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味 在冥想中蔓延

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深处有人家


乡味 在冥想中蔓延

是不是每一个背井离乡的游子

都免不了这样一种情结

背上行囊

从此故乡只剩冬夏

再无春秋

正所谓

天涯倦客 山中归路

望断故人心眼

门前的花 山后的树

时间长了

像是以前的模样

又不像是以前的模样

每到深夜

那片土地

那间老屋子

那一群聒噪的人

会如潮水一般涌来

记忆深处的故乡

是我们的魂魄夜夜归去的地方

故乡的一湾青色

故乡淅淅沥沥的春雨

从此只能再冥想中蔓延

大树依旧在开花

果实依旧在长大

空无一人的庭院里

风儿依旧在歌唱

秋天看见大雁北飞

暗自思忖着故乡的秋叶

是否正将黄未黄

秋意正浓的时候

游子在人群中举杯掩饰自己

谷穗熟了蝉声消了

车水马龙中独自呢喃

夜晚仰望星空

思念顺着繁星向故乡生长

每一颗都让人望眼欲穿

童稚的口中仍吟咏着

唯有门前镜湖水 春风不改旧时波

一年又一年过去

一代又一代人从这句诗中醒悟过来

悬铃木下接吻的老人

不知他们的墓碑会埋在何方

老农的犁铧已经生锈

池塘边吃草的水牛也渐渐没了踪影

人已非

物亦不是

一个人孤独地等待

等到寒风凛冽的时候攒着一张车票

踏上归程

山一程

水一程

虽没有哒哒的马蹄声

却有清晰的脚印

留在脑海里

挥之不去

也不愿挥去

想得家中深夜坐

还应说着远行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