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伯牙的子期》

——【纪念】2017年的最后一次大师级教练课堂

昨儿个在大师班的复训课上做练习,一位美人脑洞大开,设计了个听音乐的倾听练习,我们大家一起嗨玩起来。有趣的是,我们组里不但分到了这位设计师,还有一些对古琴和古曲有鉴赏力的其他美人们。生平第一次平和、耐心、投入地听了《广陵散》,被古琴弦拨动的心里和闭着眼睛的眼前,展开了一副万里江山古画,我听到了万物生于高山深林的苍莽,山溪入河、江河入海的跌撞与澎湃,飘于海上、悠悠岁月之歌,石镇深宅、阅读长卷人生;曲末合卷,余音不绝于耳。分享个人感受而已,跟啥鉴赏力真没啥关系,我自己其实也不太在乎。写两笔是拿着ICF教练的这把尺子去说点事儿。

说三点:

第一点:感同身受

沉浸在曲音之中,传递出来的情怀让心产生共鸣的同时,像一副长卷古画,听到了些什么,留印在心里。倾听时候的状态,允许我把关注点倾注放在对方(演奏者)身上。

第二点:中立抽离

曲末合卷,余音不绝于耳。突然注意到自己沉浸其中,假如是在教练中,客户说完,我还在画卷情怀和情感氤氲中,我便失去了教练的状态。教练中的倾听,除了充分感受,还需要中立和抽离。若问如何做到,那得知道,我为什么而听。

第三点:接纳、允许

听曲子时,我有思绪飘过,也许是自己的什么感情、想法被曲子传递的东西激生出来,然后思绪飘走;接着,又有思绪生出,飘走……如果我强迫自己把全部注意力只放在听曲上,当我注意到自己竟然又思绪产生、急迫呵停思绪甚至立刻发力赶走它,我的状态会有波动,但是当注意到思绪并允许它自己飘走时,是因为我自己注意到了它的存在、允许了它的片刻存在,作为一个有感受和思想的喘气活人,我能要求自己如机器人一样,只操作在被初始设定的程序中么?那不可能,那就注视着念头,由它片刻离去,事实上并没有影响我赏完整曲《广陵散》,而我专注的平和不因有些许思绪产生而受到影响。

今天课上第二次听另一位美人推荐的大师演奏版《广陵散》,感觉跟昨天很不一样,因为听完生出好奇,昨晚上查阅了曲子来历,原来《广陵散》是魏晋南北朝时竹林七贤嵇康死前绝奏,曲子本身又是因“聂政刺韩王”一段历史流传下来,甚至波及着粗浅研究了一下古琴和古筝的区别。对这首大有来头、至少超过1800岁的传世的古曲,产生了不一样的感受。

感谢设计师美人,玩得这么有调调。感谢M老爷子,没把我分在《春江花月夜》组(多年以前就痴迷《春江花月夜》,于是以前听过曲子)。第一次啥也不知道就听了《广陵散》的体验很新鲜,如果嵇康听了我欣赏完某演奏版的《广陵散》而生出的这些感慨,他会咋想?会不会活过来想重申一下他的情怀与志向?但他若坐在我面前,我有这个勇气去分享给他我的真实感受。若我的反馈说中他的心事,他或许会抒发胸中千年遗憾和抱负志趣;也或许他不认同我所听到的,那没有关系,我不是伯牙那善听的子期,作为ICF教练,我的善听体现在我会邀请嵇康:请告诉我,你想从《广陵散》传递出来的、让世人记住的,是什么?

Michael老爷子邀请女士发言,不是我不说,这话说出来得拖堂半小时,圣诞元旦将至,我不想拖堂,愿大家都能享受与家人相聚的温暖,我亦如是。

Mastery Coaching program,likes a box of chocolate. You never know what’s the flavor of today, until you tasted it.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