱我就感觉两腿之间犹如烈火燃烧。”

“妇科疾病确实比较麻烦。”女伴回应。

“我死于心碎,我死于心碎……耶耶……”大嘴泰勒跪倒在舞台上,一只爪子伸向天空仿佛向上帝索要什么,其表情甚是痛心疾首。

谢幕后,大嘴泰勒满心期待观众高呼“安可”,然而并没有。倒是神偷格鲁和詹妮丝追了上来,他只好硬着头皮去应付他们。


随后,猫王发表了共同抗击黄金蟒的倡议,慷慨激昂又不乏理性克制。他对当前形式进行了鞭辟入里的分析,指出团结协作、共御外敌是唯一的出路。遗憾的是,三只黄鼠狼当即表示不参与。

“据我所知,贵族群对抗击蛇类有一些宝贵经验,真诚地希望能与大家分享。”巴特勒对他们说。

“这是几米长的巨蟒,不是鞋带,兄弟!”

“每一个生命都处在危险之中,帮助鼠族就是帮助我们自己。”芭芭拉站起来说。

“那只是你的观点。”

“你们的荣誉感哪里去了?”老牛仔东木强忍怒火。

“这是赤裸裸的道德绑架!”

“够了!”猫王使劲攥着烟斗,眯缝双眼,一字一顿地说,“我尊重你们的选择,但烦恼俱乐部只对盟友开放。”

三只黄鼠狼拂袖而去。

“猫王,需要我们做些什么?”邦妮的眼中群星闪耀。

“Honey bunny,战争是男士的事。”克莱德握住了她娇小的爪子。

“难道我只能在后方苦苦等待吗?我做不到!如果你有什么意外,我也不愿独活……”

“Honey bunny……”

刺猬夫妇拥吻在一起。

“噢……”大家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击中了。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大嘴泰勒趁机又拿起了麦克风——他总能找着机会。


Blowing in the wind

这时,芭芭拉敏捷地跳上桌子,“我代表犬族宣布,我们将集体参战。”

俱乐部里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

“相信我的战斗力比起某些男士来,”芭芭拉盯着大嘴泰勒,“有过之而不及。”

大嘴泰勒丝毫不以为意,还大赞对方是“铿锵玫瑰”。

老牛仔东木摩挲着塑料水枪,热泪盈眶。多年来,正是“自由、勇敢、正义、自我牺牲”的牛仔精神帮他对抗着日常生活的庸俗和无聊。这一刻,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尚的情感充斥着全身,他大喊一声:“《七侠荡寇志》!”

“什么?”大家疑惑地瞪着他。

“经典西部片啊!也翻译为《豪勇七蛟龙》。”


《七侠荡寇志》也翻译作《豪勇七蛟龙》

“虽然有了7位勇士的加盟,但我们仍要设计一个巧妙的策略。”猫王沉吟道。

鼠王依旧戴着羽毛球王冠,也许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区别于其他老鼠,因为他们实在长得差不多。连日的焦虑让他的嗓音有些喑哑,“昨天向大家通报案情之后,13号楼已经列为禁区。今天并无动物失踪的报告,也就是说,黄金蟒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

“食物,食物。”巴特勒托着下巴,嘴里重复着这个字眼,“我们可以用食物引蛇出洞,然后再想办法将其控制。”

“我有一个主意。”声音来自4只乌龟宝宝的养父斯普林特老爷子。

“快说,快说。”大家的目光像穿透放大镜的阳光一样聚焦。

“首先,选出一位真正的勇士作为诱饵,将黄金蟒引出来。然后,快速爬到最近的一棵大树上,在黄金蟒上树追击的过程中,已经埋伏好战士用绳子将其绑在树上。”

“我有一个疑问,”芭芭拉说,“假如还没跑到树上就被黄金蟒吃掉了怎么办?”

“所以说必须找一位短跑冠军。”

此言一出,放大镜的聚焦点立刻转移到舞台之上。

“大家看我干吗?”大嘴泰勒极不自然地发出两声干笑,一边朝后退去,却撞在了老牛仔东木的怀里。他牢牢箍住大嘴泰勒,上前一步,“连续5届孤独星球运动会100米、200米双料冠军。”

“我是个彻头彻尾的酒鬼,还有严重的药物依赖,常年磕感冒药。说来也许你们不相信,我昨天刚刚崴了脚……”

“懦夫!”芭芭拉像一阵旋风般冲到舞台上,一把抓住大嘴泰勒的衣领,“你别无选择。”

芭芭拉近在眼前的獠牙寒光闪闪,大嘴泰勒仿佛陷入了时间的真空地带。他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在寂静的空间发出了回声,即使最远的那桌客人也听得真真切切。

烦恼俱乐部(3)抓捕黄金蟒

烦恼俱乐部
烦恼俱乐部
3.1万字 · 1.3万阅读 · 35人关注
在高度文明的孤独星球小区,所有的小动物和谐相处。天有不测风云,关爱小动物协会以爱之名抓捕流浪猫,决定为他们进行绝育手术。为了捍卫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流浪猫联合小区的其他小动物一起对抗人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