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相遇和离别 ——追忆似水年华

                                                                            《序言》

人们说:“当一个人开始回忆的时候,就老了。”也许我真的老了吧。

现在我站在时光的岔路口,回望自己曾经的岁月悠悠,用苍白无力的文字记录下我的青春,一段只属于我的故事

                                                                                正文

                                                                               《一》

2007年8月25日,阳光明媚的一天,是新学期的头一天。

我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松垮的牛仔裤,手里提着书包站在临县一中的大门口,人很多,声音很杂。

我抬起头,门牌上“临县一中”几个大字闪着金光,我竟产生了某种错觉。我低下头,轻轻的说了句:“我将从这里迎向我的大学”

“又发神经了吧?当众念咒语”一个人影停在我身边

我侧过脸,看见了恐龙。恐龙其实并不是恐龙,是个如假包换的人,只是因为我觉得他长的太有损国家形象,就硬扣给他这个名字,叫的时间长了,以以至于都快忘了他的真名,其实,恐龙的真实名字叫刘阳,一个非常平常普通的名字。

“你哪个班?”我给了恐龙一个白眼

“295,那你了?”

“天啊,不是吧,我也295”我的眼睛瞪的老圆。在这所陌生的学校碰见相熟的人,而且还即将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我没有理由不激动

“没办法,缘分天注定”恐龙倒是显得很淡定。

“切,真能装”两人打闹着,走向那座古老的教学楼,阳光把两人的身影拉的老长老长........

                                                                             《二》

高一第一节晚自习

我和恐龙是班里来的最迟的。一中历来是先到者先坐,所以只剩下最后面两张桌子没人,两人倒也高兴,能坐在一起也算是一种缘分。

可能是刚来,互相都不了解,教室里很静,我和恐龙趴在桌子上闲聊着。

“哎,发现目标没?”恐龙推了一把我

“别急,正在搜索,正前方45度角,靠里边的怎么样?”

“靠,你什么眼光 ,让你找班花,你找东施干什么?简直是母恐龙啊。”

“对对........和你很配啊”我已经笑趴在桌子上了,恐龙这时候才发现说漏嘴了,赶紧往回扯话题:“说正紧的,第一排靠门的那个怎么样?”

苍天在上,恐龙说的真的很低,话音刚落,那个女生就像听见一样转过头来,这是我和瑜的第一次见面。

“天啊,太白了吧,不会有什么病吧。长的倒是还行。”

瑜是一个皮肤很白的女生,白到你无法想象。要是头发也染成白色,你就对会想到白毛女。瑜的性格很开朗随和,这点上不像一般女生。当然,这是后话,当时的我和恐龙是不会知道的,而我们更不会想到日后瑜会成为我们这一伙人的死党,天天叫嚷着给她介绍对象。

就在两人兴致勃勃的“研究”班里女生质量时,班主任推门进来了......

                                                                              《三》

班主任貌似三十出头,实际年龄未知,戴个眼镜,看着挺斯文的。

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是对的,因为就是这个看似斯文的人在我的高中三年生涯里始终扮演着黑旋风李逵的角色,甚至比李逵更黑更旋。

班主任姓李,因为其网名叫清塘居士,就称他为居士吧。

居士站在讲台上,先讲了他的生平,当然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xx比赛一等奖,教学标兵......就差没讲自己还是生育能手了,这个过程一共维持了35分钟,以至于底下的68位同学对我们这位居士的敬仰之情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为自己能进入295班感到骄傲自豪,因为那些头衔真的很唬人。

居士见目的达成,看见快下课了,大手一挥:“明天早上8点开始军训,现在可以回家了,跑校生路上慢点。”

“快撤”我拉着恐龙第一个冲出教室

“看明天军训不训死你。”我拍着恐龙的肩膀说。

恐龙身体不好,骨瘦如柴,有时跑几步就气喘吁吁,这点上很对不起他恐龙的名号。

“走一步看一步吧,熬过这个星期我就成神了”恐龙无奈的说

“哈哈哈,是神经吧”两人大笑一阵。

                                                                       《四》

第二天,艳阳高照,整个操场像个大蒸笼。

我无奈的发现在军训这点上,学校做的绝对比气象站准,因为气象站的天气预报经常是不准的,而学校选军训的日子却从来不会出错,每天都是大晴天,甚至连一丝风都没有。

第一次军训,我竟然发现班里还有个自己初中的同班同学,刘海艳。

“这就是你不够意思了吧。来的早还不给我占个座位,害我坐最后一排”我假装抱怨刘海艳。

“那咱俩换吧,我第二排。”这时凑上一个女生,抢着说

“你怎么会想到最后一排啊。看来那是风水宝座,我不和你换。”

“要你管啊,不换就算了,哼....”女生潇洒地给了我一个白眼

这是我和敏的第一次见面,而在以后的日子里,敏也将在我兵荒马乱的青春里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或者说因为她,我的青春更显的兵荒马乱。当然这只是后话。

“我说你萎了,一上午不说话”我问恐龙

“累啊,我走不动了。”

“是不是男人啊,才一上午啊。”

以后的三年,每天放学,我和恐龙就这样打闹着回家,以至于以后没有恐龙的日子,我会很不习惯,会突然很哀伤,会突然记起恐龙经常说的一句话“时光如水,岁月如梭”然后轻轻的叹口气。

                                                                          《五》

军训期间,我认识了老段。然后老段义无反顾的加入了一同回家的队伍。

老段和恐龙住在同一个院子,很喜欢周杰伦,有事没事都会嚎两句,而且此人脸皮极厚,不管周围人多不多,都敢扯开嗓子唱。唱的好听也就罢了,问题的关键是唱的很难听,属于不要钱专要命的那种。

军训第二天,他就给全班同学唱了首《黄种人》,震翻全场,偏偏他自我感觉良好,见人就夸,可怜了我和恐龙。老段拉着我两的手,讲了整整一个晚上他的光辉事迹。于是,老段走红了,因为一首跑掉的黄种人老段在军训的操场上迅速走红。

军训就这样在几个人打打闹闹中熬过去了,接着我迎来了295班的第一次调整座位。

                                                                           《六》

那天注定不平凡,早上乌云密布,我到校后,就飘起雨来,我这才开始后悔没有带雨伞。

早自习,同学们有气无力的读者艰涩难懂的英语,然后,居士推门进来了,在讲台上来回不停的踱步,过了好一会,拍了拍讲桌,清了清嗓子,示意全班安静,全班68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居士嘴动了动,最终没有发出声音。这种感觉是相当难受的,气氛更加紧张。我咽了口吐沫,推了一下恐龙:“怎么了?这么诡异。”

差不多过了2分钟,居士这才慢悠悠的冒出一句话来“全班到楼道里站好,调整一下座位,按大小个站。”

全班长出一口气。哦。原来不是小鬼子扫荡啊

然后,我和敏就这样成了同桌。

                                                                            《七》

接下来,该各科老师登场了

每位老师上课前就像商量好一样都说了句同样的话:“你们享福了,有这么好一个班主任,从来不打骂学生。”

于是,我彻底放松了戒备。

然而,一场暴风雨正慢慢向我袭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连着看了李慧珍和三生三世两部剧,不得不承认热巴的确是路人缘很好的演员,李慧珍和白凤九这两个角色也都很是讨喜。 凤九...
    凝光peaceful阅读 452评论 3 3
  • 大学就读广东金融学院,学的是物流管理专业,最后从事的是银行工作,每一个节点的选择,都不在我人生的规划中,人生就是这...
    苏银淋阅读 87评论 0 2
  • 一个大二的工科学生,读过接近100本书,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自豪的,但是始终没有勇气下笔写。 因为脑子里的东西太多太...
    Trista赵阅读 267评论 28 14
  • 昨天看新闻,一高三女生追公交车,在结冰的路面上滑倒,被一辆大货车碾压身亡。当时看动态图的时候真的是很揪心。一个花季...
    真说不上来阅读 60评论 0 0
  • 晨风悠悠催人醒 一捧茉莉一屋香 懒起理青丝 丝丝缕缕尽染茶 竟无烦意生
    岚月儿阅读 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